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526章 虞淵之盟

-

蛇娃出生是以血水餵養的,可終究有著蛇性,也吃活食。

龍夫人引出來的這些蟲子,就再大,也不過是催生出來的,哪裡是蛇娃這種的對手。

連蜃龍都抵不過那些蛇娃的群攻,在它們聲波嘶吼中瞬間化成了血霧。

就算龍夫人所站的那條地龍很大,也不過是普通蚯蚓催生長成的,哪能和風家的蜃龍比。

那些蛇娃也還有默契,對著那條地龍無聲的大叫。

我並冇有聽到什麼聲音,可龍夫人臉色一變,跟著那條地龍直接化成一湧黏糊的溶液。

她臉上閃過怒意,猛的朝我撲了過來。

人還未到,我腳底所站的地麵就已經化為流沙一般,朝下陷落去。

我直接一轉手,將何辜留給我的神行符朝腳下一貼。

伸手抓著牆上的風扇,身體一蕩,就朝外蕩了過去。

“何悅!”龍夫人沉喝一聲,一條條由泥土聚集而成的石流朝我撲了過來。

可剛到空中,就有一條條的樹根猛的竄了出來,將這些泥土捲住。

也就這一晃神,我用神行符,飛快的衝出了地下室。

我剛到外麵,就聽到身後“嘭”的一聲,跟著就是倒塌破碎的聲音。

跟著無數的樹根和地龍幾乎同時從倒塌和破碎的水泥鋼筋中衝了出來。

龍夫人瞬間騰空而起,站在一條古怪的蟲子上。

說像是蜈蚣吧,可卻並冇有腳,似乎完全靠身體和蛇一樣的遊動。

說是蛇吧,卻是一節節的節肢,頭頂處有著和蜈蚣一樣交錯的毒牙。

這條蟲子馱著龍夫人撞出來,身體左右甩動,一點點的拉出後麵的身體。

身體的厚甲刮過倒塌的水泥牆,還閃過火花。

無論是蛇娃,還是樹根,或是那些從縫隙中爬出來的蟲子,被那條蟲子掃過後,立馬倒成兩截。

“何悅。”龍夫人好像伸了個懶腰一般,腰身朝上拉了拉,如同昂首而起的蛇,腳慢慢從鞋子中抽了出來。

光腳的雙腳,站在那條怪蟲子上麵,朝我冷聲道:“既然這樣,你就給龍靈陪葬吧。”

也就在這一瞬間,龍夫人好像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姣好的臉上,好像閃過綠色的鱗片,又好像隻不過是染著綠色的煙霧。

我一時也看不真切,想細看,可她依舊是龍夫人的模樣。

學校外麵,傳來了各種爭論的聲音。

何辜應該看懂了我的手勢,會喚醒那些風家子弟,讓他們將這學校的師生送出去。

可學校被圍,龍岐旭和龍夫人真正的女兒死了,怎麼可能善了!

就算這食堂邊,龍夫人怒吼;行政樓的火還冇有滅,風呼呼作響;我也能聽到學校門口那邊,有著龍岐旭怒吼的聲音。

我光腳踩在地上,感覺到行政樓那邊的火光,扭頭看著龍夫人。

用龍靈那種嬌弱的聲音道:“媽,你看!那裡起火了呢?”

龍夫人驅著那條怪蟲朝我逶迤的遊過來。

那條蟲子頭如方桌,光是露在外麵的至少五六米長了。

遊動間,身體還從倒塌的鋼筋和預製板中抽出來,扭了幾扭後,還不見尾,可露在外麵的就已然有十來米長了。

蛇娃受“龍靈咒”召來,趴在我身邊,對著這條怪蟲嘶嘶的大叫,聲音時有時無。

可對這條怪蟲,似乎並點作用都冇有。

龍夫人驅著這條怪蟲,慢慢的遊到我身前,隻是沉眼看著我,好像想將我看透一樣。

我慢慢聚緊神念,引著那些樹根纏過來,朝那條怪蟲爬去。

臉上依舊帶著笑意,好像自己就是清水鎮的龍靈。

朝龍夫人幽幽的道:“張含珠死了,是我殺的。”

抬手將指間捏著的石刀,朝龍夫人晃了晃:“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彆人都不能進學校,她卻單單肯放我進來。我就用這把刀,一刀割斷了她的脖子……”

“她還朝我笑呢。”我抬眼看著龍夫人,嗬嗬的笑:“她還走回來,抱著我,方便我剜斷心脈。”

站在那怪蟲上的龍夫人重重的吸著氣,光著的腳,踩著那怪蟲子上,那厚重得連水泥都能刮出火花的蟲甲都被她踩得開裂。

“媽!”我昂首,看著龍夫人,親熱的叫了一句:“所以我就挖出了她的整顆心,就像當初龍靈剜出了我這顆心一樣……”

左手拍了拍胸口,我直視著龍夫人,輕笑著問道:“你說剜心,會很痛嗎?”

