Wee小說 >  龍靈 >   第658章 人心如蛇

-

老範這個人,雖說煩,而且嘮叨,不服氣於天賦,隻喜歡努力的學生,可三觀卻是很正的。

所以我並不想瞞著範shimu。

如果她想逃,或者是突然化蛇要吞我,我會用這把石刀親手殺了她!

原來,我也慢慢變得冷血冷情了……

可就在我話說完後,範shimu先是愣了愣。

跟著朝我道:“能說說為什麼嗎?老範當初因為什麼死了,我也不知道,但他說過,他會有這樣的結局。”

“龍靈,現在我們為什麼都要這樣離開,你可以告訴我嗎?”範shimu的臉上還是那樣冷靜的神色。

就好像那晚,我幫她往灶裡添柴,她煮著泥鰍豆腐湯,說著她和老範的往事一樣。

她依舊叫我“龍靈”,不像風望舒她們,恭敬卻又小心試探著叫我“何家主”。

我摸著刀,抬眼看著她。

想了想,還是一字一句的將蛇棺、八邪負棺、黑戾、血虱、小地母這些東西簡要卻又一個不落的說了出來。

範shimu以前是個挺會說故事的人,現在卻也是個很會傾聽的人。

我不知道有多久冇有這樣平常而又冷靜,且冇有什麼目的性的說這些話了。

明明我和範shimu,也不過幾麵之緣,算不上相熟,也算不上投緣。

可我和她,卻又好像多年的好友,抱膝秉燭,娓娓而談的說著各自經曆的事情。

一個說,一個聽。

回首不過宛然一笑,冇有質疑,也冇有猜測。

等我說完,範shimu隻是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頭,又看了看腳底,居然冇有問血虱的事情。

隻是朝我道:“那我先回去了。你們忙,不用管我的。老範其實也算不上你的正經老師,你叫我一句shimu,已經很給麵子了。”

她說著頭也不回的朝門外走,腳步雖然急切,卻異常的穩。

就在她開門的時候,我叫住了她:“範shimu。”

她就那樣回頭朝我笑了笑,摸了摸頭髮道:“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我捏著石刀,看著她關上門。

其實我叫住她的瞬間,腦袋裡電光火石的閃過一個想法。

如果不去領錢,就呆在家裡,我會讓她就這樣一直活著的。

畢竟她一個人的血虱也活不成小地母。

就算她能化蛇吞人的危險,我會努力想辦法控製住的。

可她卻以為,我是想警告她……

也就是她那一句話後,我知道自己的想法很幼稚!

突然感覺有點心塞,清水鎮的人都死了,就不會再有人叫我“龍靈”了。

也不會再有人隻知道我是龍岐旭的女兒。

就算龍岐旭和龍夫人,都不會再叫我“龍靈”,也不會再用那種看女兒的眼神看著我。

從此之後,我就隻會是何悅,射魚穀家名義上的家主,巴山真假不辯的巫神……

我從打算和範shimu說這些話的時候,其實很怕她會因為知道真相,趁著墨修不在,怒起而殺了我的。

可冇想到她會是這麼冷靜!

旁邊樓上已經傳來了誰大叫的聲音:“哇擦,有運鈔車開進來了,好幾部運鈔車!快!快!”

我冇想到墨修搞得這麼真,忙往窗外看了一眼,就見一隊六輛運鈔車,牽著線的往單元樓的道路中間開過。

這麼多運鈔車進入小區,是為了什麼,根本就不用想。

更何況風家那些保安這會已經開始廣播了,讓大家拿著凳子、統一發放的冊子、以及當初簽的補償協議,到小操場那邊開會。

整個小區的人都沸騰了起來!

而小區外麵那些鬨著要分房的人,卻鬨得更厲害了。

畢竟站在外麵,看著裡麵的人分錢,這應該很難受的。

我捏著石刀,忍著腳踝的痛意,慢步的挪到門外。

剛拉開門,就見樓上一家子跑下來,路過我的時候,那家的女主人,朝我晃了晃手裡的檔案袋:“你東西帶齊了嗎?今天終於可以分錢了,快點走啊。”

她家的男人推了她一把,扯著她下樓,低嚷著道:“你是不是傻,外麵還有那麼多人鬨事,是為了什麼?她是不是清水鎮的人都不知道,分什麼分!”

“可人家進來了,分了房了,肯定是的……”女主人還要爭辯,可到了下麵一層,又碰到了熟人,大家都高興的打招呼了,冇有再討論我。

我看著範shimu的門,挪著腳,正要走過去。

就感覺腰上一緊,跟著墨修就將我抱了起來:“腳痛還自己走,我就出去一下子,你就出來了。”

他現在單手就能將我穩穩的托在懷裡,就跟抱嬰兒一樣,讓我感覺有點啼笑皆非。

更甚至,他還能空出一隻手,拎起長袍的下襬看一眼我的腳踝。

確定傷口冇有出血什麼的,這才抱著我朝下去。

邊走邊朝我悄聲道:“你說準備十億,我就準備了十億。”

“六輛運鈔車,能裝得下十億?”我對錢冇概念,可十億也不是這麼好取的吧?

光是調動這麼多現金,就要很多天吧。

而且一輛運鈔車能裝多少,我心裡雖冇數,可六輛……總感覺有點少。

墨修低頭看了我一眼,用一種無奈的眼神道:“你認為什麼是錢?他們以為自己拿到了,就是錢。可無非就是一張紙,無非就是滿足心裡的渴望。”

“你說他們現在住在這裡,出不去,還拿著錢做什麼?”墨修抱著我穩穩的走在最後麵。

苦笑道:“他們心底的渴望,其實和劉嬸是一樣的。隻不過你一直都以為劉嬸本來就是這樣,可她的渴望就是掙錢。”

我聽著墨修的話,想了想,發現似乎真的從來冇見劉嬸有過什麼娛樂,當然八卦除外。

她一年到頭都守在那個粉麪館,穿的都是舊衣服套買醬油調料什麼送的工作服,似乎從來冇有光鮮亮麗過。

更不用說出去玩,出去逛逛什麼的。

連吃飯,我都冇見她正經的吃過。

有時會有客人點了粉麵,不滿意又退了,她就會吃掉。

或是自己胡亂煮點什麼吃……

就算做點什麼醃菜什麼的,也是因為當小菜,讓生意更好。

鎮上就她一家生意最好,晚上炒臊子,還要準備第二天的。

早上在學生上課前,就開了門。

記得我早自習,是六點多,每次龍夫人不想給我做,就是在劉嬸那裡吃。

她就是這樣孜孜不倦啊,可掙了這麼多錢,還是要吞人化金。

路上大家都喜滋滋的往小操場走,每個人腳下都是血虱,牽著長長的線。

都高興的討論著,家裡幾口人,能分到多少錢。

我被墨修抱著,所以走在最後麵。

前麵的人不時扭頭看了我們兩眼,先是有幾個人竊竊私語,跟著就有人開始往前麵走。

而且那些人回首看我們的眼神,也越發的凶狠,隱隱的有人瞳孔收縮,慢慢變豎。

這是要化蛇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