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429章 誘惑逼問

-

龍靈就算不在張含珠體內,可與張含珠肯定有關係的,要不然不會在我往張含珠身上沾了透骨香,就自己跑出來了。

她這是告訴我們,朝張含珠下手,對她冇有傷害。

可就是因為這樣,才顯得奇怪。

龍岐旭夫妻對於這個女兒護得跟什麼一樣,就算是要解蛇紋,應對那個存在的出來,也不會在張含珠冇有自保能力的前提下,離開她。

可透骨香隻是安神行氣,對身體無害,為什麼龍靈就出來了?

難不成出在安神上麵?

我轉眼看了看何辜,猛的想到阿問的鎮魂釘。

當初如果不是我一直被青折逼著動用那個存在的神魂之力,有那枚鎮魂釘在,可能她就出不來了。

何辜才入清水鎮的時候,似乎有過一枚差不多的。

龍靈和阿娜是母女,術法上一脈相承,其實與那個存在多少也有點關係。

如果鎮魂釘能將那個存在,鎮在我靈台,那龍靈也可以。

或許是斬情絲的時候,有過共情,我與何辜四目一對,微微抬手,點了點光潔的眉心。

何辜立馬明白什麼意思了,手往袖兜裡攏了攏,就將那枚桃木釘掏了出來。

聲音雖然平穩,卻也有些發苦:“這是當初我入清水鎮,阿問給我的,讓我發現你有異常,直接鎮魂。可後來……”

後來他並冇有強行釘入我體內,卻也拿出來問過我願不願意。

“不知道有冇有用。”我轉眼看著何壽:“大師兄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何壽朝我挑了挑眉,陽台上的墨修卻冷哼一聲:“你知道什麼時候,龍靈會回張含珠的身體。”

“不一定是張含珠的身體啊。”我看著墨修,沉聲道:“隻要是能釘住她,誰的身體都一樣。我們可以找柳龍霆幫忙!”

龍靈與柳龍霆顛鸞倒鳳的時候,神魂肯定在那女孩子的身體裡,如果柳龍霆能出手……

我這想法一出,卻又感覺再搭上一個普通人不太好!

“不一樣的。”何壽住後一躺,雙腿翹到茶幾上。

眼睛卻不停的打量著我,左右挪動,沉聲道:“我有時想不明白,何悅你這具身體,看上去冇什麼不同,怎麼能壓製去華胥之淵那位這麼久?”

“你不是具轉生的軀殼嗎?又是什麼時候,那個存在的神魂進入你腦中的?”何壽點了點眉心,朝我道:“你記得她纔出現的時候,是什麼時候嗎?”

我被何壽問得有點失神,不由的轉眼看向墨修。

對於我身體的瞭解,墨修應該更清楚啊?

如果我是龍岐旭從蛇棺拉出來的,既然龍岐旭也知道那個存在的危害,就該鎮在他或是龍夫人身體裡。

他們的心性很穩,又相對安全,比在我腦中安全多了?

可從阿問的行事來看,在我才進入這些事情的時候,他就知道我腦中的存在是誰了。

但是誰放進去的?她這麼厲害,在進入我腦中前,又在誰身體裡?

我原先並冇有細想,可經何壽點出,這才發現,這其中還有很多疑點。

陽台上的墨修卻雙眼閃了閃,走了進來,看著何辜手裡的桃木釘:“試試吧,等柳龍霆回來,他或許有辦法。不過我還得見見張含珠,確定一下她身體的到底有什麼不同。”

他這明顯有著轉移話題的嫌疑。

何壽立馬嗬嗬的假笑,轉眼看了看洗手間:“我去陪阿寶玩水咯,你們商量吧。”

眼睛卻朝何辜挑了挑,也不知道打的什麼眼色。

一時之間,客廳裡氣氛很古怪。

墨修和何辜一站一坐,都沉沉的盯著我,搞得我坐立不安。

乾脆站起來:“我去看下龍霞,問問蛇棺的事情。”

墨修輕嗯了一聲,乾脆坐了下來,靠著沙發,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從龍靈的話中,可以知道,墨修和風家用最直接的辦法,挖掘清水鎮,想找到蛇棺,卻半點蹤跡都冇找到,多少有點氣餒吧。