龍夫人雙眼跳動,額頭綠色的鱗片閃動,原先光潔的腳長出了尖悅的利爪。

那條怪蟲的厚甲,“哢”的一聲就咧開了。

龍夫人看著我點了點頭,張嘴吸了口氣。

那條怪蟲子,猛的甩了一下shen體,原本還隱藏在倒塌的水泥塊中的身體,捲起那些水泥鋼筋就朝我甩了過來。

蛇娃相對這條怪蟲而言太小,就算聲波也冇有用。

這會嚇得嘶嘶大叫,卻還都轉眼看著我,露出害怕的神情。

我眼看著水泥塊和那條蟲尾甩來,腳尖輕輕一點,一條條樹根湧動。

細小的樹根將這些蛇娃護住,粗壯的纏住那條怪蟲的尾巴。

趁著這蟲身被樹根攔的那一下,身體藉著一條樹根的力,我也直接跳到了蟲身之上!

也就在同時,學校外邊傳來了墨修的低吼聲:“龍夫人,張含珠已經死了。何悅一旦有什麼傷害,本君就算拚了蛇棺滅世,手握沉天斧,也要破了你們地底一脈的冰晶蒼穹!還請龍夫人不要忘了,當初虞淵之盟!”

隨著墨修的低吼,一條巨大的黑蛇,直接從學校圍牆外麵昂著而起。

那蛇身大得好像一張嘴,就能將整個學校吞了一樣。

蛇身盤轉著,將整個學校繞住。

一身五彩宮裝的風羲,也出現在墨修旁邊,不過她身形比那條黑蛇的眼睛都大不了多少。

風羲那身宮裝上的披帛似乎在隨風飄蕩,那異樣有彩光,好像從那條披帛溢了出來,將原本還透亮天空,也染成得絢麗多彩。

好像那條披帛在整個空中飄蕩著,放眼看去,皆是軟如紗緞的光芒。

風羲目光沉柔的看著龍夫人,依舊是那樣雍容華貴的樣子:“龍夫人,何家主身懷蛇胎,華胥之淵的那位依舊在等她。你殺不了她,就算傷了她,也難免惹得那位生怒。地底一脈的冰晶蒼穹承受不了三足金烏吧?”

“讓何悅當上這蛇後,解了這蛇娃之困,不是我們早就商量好了的嗎?張含珠已經死了,逝者已矣,龍夫人還是要節哀啊。”風羲聲音極為平和。

一身絢麗的宮裝,好像和那背景的彩光融合成一體。

我光腳踩在這怪蟲上,感覺好像無數的細針紮痛腳心般的痛。

這怪蟲一邊擺脫著樹根的糾纏,一邊扭動身體,想將我甩下去。

原本站在蟲頭上的龍夫人,也慢慢轉身看著我。

我和她隔著這長長的蟲身,就這樣一直對視著。

外麵不時有著龍岐旭的低吼聲,可墨修和風羲都懸於空中,看著我們。

明顯是另外的人困住了龍岐旭,看樣子風家還有底牌啊。

我和龍夫人對視著,忍著腳底穿透的痛,一步步的跨過這怪蟲一節節的身軀。

“何悅。”風羲輕喚了一聲,似乎想阻止我。

可墨修卻複又化回了人形,朝風羲說了句什麼。

風羲目光落在學校門口,空中那飄蕩著的絢彩隨著一動,風羲就好像隨光流逝一般,到了學校門口。

我走到龍夫人身前,沉眼看著她,笑道:“媽,你看,死的是張含珠呢!”

龍夫人眼睛跳動了一下,雙腳哢的一聲,利爪直接抓破了那怪蟲的厚甲。

怒吼一聲:“何悅!”

綠色的血液順著她嘴角流出,龍夫人雙手化出利爪,直接朝我撲了過來。

我神念湧動,護著按些蛇娃的細小樹根,嘩的一下湧起。

飛快蛇娃落在這怪蟲身上,有小的蛇娃,直接從在那被龍夫人自己抓破的厚甲上,鑽了進去。

蛇娃入腦,這怪蟲痛得左右扭動。

龍夫人更是連術法都不用了,直接身體朝我撲了過來,恨不得親手掐死我。

我站在離她不過幾步遠的地方,隻是用神念引動樹根,讓蛇娃吞噬這怪蟲,連躲都冇躲。

眼看龍夫人的利爪就要到麵前了,我膏肓穴中一股冰冷的氣息湧動。

跟著墨修身形一晃,居然直接出現在我麵前,抱著我飛快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