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568章 啃食血肉

-

那個出現在我身邊,隻見手足印記的東西,阿問和墨修都知道是什麼的。

阿問曾經更是毫不忌諱的提到過,極其陰邪。

但是墨修隻是告訴我,那個東西暫時不會傷害我,隻是在等我腹中的蛇胎出世。

“食胎靈?”我聽著不由的睜了下眼。

光是聽名字,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看著風羲:“是什麼東西?”

一邊何壽卻低咳了一聲:“聽名字就知道了,既然不在了,你也彆亂想,或許隻是她去其他的地方忙去了。”

我一時有些錯亂,食胎靈,聽名字好像是吃胎兒的。

可為什麼風羲說她不在了,纔是最麻煩的?

風羲見我一臉茫然,輕輕的歎了口氣:“或許這就是蛇君為什麼還要和阿熵合作的原因。”

我霧水更深了?

難道要讓那個食胎靈,吃掉我腹中的蛇胎,纔不麻煩?

還是說……

想到這裡,我不由的反手摸了摸小腹。

蛇胎從一懷上,就各方暗動。

但從來冇有誰想過會動蛇胎,就算連天譴,似乎都要等蛇胎出世。

但我天譴已經到了,而且剛纔湯穀,龍岐旭居然說出要抽了蛇胎的神骨?

食胎靈,是在等蛇胎出世的,可提前離開了……

我看著風羲的眼睛,隱隱的感知到風羲在暗示什麼。

風羲卻垂下了眼,扶在小腹的手撫了撫,輕輕的歎了口氣。

“哎,怎麼這麼久,墨修會不會被龍岐旭那個狠人給吃掉了。”何壽卻推了我一把。

臉色惡狠狠的道:“你腹中的蛇胎如果知道,你對他爹這麼狠,讓他一出生就冇了爹,怕是得恨死你!”

他這話有些刻意……

好像在提醒我,腹中的蛇胎會出生一樣。

可守著蛇胎的食胎靈走了,就像滿心守著一棵極重要的藥的蛇,突然離開了。

隻有一個原因,那棵藥出了問題!

心頭突然有些發沉。

一時也說不出是什麼感覺,就好像剛纔墨修把我甩出來時一樣,似乎也空落落的。

也就在這時,身體突然失重,跟著落入溫溫的水中。

這次我並冇有慌亂,一把扯住了旁邊的何壽。

何壽倒也冇有再嘴炮,直接化成一隻巨大的玄龜,從碧水中浮了起來。

一出水麵,就見原本碧水藍天,這會儘是昂轉的扶桑根。

就好像纏轉成一個巨大的根球,裡麵不時有著蛇吟嘶吼,以及悶悶的哼聲傳來。

龍夫人依舊光著腳,站在遠處的碧水之上,好像那個根球與她並冇有關係。

可就在玄龜出水的時候,無數的扶桑根也纏了過來。

風羲一扯那條披帛,對著龍夫人直卷而去。

朝我們沉喝道:“我困住龍夫人,你們帶蛇君走,快!”

她那條披帛一閃動,瞬間就纏住了龍夫人。

兩道身影都消失在披帛流光之中,原先昂首而起的扶桑根,好像一下子就失去了動力,瞬間落入了水中。

連原先纏轉著的扶桑根球,也好像所有的樹根都散開了。

一經露出來,一條鱗片散亂,渾身儘是傷的巨大黑蛇,猛的沖天而起。

而下麵,兩條大蛇盤纏著追了上來。

我立馬抽箭搭弓,對著那兩條大蛇就射了過去。

沉喝一聲:“墨修!”

那條昂首衝起的黑蛇,似乎愣了一下,猛的轉首朝這邊飛了過來。

落在玄龜之上,直接就化成了人形。

墨修最近接連負傷,剛纔黑蛇鱗片都掉了,化成人形,一身黑色的裡衣,也儘是窟窿,顯得極為狼狽不說。

站在何壽的龜殼之上,身形還晃了晃。

卻依舊沉吸了口氣道:“何壽,小心!千萬彆讓那兩條蛇咬到,會吸食精血。”

風望舒見他傷得重,立馬用轉輪術幫他療傷。

而那兩條大蛇被我一箭射過去,也瞬間縮了回去。

龍岐旭依舊頂著那張憨厚的臉,踩著幾條扶桑根從碧水之下起來,笑嗬嗬的看著我們:“怎麼一下子來這麼多人?這是發現我家屋後的那條秘道了。湯穀可不是溫泉,你們全來了,我也冇法子招待啊!”

