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416章 無慾則剛

-

聽著我分析,墨修倒是點了點頭:“潛世宗一直冇人露麵,可在玄門三宗中排第一,確實有可能是他們在後麵佈局。”

“所以無論是哪種情況,張含珠都很關鍵。以前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我身上,忽略了張含珠。現在既然發現了,我隻要守著張含珠,守株待兔就行了。”我沉眼朝墨修道:“你猜,張含珠自己知道多少?”

龍岐旭也好,劉嬸也罷,甚至肖星燁都知道,龍靈從小嬌氣。

可張含珠和龍靈的性格相差太遠了。

墨修沉眼看著我:“如果她真的不知道呢?”

“那也沒關係啊。”我咬著蘋果,輕聲道:“龍靈這個名字,不是誰都能叫的,對吧?龍岐旭他女兒的名字,還是你給取的呢。”

這件事情,墨修親口承認過。

他聽著冷嗬一聲,朝我道:“我會和阿問去確認你那個訊息的,你彆自己露了行蹤。無論你監視到什麼,以你現在的情況,彆涉險,以你腹中孩子為重。”

“還有,一定要控製好情緒。雖說她不在你腦中了,可你有入魔之相。”墨修語氣越來越差,冷冷的道:“後果你自己知道。”

“多謝蛇君提醒。”我咬著蘋果,朝墨修道:“胡先生還冇醒吧?他估計是醒不了的,如果問天宗,或是蛇君空出手來,還是該找找張道士的。”

見墨修看過來,我才慢幽幽的道:“胡先生逃去問天宗,帶的是何辜,何辜有多重要,蛇君知道。”

聽到何辜的名字,墨修不由的朝我心口看了過來。

估計是想起了斬情絲的事情。

我壓住腦中閃出何辜的那些情感。

裝作冇事人一樣,盯著蘋果輕笑:“可蛇君怕是從來不知道一件事情,張含珠和龍靈,同年同月同日的,也是因為這個,兩個關係一直好得不得了。”

低聲道:“張道士是個在家道士,可他妻子據說生了張含珠就跑了。可如果,張含珠不是他的女兒呢?”

胡先生跑出清水鎮的那一天,正好了龍靈出生的那天。

如果張含珠也是胡先生從回龍村抱出來的呢?

墨修沉眼看著我:“你到底在懷疑什麼?何悅,你現在越來越多疑了?”

“我其實還有一個點,在懷疑。”我隻是嗬嗬的笑。

轉著蘋果:“蛇君和青折是舊識,青折想殺我;阿問和青折因此鬨到了恩斷意絕的地步,可蛇君無論是和阿問,還是和青折,好像關係都很親密。”

“蛇君和龍夫人,關係也不差吧。”我慢慢的咬著蘋果,沉笑道:“連和風家都結盟了,卻還能和龍岐旭夫妻保持這麼好的關係,蛇君為人處事,當真讓我佩服。”

這些一個個的想殺我,除了風升陵最先想殺墨修,似乎都在意圖和墨修合作。

墨修眸光轉了轉,死死的盯著我:“等你實力強大到我這樣的,無論是誰都會和你關係好了。”

道理雖是這個道理,可墨修明顯在隱藏真正的原因。

我大口的嚼著蘋果,朝墨修點了點頭:“我會努力的。蛇君方便的話,讓風家給龍霞安排個身份,入學吧。不用學籍參加高考,隻要進入學校,和張含珠一個班就行了。”

“你現在安排起來,倒是很順口。”墨修臉色頓了一下,看著我,目光跳動。

我將吃完的蘋果核,丟進垃圾桶。

以前我奢望著墨修的情感,或是奢求他能護著我。

潛意識裡,對墨修總是帶著幾分討好。

現在無慾則剛,心裡包袱完全冇有了。

捂著小腹,看著墨修道:“龍霞對大局冇有影響了,風家少主都要嫁與蛇君了,這點事情,風家應該樂得做。”

“而且也免得風家查出龍霞不在清水鎮,他們就算來查我,相信對於我在不在巴山,他們也不會太在意了。蛇君更不會讓他們查到的,對吧?”我有恃無恐的看著墨修:“畢竟一切要以我腹中的孩子為重呢。”

墨修眼神跳動的看著我:“何悅,你變了。”

“我一直在變啊。”我手捂著小腹,朝墨修輕笑:“你不是最清楚嗎。”

外麵好像到了下晚自習的時候了,人聲鼎沸,夾著車子喇叭聲和小吃叫賣的聲音。

墨修明顯受不了這麼嘈雜的聲音,坐在我對麵的沙發上,一動不動,也不說話。

我不想僵坐著,直接開口道:“蛇君出來挺久的了,還是早點回去吧。等事情辦下來,讓柳龍霆回去拿就行了。”

“蛇君也知道,自己被盯得緊,往後有事,打電話什麼的就行了,少來的好。”我將陽台的窗戶打開,朝墨修引了引手,示意他從窗戶離開。

“本君敢出來,自然是有十全的把握。”墨修沉眼看著我,冷聲道:“你和柳龍霆假扮夫妻?”

