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646章 除異之相

-

從阿貝出生時,見到這潛世宗的牛頭人後,我就總感覺很眼熟。

我醒來的時候就在清水鎮,記憶隻是龍靈的,除了清水鎮的人,我根本冇有見過其他什麼人。

就算清水鎮,和我相熟的人,也並不是很多。

再後來,柳龍霆在學校那邊被吸了精氣,就算對著我一頓強詞奪理的爭辯,可他依舊很失意的下了一場大雪而去。

那時那個牛頭麵具人站在樓下,就那樣看著我。

或許是監視,或許隻是看一眼。

那時我突然就想起來了……

牛二!

蛇棺事發的時候,牛二就在回龍村,是他提醒了我影子裡麵有蛇。

我第一次被困在那個墳坑裡,除了墨修,隻有牛二找到了我!

我看過回龍村登記的花名冊,龍岐旭一家都不在花名冊上。

可上麵記載,回龍村最後出生的人,是牛二這個癡傻的守村人。

當初事發,他幫了我很多,也是他一直提醒我龍浮千的存在,告訴我龍浮千承受了什麼。

龍霞的父親不管出於什麼目的,一直想讓龍浮千再生下蛇娃,更甚至不管牛二有冇有成年,就將他推上了閣樓。

而何辜對牛二一直很親近,見過牛二後,就想帶他回問天宗。

連後來,何極這麼嚴肅到近於死板的人過來,見到牛二,也依舊想著帶他回問天宗。

用他們的話說,牛二天生失了一魂一魄,與常人不同,加上心性淳厚,修習術法,比一般人好。

我也在問天宗見到過牛二,他一直在撿落果曬果脯。

後來……

我們事情太多,九峰山滅,問天宗重回宗門。

誰也冇有再提起牛二,好像他就這樣一直安安穩穩的呆在問天宗,也挺好的。

可那天我看著他那雙眼睛的時候,他好像有點擔心,而且是很淳樸的那種擔心。

當時我看著,熟悉感越發的強,想了很久,纔想起來。

清水鎮,我熟悉的人,除了秦米婆、劉嬸他們,還有牛二。

“龍靈,好久不見!”牛二的聲音依舊是那樣憨厚而又淳樸。

風望舒卻滿臉不解的看著我,抱著我微微後退了一步。

我艱難的在披帛下麵,扯了她一下:“這是我在潛世宗的熟人。”

玄門三宗,潛世宗一直排第一,可怪的是,一直冇有人出來,可依舊是第一。

問天宗的窮,意生宗的富,潛世宗的無反覆。

我一直不明白,什麼叫“無反覆”。

現在看來,估計是做事很絕對吧。

牛二聽到我點破了身份,也隻是嗬嗬的憨笑。

直接取下牛頭麵具,放在一邊,沉眼看著我道:“這就是墨修啊。”

他冇有說是影,還是身。

可無論是本體蛇,還是蛇影,都很恐怖了。

天雷浩蕩,就這樣一直落下去,那被壓實的地麵全部都又裂開了。

可那兩條雙蛇,依舊在裡麵纏鬥著。

墨修,真的很厲害啊!

我不忍再看裡麵的戰況,轉眼看著牛二:“最近在忙什麼?”

他最近好久冇有出現了,就連阿熵封了清水鎮,我腹中蛇胎吸食外麵的生機,他們都冇有出現。

在沉青他們入巴山,商量救世之策的時候,潛世宗的牛頭麵具出現了,可又冇有人出現。

牛二朝我憨厚的笑了笑,更甚至掏出了一袋果脯,朝風望舒遞了遞:“你吃嗎?我在九峰山曬的,很好吃的。”

風望舒想搖頭,可估計也有點怕牛二,又試著伸手接過。

牛二將布袋給她,嗬嗬的笑,朝我道:“等你忙完,有些東西給你看。”

“有關誅神除異的?”我瞬間感覺自己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

論誅神除異,我纔是潛世宗的首要對象吧?

不趁這個時候,對我下殺手,還真得謝謝牛二!

牛二點了點頭:“你彆緊張,這次不是誅神,是除異!”

“除什麼異?”我想了想,不知道這“異”指的是什麼。

“與常有違者,是為異也。”牛二拿著牛頭麵具,倒過來的尖角朝下戳了戳:“就我們猜測,如果這次造神計劃不成,她們後續肯定還會有計劃。畢竟墨修能看透時間,你們做的每一個決定,每一個選擇,他或許早就料到了。每一步,肯定都會彌補計劃。而且已經有異相了,所以得提前想辦法。”

“你們?”我眯眼看著牛二,輕笑道:“還有很多人?”

“嗯。”牛二重重的點了點頭,摸著後腦勺,有點無奈的道:“我也不曉得多少人,但上次那個張含珠去找蠱寨她爹的時候,我碰到了幾個。”

“就那個……”他手朝風城內指了指。

憨厚的臉上閃過毫不掩飾的傷心:“讓張含珠和龍靈身化的孢子粉,就是潛世宗的人給張含珠的。”

我聽著眼睛眯了眯,怪不得這麼厲害。

怪不得連那條本體蛇,在見識到這孢子的威力後,根本不去管龍靈是死是活,一直在追問我,那孢子粉是什麼。

他可能也感覺到了害怕!

原來出自潛世宗之手,這東西用來誅神,確實挺不錯的。

隻是讓我冇想到的是,張含珠在那裡碰到了潛世宗的人。

或許張道士被於心鶴送到蠱寨治病,也不是巧合吧。

“有什麼異相?”我瞥著風城裡麵,這一架怕得打很久。

牛二朝我搖了搖頭,皺著的眉儘是難色:“我形容不出來,你得自己去看。反正也不急,我這次就是來給你傳個話。”

“順帶……”牛二伸著粗壯的手指,在空中晃了晃。

五指輕輕一晃,就有著很多粉塵覆在他手上。

牛二目光閃了閃,看著指上的粉塵,重重的嗬了口氣,複又吹散了。

扭頭看著我道:“來看看龍靈。”

我心頭瞬間哽了一下,胸口有點發悶。

守村人,是前世自知罪孽深重,所以自願放棄一魂一魄守護著愧對的人。

牛二隻認龍靈,當初我額頭有鎮魂釘的時候,去問天宗,牛二都冇有認出我。

他癡傻不管是真是假,但魂魄有缺這種事情,阿問肯定能看出來。

所以牛二前生愧對的確實是龍靈。

“你是巴山人?”我想了想,抬眼看著牛二:“為什麼會愧對龍靈?”

龍靈一出生就在巴山,她後來雖然造蛇棺離開了。

可她的身體因為胎裡帶著源生之毒,根本不能離開,所以隻是神魂離開了!

那個時候的龍靈一出生就是巴山巫神,連棵草都敬著她,誰會做對不起她的事?

更甚至放棄一魂一魄轉世,還成了潛世宗的人?

牛二的前世……

怕也是很厲害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