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444章 成為工具

-

我怎麼也冇想到,熙熙不過是和柳龍霆春風一度,剛滾過,就懷上了。

那些小蛇好像很開心的想朝外探,想碰觸我的掌心。

連同我腹中的蛇胎,也很開心的遊動,歡騰得好像看到同伴的小孩子。

因為胎動得太厲害,我小腹都有點悶悶的生痛,忙收回了手,幫熙熙將衣服拉好。

朝墨修道:“懷上蛇娃了。”

墨修這才轉過頭來,示意我點醒熙熙。

這次熙熙醒過來,還想直接就走,墨修卻隻是眨了眨眼,眼中眸光輕閃。

原本還急著要走的熙熙,瞬間就安靜了下來,雙眼直直的看著墨修的眼睛。

“說吧,阿風對你做了什麼?你肚子裡的東西又是怎麼回事?”墨修一臉的煩躁。

熙熙老老實實的坐在他對麵,臉上閃現出惶恐的懼意,以及一種恭敬:“阿風說他是條蛇,讓我給他生孩子,我同意了。”

我聽著無比的詫異,看著熙熙:“你知道他是條蛇?”

“蛇夫啊,多神奇。很多小說都這麼寫啊,白娘子的故事,你聽過嗎?”熙熙對我冇有對墨修的那種惶恐。

反而滿臉嚮往的道:“他是條蛇,我是個人,我們在一起,他會讓我活得更久,有什麼事情,他都能用法術解決。我們隻要好好享受生活,看著外麵世界變化,彆人都老了,我們都還是年輕的,多好!”

隨著熙熙眼中的嚮往閃現,她腳踝上的血蛇又開始緩緩的遊動,驅動著那些青筋更緊繃了。

“還有誰?”墨修輕呼了一口氣,低聲道:“他還做了什麼嗎?”

“阿風……阿風……”熙熙好像又想到了什麼,滿臉悲切:“你怎麼能這樣,你怎麼能這樣……”

“到底怎樣!”墨修被氣得,瞳孔中蛇身直接昂首而出。

熙熙的目光好像被那蛇身給勾住了,喃喃的道:“阿風說過喜歡我,我也同意,纔會讓我懷上孩子的,可他說光我們一起不太好玩,讓我叫了芳芸,她也懷上孩子了。”

“他怎麼能這樣,明明說隻喜歡我的。”熙熙還喃喃的說著這個,臉上露出了傷心的表情。

捂著小腹,又開始哭:“怎麼能這樣……”

我幾乎要被這句話逼瘋,轉眼看了看墨修。

他臉色繃得發青,對著熙熙揮了揮手,直接就將熙熙弄暈了。

客廳裡,又是一片沉默。

何壽咬著蘋果,眨了眨眼,有點擔心的道:“也就是說,這熙熙在知道阿風是條蛇的情況下,心甘情願的懷了一肚子的蛇。還叫了朋友一起和阿風……咳!然後那個朋友也懷了蛇?”

“這柳龍霆是條種蛇?”何壽滿眼的不可置信。

扭頭看了看我和墨修:“你們是不是猜錯了龍靈要做什麼?那些紋著的蛇身,或許並不是讓這些人化蛇,而是讓她們充當……蛇母?就像原先龍霞或是龍浮千那樣的?”

何壽咬著蘋果,都冇心思嚼了,直接哽著吞了下去,歎了口氣:“我們還是太年輕了,論陰謀詭計,心機算計,我們這些人打包起來,都不是龍靈的對手。”

“去華胥之淵的那位,不過是在何悅腦中呆了半年,何悅就會暗戳戳的算計人。可她在龍靈腦中呆了多久,還指導龍靈造了蛇棺。更何況龍靈在暗,我們在明,她還有那麼多具軀體可以隨意更換!如果都懷上了……”

何壽說著,急急的看著墨修:“柳龍霆呢?必須把他找回來,他這是出去播種了啊!必須要把他弄回來,快!”

光是何壽這種設想,就讓我感覺到害怕。

我捂著小腹,抬眼看著墨修:“我不能碰熙熙,她懷的都是小蛇,讓我腹中的蛇胎很開心。數一下,一胎多少吧。”

墨修輕呼了口氣,直接坐過來,一把將熙熙衣服扯開,隻是將手掌虛放在她小腹上。

熙熙肚子裡的小蛇立馬就顯現了,隔著肚皮,卻還是和普通的蛇一樣,匍匐著,無比的恭敬。

我微微的數了一下,居然有二十六條之多。

何壽趁著這些小蛇浮現,伸手摁了摁。

似乎還冇有完全成形,一摁就斷了,隻不過是氣機的顯現。“這是卵胎生,在腹中已經開始孵化。一胎這麼多,如果基數大的話,不堪設想!這種東西在母體內,肯定是吸食母體生機,才長得這麼快的。”何壽直接將手裡的蘋果捏碎了。

沉聲道:“所有的蛇母在生下蛇娃後,怕都會和於心鶴一樣變成一具乾屍。龍靈是知道了我們要對付她?所以換了更快的法子?”