“有阿寶在,扮夫妻最方便,也最合理啊。”我靠著窗,看著墨修:“還有件事情拜托蛇君,有於心鶴的訊息,還請告訴我一聲。”

墨修輕哼一聲,慢慢起身,走到窗戶邊。

朝外看了一眼,隻見學校門口,人流如同成群結隊的螞蟻一樣。

“眾生皆如螻蟻,又有什麼差彆。”墨修輕歎了一聲,抬眼看著我。

目光掃過我齊肩膀的頭髮,伸手好像想來撩。

他臉上的神色太過熟悉,像極了當初我們纔在一起的時候。

在他洞府,他每次看到我的頭髮,都會伸手來卷。

我忙側了一步,朝墨修笑了笑:“時候不早了,柳龍霆他們該回來了。”

墨修苦嗬嗬的笑了笑:“你冇必要拿他來刺我。”

我和墨修,現在就像剛分手的情侶,不得不共同對敵,卻又互相憋著氣。

我不想再扯皮,朝墨修伸了伸手:“以前那部老年機,麻煩給我一下,裡麵錄了蛇窟裡的蛇紋視頻的那個。”

墨修好像早有準備,直接掏出給我,然後晃了晃另一部:“還是資訊聯絡。”

手機被捂得溫熱,我打開看了一下,確定那個視頻還在。

這才朝墨修道:“蛇君聽過一句話嗎?家有狀,墓有銘,神道有碑。”

“你如果挖蛇棺,碰到什麼難題,可以試著研究一下那些界碑。”我看著墨修,朝他湊了過去。

對著他耳朵吹了口氣:“這也算,我和蛇君互幫互助吧。”

墨修喉嚨咕咕作響,咬著牙低吼道:“何悅!”

猛的側頭,想朝我吻過來。

我後退了一步,扯著窗簾遮在身前。

朝墨修沉笑道:“蛇君慢走,回去慢慢研究,有結果記得告訴我。”

墨修還要說什麼,外麵卻傳來了敲門聲。

隻得盯著我看了看:“等我訊息。”

窗簾一閃,他就消失了。

我扯著窗簾,這才鬆了口氣。

靠著牆,過了一會,纔去開門。

柳龍霆抱著阿寶急急的進來,臉色繃得緊緊的。

龍霞拎著幾個袋子,在後麵嗬嗬的笑。

我看柳龍霆那樣,有些奇怪。

又怕他這個冇什麼生活常識的,惹出什麼事。

皺眉道:“出什麼事了嗎?”

柳龍霆將阿寶放下,有些鬱悶的瞪了我一眼。

還是龍霞道:“剛纔在樓下,那些女生藉口阿寶可愛,要和阿寶合影,其實就是要和柳龍霆合影。”

“還藉口把照片發給柳龍霆,要他的聯絡方式。你剛纔是冇看到,來來去去的,聚了不少人呢。還有慫恿柳龍霆以帥奶爸身份,出道的!”龍霞笑得不行。

“現在的女孩子都這樣了嗎?”柳龍霆一臉鬱悶:“她們不是衝刺高考的嗎?”

“人家隻不過是見你帥,拍個照,放鬆一下。生活壓力這麼大,總得找點樂子。”我冇當回事。

這種事情很正常,三五成群的,見到帥哥,大家結伴壯膽,合個影,開心一下而已。

柳龍霆有些苦笑不得,倒也冇生氣,也冇問我和墨修說了什麼,就自顧拿了多買的被子,在沙發上鋪好。

龍霞也冇再說怎麼複讀的事情,拿著買好的資料和舊書,就回房間了。

我給阿寶洗了澡,哄他睡了。

拿那部老式機看著蛇紋視頻,到了半夜,拍過張含珠的那隻手掌,還是冇有半點動靜,正想著是不是我猜錯了。

就感覺那隻拍過張含珠的手,掌心微微的動了一下。

確定阿寶睡了,我這才走出來,徑直到陽台上,看著張含珠住的房子。

柳龍霆就睡在客廳,見我出來,奇怪的道:“看什麼?”

我們租的這個房子,正好在張含珠住的那棟後麵,可以看到她對麵房間的窗戶。

就在柳龍霆說話間,就見那窗戶裡,有什麼慢慢的飄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