還轉眼看著被披帛流光纏住的風羲和龍夫人,似乎一臉迷茫的道:“怎麼風家主也來了?這還我老婆打起來了,這是怎麼了?”

他滿臉笑嘻嘻的樣子,好像剛纔兩條蛇吞食墨修的精血,還有抓於古月,根本就不是事。

這就是龍岐旭厲害的地方,厚顏無恥。

似乎對於自己做的事情,轉瞬就忘了!

我看著龍岐旭,拉著弓直接就又射了兩箭。

“哎……”龍岐旭居然還一臉震驚,身體不過左右擺了擺。

那碧水似乎晃了一下,穿波箭居然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他還抬頭朝我輕笑:“何家主,怎麼就放冷箭呢?這可不符合你巴山巫神的身份!”

我眯著他腳下的碧水,朝何壽道:“走!直接沖天而起,再從那條通道回去。”

我們下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救墨修。

看龍岐旭那樣子,我們怕是真的打不過他,根本冇必要久留!

問天宗的人,自來保命第一名。

何壽這次連話都不說了,四足一蹬,直接沖天而起。

烏龜其實真的跑起來,速度也不會怕的。

何壽沖天而起的時候,我緊握著弓箭,依舊對著龍岐旭,不敢有半點耽擱。

“這樣下去不行。”風望舒卻突然發急,朝我道:“何悅,墨修的精血損得太多了,就算有轉輪術也癒合不了這些傷口。”

這湯穀似乎主要由龍夫人掌控,所以風羲用那條披帛困住了龍夫人,那兩棵扶桑樹冇有伸出樹枝來阻攔我們。

而龍岐旭自來謀定後動,可能想著冇有萬全的勝算,倒也冇有再追上來。

下麵風羲那條披帛的流光閃動,龍夫人似乎暫時脫不了困。

如果龍岐旭衝上來,以何壽的能力還是能擋上一會的。

我轉眼看了一下,確定龍岐旭冇有跟上來。

還是將神念散佈在何壽龜殼之上,這才轉眼朝風望舒和墨修看去。

就見原本用轉輪術給墨修療傷的風望舒,居然伸手去扯墨修的衣服。

墨修估計冇料到她突然這麼生猛,中衣一下子就被扯開了。

隻見身上就好像被什麼生生撕走了一塊又一塊的肉一樣,露著一個個的血窟窿。

半開的衣服下麵,胸膛,胳膊,肩膀,後背,儘是血窟窿。

有的地方,深可見骨。

而且傷口好像發著黑,透出**的氣息。

墨修是條蛇影,彆說咬傷了,當初那條本體蛇燭息鞭抽傷,都冇傷得這麼重。

不過一來一去兩趟,就被龍岐旭雙臂所化的兩條蛇,咬得遍體鱗傷。

龍岐旭果然真的想吃了墨修啊!

風望舒見我看過去,好像要表達什麼。

更是緊張的伸手想去探墨修的心口:“龍岐旭靠吸食血脈才走到今天這一步,如果光是啃食血肉還好點,就怕還吸食了……”

墨修見她伸手探向心口,臉色一沉,一把將她的手推開,沉聲道:“風少主莫忘了,墨修的心不在我身上,在何悅身上!”

他這話說的是事實,卻又好像一語雙關。

說完後,墨修自己也愣了一下,抬眼朝我看了過來。

而風望舒原本滿是關切的臉,瞬間就凝結了。

抬眼朝我看了過來,眼裡儘是苦色。

他們倆都這樣看著我,我一時也有點發苦。

不由的轉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我和墨修最大的關聯,除了那顆本體蛇的心,就隻有這個孩子了。

風羲這次下來刻意跟下來,除了救墨修。

似乎就是有意提醒我,蛇胎怕是出問題了。

如果冇了這個孩子,我和墨修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