活人化蛇,按龍霞這有龍家血脈的算,至少也得半年。

熙熙她們紋蛇都半年了,也冇有完全化蛇,龍靈怕是等不急了,所以讓她們生出蛇來。

可這些蛇生出來,與普通蛇有什麼不同?

墨修也緊皺著眉,輕聲道:“我去找另一個蛇婆,順帶把柳龍霆帶回來。你配香,將她們肚子裡的蛇娃也打掉。”

“為什麼這麼快?”我指了指熙熙的小腹:“我懷了半年了,連胎動都少。她這個才一晚吧?”

“她們的紋身,你仔細看一下,怕是有龍夫人給於心鶴紋的那道轉生符,在汲取母體生機,加快孕期。”墨修輕呼了口氣。

低聲道:“更何況龍靈還能借用蛇棺,這女子受孕的時候,龍靈占了她的身體,引了蛇棺的生機,所以受孕快,生長起來也快。”

“可蛇棺,你不是鎮住了嗎?”何壽拍著手。

“龍靈,是蛇棺的主人。我鎮的,隻有蛇棺自己衍生出來的意識。”墨修臉色微微發青。

沉眼看著何壽:“我去找柳龍霆,你守在這裡。”

柳龍霆一旦在外麵,說不定又會有女子受孕,所以墨修走得急。

我回房間將香拿出來,燒成灰,又配上米,正調著。

卻聽到門外傳來了敲門聲,那聲音很正常,何壽在傾耳聽了一會,朝我擺了擺手,這纔去開門。

門口站著的,卻是本該在教室裡的匡英。

她這會揹著個書包,一開門,就有著淡淡的血腥味飄了進來。

何壽瞥了一眼她的褲子,有點尷尬的低咳了一聲,轉身就讓她進來了。

匡英見我瞥著她,將外套掀了掀,不好意思的道:“我親戚來了,和老師請了假。你們住得近,就來借你們這裡換下衣服。”

她褲子上確實很大一灘血跡,一掀之下,血腥味就湧了出來。

這理由請假很正常,來換衣服也正常。

可她忘記了一邊的何壽還在,就這樣當著一個男性的麵,直接了斷的把這種事情拿出來說,就不太對了。

我沉眼看著她,身體的何壽直接抬手,對著她後腦就要捶過去。

可何壽手剛抬,就聽到匡英書包裡傳來一聲蛇信低嘶的聲音。

一條蛇直接從匡英的書包裡竄了出來,一出書包拉鍊迎風而長,昂首直接捲住了何壽。

何壽還要動,那條蛇直接張著大嘴,就將何壽的頭給咬住。

一蛇一首,瞬間扭成了一團。

匡英輕輕一揮手,房間裡空氣扭動了一下,何壽和那條蛇好像就在一團浮絮中扭動。

她還朝我笑道:“讓他們打吧,蛇龜自來就是這樣的。”

我捏著石刀,坐在熙熙旁邊冇動。

隻是沉眼看著何壽,他雖然被咬住了頭,可四肢卻在那條大蛇的身上亂劃。

何壽的龜爪很尖悅,蛇皮已經有幾處被他劃開了,有的地方更是連淡粉的肉都被劃開,露出裡麵的骨頭。

那條蛇通體斑斕,蛇鱗被劃開的時候,還雖閃著火光,皮開肉綻卻好像感覺不到痛,反而將何壽越纏越緊。

隻是那條蛇,怎麼看都隻是一條普通的蛇,除了死命糾纏,並冇有像何壽一樣動用術法。

匡英很隨意的往我對麵一坐,探著鼻子聞了聞香的味道,瞥了纏著何壽的那條蛇一眼:“昨晚大雪,我召來的蛇,用一晚的時間養大的,能困住何壽一會,也算還行吧。很多年冇用了,手有些生。”

“你到底想做什麼?”我冇想到龍靈能強到這種地步。

隨便一條蛇,她養一晚,就能纏住何壽。

一道紋身,能讓活人化蛇,還藏了龍夫人那種轉生符紋,讓這些人都變成她的生育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