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428章 前任現任

-

龍靈既然點明瞭透骨香,那肯定是對張含珠的身體變化很清楚的?

所以她還是藏在了張含珠體內?

我不由的皺眉看著她,慢慢的握緊了石刀,微微的側了一步,準備隨時出手。

龍靈卻隻是嗬嗬的笑,半跪在床上,手虛虛的撫著墨修的臉:“墨修,你想掌控蛇棺?可惜你們掘地三尺,也找不到半點蛇棺的痕跡對吧?”

“蛇棺到底是什麼?”墨修沉眼看著她,低聲道:“你這是占了這個女孩子的身體?”

“這可不是占。”龍靈身體如蛇般緩緩扭動。

後背脊椎清晰可見的有一節節的扭動,就算是跪著,雙足腳踝交疊,那上麵紋著的鮮紅蛇身,慢慢的拱現,變成了一條真蛇。

在她雙足之間,緩緩遊動,原本紮入體內的蛇頭和蛇尾,也緩緩從皮肉裡麵抬起,順著龍靈的腳緩緩遊動,還朝著墨修“嘶嘶”的吐著蛇信。

那聲音一下下的,並不凶狠,反倒帶著誘惑。

我後背冷汗直流,盯著龍靈,不敢有半點鬆懈。

也不敢冒進,她隻是用相當於奪舍的辦法,占了熙熙的身體。

一旦動手,最先傷的就是熙熙。

龍靈慢慢扭頭,看了看我:“你既然懷了蛇胎,她自然會來找你。自身難保,還想找我。”

“她也會找你,我隻是守著你,等她來。”我夾著石刀,盯著龍靈:“你背叛了她,她肯定會報複你的,對吧?”

“可現在,我就在這裡,你們知道,又能拿我如何?殺了這個熙熙,我再換另一具身體就是了。她來了,也一樣!”龍靈嗬嗬的媚笑,身體微微往前傾。

胸前挺起,幾乎貼著墨修,頭卻挑釁的半抬著,眼波流動的看著墨修。

腳踝處的那條血蛇順著她的腿,飛快的遊到背上,緊貼著她的後背,從頭頂昂著,對著墨修“嘶嘶”的說著什麼。

就算我聽不懂蛇語,可結合龍靈和這條蛇的zhiti語言,也知道是挑逗性的蛇語。

墨修卻一動不動,低頭看著龍靈:“你讓她們紋上蛇身,將自己的軀體獻祭給你?你又滿足她們什麼?”

“你猜?”龍靈身體轉了轉,好像有點蕭索。

瞥了一眼旁邊的我:“你雖然是條蛇影,居然會喜歡一具轉生的軀殼?她有什麼不同嗎?”

墨修隻是沉聲道:“你還有多少具這樣的軀體?”

“多著呢。”龍靈慢慢的趴回床上,雙腳輕動。

身子扭轉著,縮到了柳龍霆懷裡:“好久冇有這樣的感覺了,柳龍霆就要醒了,我可不想放棄這麼好的機會,再來一次多好。”

“當初你將他釘在蛇棺上,就是為也這一天嗎?”墨修聲音發沉,冷喝道:“那墨修呢?”

墨修似乎極為氣憤,質問道:“他為了你,可以做任何事情,明知道你騙了他,就算你殺了她,他也不恨你。你居然……”

墨修的眼睛掃過柳龍霆,盯著龍靈,一臉悲傷的道:“你不是說對不起他嗎?”

“所以,你要一起來嗎?”龍靈抱摟著柳龍霆,吻了吻他的臉。

挑釁的看著墨修:“你根本就不知道墨修是誰。要不然,你會找不到蛇棺?嗬嗬……”

龍靈將腿輕輕一縮,整個人都完好的貼合在柳龍霆懷裡。

笑嘻嘻的道:“我奉勸你們,找個地方藏起來。她出來了,那種至暗無光的場景你們也該見識過了。你們還是儘早,及時行樂吧!”

墨修還要再說什麼,龍靈卻輕歎了一聲,以一個極度曖昧的姿勢縮在柳龍霆懷裡。

我瞬間感覺不好,忙朝墨修道:“她要走了,先想辦法將她的陰魂困在熙熙靈台。”

可話音一落,卻見龍靈朝我笑了笑:“你也叫過龍靈對吧?你這具身體,我也可以占據呢。龍靈是道咒,可不是個名。”

就在她話音一落,昏睡的柳龍霆突然動了一下。

似乎還帶著昏過去前的記憶,胳膊一轉,眼睛都還冇睜,就摟著熙熙,蹭了蹭,湊到熙熙臉上親了親。

隨著熙熙眼中那種妖媚的光一閃而過,龍靈已經走了。

她見到站在床邊的墨修,本能的尖叫了一聲,忙往柳龍霆懷裡縮了縮。

還處於半昏半醒間的柳龍霆立馬睜眼,看到墨修,一把將熙熙護住。

想扯過什麼遮住,可床上都被他們滾過了,哪有什麼被子。

隻得將熙熙抱過去,背對著墨修:“你們怎麼來了?你這就過份了吧!”

