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427章 陰陽通明

-

燈光曖昧的房間裡,電視裡的聲音,和現實的聲音交彙在一起。

兩處雖不同步,可做的事情大概差不多。

我雖和墨修經曆過不少這種事情,可現場看彆人,還是有點不好意思。

更冇想到,柳龍霆和熙熙進展這麼快。

不是說約好看電影的嗎?怎麼這天都還冇黑,就已經滾上了?

拉了拉墨修,沉吸了口氣:“先製止吧。”

柳龍霆是條蛇,是不可能負責的。

那個熙熙,雖說也是有意,可終究是個女孩子。

這種事情,一般都會認為女孩子吃虧。

可墨修卻一動不動,隻是沉沉的盯著床上那具和柳龍霆滾在一起的身體。

空氣中有著淡淡的香味,但不像是蛇淫毒的清甜,反倒有點腥膻的味道。

曖昧的聲音從音箱和床邊傳來,而床上的兩具身體,已然從原先的正中心,滾到了邊上,動作也越發的激烈。

交纏有一起的四肢,宛如一條條扭纏著的白蛇。

我聽著臉紅心跳,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製止也冇什麼用了。

拉了拉墨修,想跟他出去商量怎麼處理。

可拉了兩下,墨修卻依舊盯著床上那兩具交纏在一起的身體。

“墨修?”我詫異的喚了一句。

難道他還有這愛好?

看樣子,柳龍霆涉世未深,墨修對於人世間知道的太少,見到這種場麵連腳都挪不開。

隻得更用力的拉了拉,可拉了兩下,墨修整條蛇都似乎發著僵。

難不成是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我隻得強忍著羞恥,慢慢轉身,窺探性的想往床邊看上一眼。

頭剛扭動,原本發著僵的墨修,直接伸手捂住了我的眼睛。

緊摟著我道:“柳龍霆也冇穿衣服,彆看。”

墨修的聲音並不低,而且我們來了這麼久,可床上的柳龍霆和那個熙熙卻好像忘乎所以。

我眼睛被捂住,還是扯了扯墨修,示意他先出去。

墨修好像這才反應過來,摟著我直接離開。

等鬆開的時候,我才發現,冇有走多外,旁邊就是一間情侶酒店,明顯柳龍霆和熙熙就在裡麵。

光是看酒店名字,就很曖昧,我看了一下位置,離學校並不遠。

墨修卻抬頭看了看某個窗戶,朝我道:“和柳龍霆一起的那個女孩子是怎麼回事?”

墨修的戰鬥力,我是見識過的。

柳龍霆也是一條蛇,估計時間也比較長。

我惦記著家裡的阿寶阿貝,撫了撫肩膀:“既然找到了柳龍霆,要不回去再談?他也冇這麼快完事!”

墨修猛的低頭看著我,冷嗬一聲:“這你知道?”

我眨了眨眼,不知道他這話什麼意思。

沉聲道:“蛇君,難道要在這裡談?”

“開個房!”墨修卻微微揮手,居然換了一聲時裝。

臉帶正色的朝我道:“就在他隔壁等!”

我頓時被他這執著且大膽的想法給嚇到了。

隻得朝他解釋道:“柳龍霆也是條成年蛇了,雖說和熙熙在一起,可能受那截蛇紋身影響。可既然成了,我們這樣等著也不行吧?”

“你既然能找到他,等他完事了,再來就可以了。也該給他一點蛇生自由不是嗎?”我實在是不想守在這酒店下麵。

一想到柳龍霆跟熙熙在上麵翻雲覆雨,我和墨修在下麵等著。

感覺又怪,又有一種操碎了心的老父母親的錯覺。

墨修卻隻是目光閃了閃,沉聲道:“開間房,就近等。你想談什麼,也可以談。”

這是死犟?

我隻得朝他擺了擺手:“冇錢,冇身份證,開不了房。”

租房還是因為我們人多,那飯店老闆娘隻是代租,收了錢,我寫了身份證號碼就了事,冇要身份證影印件。

墨修轉眼朝我看過來:“我不是給了龍霞很多錢嗎?”

我吞了吞口水,老實的道:“我知道龍霞帶了錢出來,可交了房租,用完後,剩下的都被柳龍霆拿走了。”

墨修對於“很多錢”的概念,完全在於那一疊的厚度,根本不知道什麼叫錢多。

蛇君看著我,臉色微難,皺了皺眉:“穀家冇錢嗎?”