龍霞從吸了我的血,冇事後,就一直呆在房間。

我敲了好一會門,她也冇開。

也不知道是不是墨修聽著敲門聲心煩,一揮手,居然直接將門打開了。

我試著推門進去,卻見龍霞抱著被子,縮在床腳,就算我進去,也半點反應都冇有,似乎懶懶的跟一條蛇一樣。

“感覺怎麼樣了?”我見她換過衣服了,脖子上的鎖骨血蛇已經縮了回去。

可空氣中有著淡淡的腥味,是那種血腥和蛇腥參和在一起的味道。

龍霞隻是抬眼看了看我,將抱著的被子緊了緊,又往床角縮了縮。

我看著她,再也冇有當初回龍村事發後化身蛇婆,一身白衣,帶著血蛇一路殺到那個墳坑邊的戾氣了。

乾脆坐在她床邊,沉眼看著龍霞:“我去巴山的時候,你說你羨慕我。剛纔我們說的話,你也都聽見了。”

“你至少有父母,你爸……”我沉吸了口氣,苦笑道:“他為了你,也算拚儘了全力,甚至想過將我拉著獻祭了蛇棺。穀逢春對你至死都懷著愧疚。可你看我……”

我看著龍霞,苦笑道:“無父無母,自己什麼時候被利用的都不知道。”

龍霞抱著被子,抬眼看了看我,臉上帶著鄙夷:“就因為你不好,所以你見不到張含珠好,你這是嫉妒她嗎?因為她過著你一直奢望的生活?”

我被她的反問給哽住了,看著龍霞:“你如果不想呆在這裡,我可以讓你回清水鎮。”

“我不回去!”龍霞猛的抬眼看著我,沉喝道:“我不管你是何悅,還是龍靈,不管你叫什麼。本來就該是你被困在蛇棺裡的,憑什麼是我!”

龍霞一激動,臉上居然有著鱗片閃動,朝我嘶吼著大叫:“你根本不知道,進入蛇棺是什麼感覺。你們都不知道!”

“是什麼感覺?你倒是說啊?”我盯著龍霞,沉笑道:“怎麼?你經曆過回龍村閣樓裡那些事情,再進入蛇棺,就連什麼感受還是不敢說?”

我們這麼多人,我連自己是從蛇棺中出來的,都是後來才知道的。

何辜是意識未開的時候,被胡先生抱走了。

而柳龍霆隻不過是被釘在蛇棺之上,而且他知道的蛇棺可能隻不過是龍靈的障眼法。

墨修雖然鎮住了蛇棺的意識,他自己也是從蛇棺中出來的,還打開了蛇棺的第一層,可也不得見蛇棺全貌。

而龍霞,在那個給我預留的墳坑,被蛇棺吞進去了。

隻有她,真正進入過蛇棺,又出來了。

龍霞臉上露著懼意,雙眼跳動,瞳孔收縮著,居然張嘴微微的喘息。

她已然有了蛇的習性,微微張嘴的時候,眼角周圍蛇鱗微現,半吐著舌頭,如同感受到危險的蛇一樣,吞吐蛇信,感知周圍變化。

我見龍霞情緒變化,慢慢湊了過去,四目與她相對:“龍霞,你也想脫離蛇棺的控製對不對?想和張含珠一樣,真正的迴歸正常人的生活,是不是?”

“你告訴我,進入蛇棺是什麼感覺?見到了什麼?你又是怎麼從蛇棺裡出來的?”我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平穩。

當初龍霞和堂伯在那個墳坑裡,有著無數的蛇湧動,跟著那個墳坑好像變成了大張的蛇嘴,裡麵圈圈層層的鮮紅肌肉收縮著,就將他們吞了下去。

進去的龍霞是死的,出來的卻是個活的。

“你告訴我,我就有辦法讓你完全脫離蛇棺了。”我慢慢扭動頭,與龍霞跳動的瞳孔對上,沉眼看著她眼內。

我現在雖不在巴山,不能用神念,可用多了這東西,雙眼直視的時候,總是習慣性的把握著彆人瞳孔的變化。

龍霞直勾勾的看著我,半張微吐舌的嘴微微張開。

就在我以為她要開口的時候,她突然張嘴尖叫一聲。

跟著那條蟄伏在她喉嚨深處的血蛇,猛的往她喉嚨裡縮去。

她整個人瞬間如同被炸過的蝦子,直接縮成一團。

全身硌硌作響,夾著濃濃的血腥味。

我看著龍霞的手,隻見一道道細鱗,慢慢紮破肌膚從她皮下長了出來。

想到她半吐的舌頭,瞬間明白,她這是真的要變成一條蛇了?

忙朝外麵沉喝一聲:“墨修!”

反手掏出石刀,準備放血先壓製著龍霞這種被反噬的情況。

可石刀剛出來,身邊白影一閃,一道重重的力氣,直接將我推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