他聲音清朗,冇有半點失神的樣子。

我轉了個身,看了一眼被他護在懷裡的熙熙,然後朝墨修搖了搖頭,表示龍靈已經不在了。

“我們在家裡等你。”墨修目光沉了沉,大步走過來,拉著我,直接就離開了。

就在我們走的時候,柳龍霆好像摟著熙熙,柔聲安慰著什麼。

墨修有點失魂落魄的回到我們的出租房裡。

何辜已經把阿貝哄睡了,正在洗他的臟衣服;何壽依舊在和阿寶鬨著玩,龍霞還是縮在房間冇有出來。

我一回來,阿寶立馬撲到我懷裡,指著何壽:“大師伯壞,搶我零食。”

何壽毫不遮掩,一伸手,將小餅乾丟嘴裡:“誰叫你搶不過我,你還說保護你阿媽,自己的零食都保護不了。”

阿寶被他氣得直呲牙,掙紮著要朝何壽撲過去。

我見墨修失落,忙抱著阿寶去洗手間,將盆裡放了水,讓他自己泡會澡。

何辜正好將衣服洗完,拿小衣架晾著,瞥了一眼墨修失落的模樣。

將晾好的衣服遞給我,小聲的道:“柳龍霆和蛇君吵架了?”

我搖了搖頭,接過他晾好的另一件衣服,正思量著怎麼開口。

就見墨修站在洗手間門口,沉眼看著我和何辜。

這會何辜拎著一件阿貝的小褲子,正用力甩清,我手裡拎著一個衣架,隻等他甩好,就遞給他晾起來。

墨修目光在我和何辜身上掃了掃,冷嗬嗬的笑了笑,好像無比的失落,又好像隻是自嘲。

然後看了看泡在澡盆裡,笑嘻嘻玩水的阿寶,複又冷笑一聲,轉身就走了,站在陽台邊上,透過窗戶看著外麵的夜色。

墨修這會身上的冷氣太強,我拎著衣服都不好意思去陽台晾,正準備讓何辜用術法烘乾算了。

可站在陽台的墨修一揮手,我手裡的衣服居然就都乾了。

何辜也有點尷尬的,朝我嗬嗬的笑了笑,然後就轉身進客廳了:“說說吧,怎麼回事。蛇棺的主人到底是龍靈,還是那個去華胥之淵的。”

我感覺這些衣服白晾了,又從衣架上取下來,坐在沙發上折。

抬眼看著依舊站在陽台的墨修,低聲道:“龍靈剛纔占了熙熙的身體,和柳龍霆……”

我低咳了一聲:“在一起了。”

何壽驚得直接“擦”了一聲,然後瞥眼看了看墨修:“那蛇君豈不是雙重情傷,前任現任,全部都棄他而去。”

我愣了一下,才明白,何壽這隻八卦嘴裡的前任是指龍靈,畢竟墨修那條本體蛇和龍靈的情感是真的。

而現任,指的卻是我。

“大師兄彆胡說,蛇君與風少主就要大婚了。”我瞥了一眼何壽。

低聲道:“現在的問題是,龍靈似乎並不用身體,她能在不同的人身體裡遊走。”

我將熙熙的情況和他們說了,轉眼看了看依舊失魂落魄的墨修。

估摸著就算他冇有記憶,可蛇影是因為執念而生的,他應該對龍靈多少有點感情的。

就像我都能共情一樣。

看到龍靈借熙熙的身體和柳龍霆在一起,他也不好受吧。

何壽卻根本找不到重點,隻是眼珠子直轉,然後得出一個結論:“那柳龍霆有福了,龍靈換著不同的身體跟他滾,那他豈不是很占便宜。”

我隻差冇被何壽給氣死,捏著疊好的衣服。

盯著何壽道:“這樣的話,誰都找不到龍靈。也抓不住她?”

“當年去華胥之淵的那位,指點龍靈造了蛇棺,離開巴山,當時肯定就打算複活的。可能因為龍靈背叛了她,她冇有複活成,纔有了現在後麵這些事情。”我努力吸氣,不讓自己被何壽氣死。

沉聲道:“現在因為我,那位出來了,她怕是想完全複活,還得靠蛇棺,可蛇棺的主人是龍靈。所以龍靈,現在並不是在逃避我們,而是不想被那位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