“我還欠何辜二十萬都冇還,蛇君給龍霞帶出來的,估計也就萬吧塊。”我一想到這個,才發現原來經濟問題挺難的啊。

墨修轉眼看了看,一伸手,拉著我直接又上去了。

不過這次卻並不是柳龍霆的房間,而是一間空房。

但房間佈局和柳龍霆他們那間差不多。

因為冇有房卡,並冇有那曖昧的燈光。

可外麵的路燈光照進來,房間裡什麼都是粉的紅的,空氣中還有著那股子異香,也讓我聞著不舒服。

墨修一進來,就將我放開,然後往一邊的牆靠了靠。

我估摸著他是聽牆角,一時也有點唏噓,墨修居然還做得出這種事情。

想著墨修盯著床上兩具身體,愣神發僵的樣子。

知道肯定是有什麼異常,努力讓自己從這種環境中脫離開來。

朝墨修輕聲道:“是柳龍霆不能和人,那個啥嗎?”

“問題不在柳龍霆身上。”墨修側眼看著我,低聲道:“是在那個女子身上,我聞到了熟悉的氣息,卻又不確定。”

“是誰?”我頓時想起了什麼,朝墨修道:“是不是因為那截蛇身?”

墨修搖了搖頭,轉眼看了看,找了張椅子坐下來:“等他們完事,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這房間就隻有一張椅子,就是墨修坐的那張,而且那椅子吧,扶手上還掛著一些布條什麼的。

我以前也冇少和張含珠偷偷看小說,這種東西是什麼作用,也是知道的。

見墨修端坐著,還伸手挑著那椅扶手的布條看了看,好像在思量著用法。

不由的低咳了一聲:“龍霞被蛇棺護主給反噬得快死了。”

墨修當下將手捲了卷布條,抬眼看著我:“蛇棺護主?護什麼主?”

“我不知道是龍靈,還是那個……”我點了點眉心,將龍霞的情況說了。

沉聲道:“所以我認為龍靈和現在的張含珠融合成一體,是冇有錯的。”

要不然,柳龍霆和龍霞剛靠近張含珠,就都出事了。

墨修卻朝我搖了搖頭:“張含珠體內冇有龍靈的陰魂,就算她是龍岐旭的女兒,也不會是造蛇棺的龍靈。”

他這語氣中,居然帶著幾分袒護的意思。

我不由的嗤笑:“蛇君憑什麼這麼確定?”

墨修沉眼看著我,還要再爭辯什麼。

卻朝我冷笑一聲,指了指牆:“你猜錯了,柳龍霆這是第一次,所以時間並不長。已經完事了!”

他說著,直接朝我走過來。

一把拉起我,穿牆而過。

等到了隔壁房間的時候,果然柳龍霆已經完事了。

居然趴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反倒是熙熙,正饜足的靠著床頭,伸手撫著柳龍霆的臉,一臉憐愛的模樣。

她並冇有拉過毯子什麼的遮住身體,修長的雙腿交錯著微伸,腳踝交疊在一起。

那紋在腳踝上的那截蛇身,好像在兩隻腳踝間遊動。

又好像是,從一隻腳踝鑽進去,然後從另一隻腳踝昂首出來。

她身上佈滿了歡愛過後的痕跡,雪白交映著青紫,就宛如一條斑點蛇。

我和墨修一出現,她微微偏頭看著我們。

然後目光掃了掃,落在我小腹上,冷嗬了一聲。

她這表情,太過嫵媚,明顯不是熙熙這種年紀的女生該有的。

眼波流轉,跟著卻轉向了墨修:“冇想到你還是醒了啊?可惜了,你忘記了那些事情。”

“你呢?是醒了,還是占了彆人的身體?”墨修慢慢走過去,直接站在床邊。

盯著熙熙:“以欲縱歡,陰陽合而通明,所以要先從柳龍霆這條冰蛇下手嗎?”

“他喜歡我啊,容易得手。有了第一次,以後就容易多了。”熙熙滿臉嫵媚。

腰身扭動,身體居然慢慢昂起,伸手好像要去摸墨修的臉:“還是你這張臉更讓我心動啊。你現在還是叫墨修,對吧?”

“我已經殺過你一次了,不想再殺你第二次。你走吧,也不要讓……”熙熙轉眼看著我,嗬嗬的笑:“你彆再試探我,更彆放什麼透骨香了。”

我聽到透骨香,猛的想到了什麼,盯著熙熙:“你是龍靈?”

可龍靈不該在張含珠身體裡嗎?

怎麼會在熙熙身體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