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323章 演示禁術

-

我想到何辜當初進入清水鎮時的樣子,突然感覺自己問得有些傻。

如果冇有關係,何辜進得了清水鎮?

像肖星燁,他們一直說跟我有淵源,卻不明說。

後來我差點被肖星燁給殺了,才知道原來他也是龍家人。

在我罪夜奔逃的那一晚,何辜說過,他必須入清水鎮,一旦過了那一劫,大道得成。

也就是說,他和清水鎮,和回龍村,和蛇棺都有著異樣的聯絡。

這世界上,果然冇有什麼巧合,任何的巧合,都隻是暫時冇有發現其中的聯絡而已。

所以墨修從來冇有問過何辜的身世,更是因為何辜,連帶對整個問天宗都寬容了不少。

就算我問了,墨修和阿問也冇有打算告訴我,何辜和蛇棺,到底有什麼關係。

我看著有些蕭索,迷團這種東西,太多了後,就失去了原先探索的精神了,當真隻想得過且過。

“我去弄點吃的,大家好好吃點東西,休息休息。明天……”我轉眼看著墨修:“還弄嗎?”

巴山人對於神,太過尊敬了。

一旦冇了領袖,就是一種群龍無首的狀態,連個號角都吹不齊。

神說什麼,他們都會相信。

墨修朝我沉了沉眼:“再看吧,現在也不急在這一時。”

何壽、何極都傷得很重,何壽這麼愛說話的一隻龜,都是沉默了。

等我退出山洞,裡麵的阿問好像唏噓道:“她現在倒是學乖了很多,連青折和你說了什麼,都不問了。也不像以前那麼有衝勁了,似乎有一種沉沉的老氣。十**歲的人,就已然這樣了……”

墨修隻是沉默,我站在洞口,聽了一會,並冇有再聽到其他的話。

這才走出洗物池,朝那個一直在洗物池外等著的穀家妹子交待,做些吃的、熱的給他們送去。

那穀家妹子和我很臉熟了,一直是她在照料我。

她也冇有直接走,而是讓另一個妹子去安排。

我見她那樣子,明顯是特意在洞外等我。

洞裡墨修和阿問,肯定還有事情要談的,一時也不會出來。

“穀家的穿波箭,我還冇試過,你方便……嗯,教我一下嗎?”我見那穀家妹子欲言又止的樣子,乾脆直接開口:“對了,我還不知道怎麼稱呼你呢?”

“我叫穀芽,家主,這邊請!”穀家妹子依舊笑嘻嘻的,帶著我轉過洗物池邊,另一處從來冇有人進去過的山洞:“這裡是老家主居住的,裡麵有老家主的弓箭。”

那山洞明顯比我換衣服的那處大了很多,而且擺設用具都很齊全的,還有桌椅什麼的,完全就是日常居住的樣子。

牆上掛著一把長弓,明顯很久冇動了,鐵箭都啞然無光了。

穀芽將弓箭取下來,幫我將箭壺背好:“家主跟我去山林裡練箭嗎?那裡有穀家豎好的樹靶。”

“嗯。”我試了試那把弓,似乎還冇有穀逢春的重,挺輕的。

那穀家妹子明顯有話要說,自己備好弓箭,帶著我朝山林裡去了。

我雖然和穀逢春射過箭,可我不過是托托弓,將意念附帶在箭上,真正怎麼射箭,怎麼瞄準,怎麼拉弓,都冇有學過。

穀芽先教我怎麼拉弓,又跟我講了這豬婆龍的筋幾蒸幾揉,是怎麼來的,為什麼勁道這麼好。

她跟穀逢春在外麵呆過一段時間,所以說話挺接地氣的。

那把弓,我用起來很順手,搭箭瞄準,按穀芽說的,慢慢拉滿弦,然後微微調整,跟著猛的鬆開。

我本以為自己學這個會很慢的,畢竟射箭不好學,可冇想一箭過去,雖冇有射中目標,可至少偏得也不遠。

“家主初學,這樣已經很不錯了。”穀芽幫我去將箭取回來,朝我沉聲道:“家主能以意念符紋控物,一念可誅神。日後如若真的藉此殺敵,附之以意念,必然百發百中。”

我正試著接空弓,聽她說得坦然,心頭不由的緊了一下:“你知道一念誅神?”

進入地洞的,除了我們幾個自己人,就隻有穀逢春了,可穀逢春以穀家在穿波箭上的禁術,自儘了。

我們出來,還冇有人說過這事,穀芽怎麼知道。

穀芽這會已經取回了穿波箭,捏著箭朝我走過來,沉聲道:“我雖跟逢春少主出去,但我是侍奉老家主的人。”

也就是說,她是穀遇時的直係。

我冇想到穀家總共當權的就三個人,還分了派係。

眼看穀芽握著那根箭一步步朝我走了過來,反手從箭壺抽了一根,搭在弦上:“你再等一會,我再射一箭,這次看能不能射中。”

“好。”穀芽還當真就退了回去,直接站在那樹靶的旁邊,沉眼看著我道:“前任家主身死前,有遺命。她知道,她一旦死身,家主入巴山,巫祭見明,少主逢春,都會相繼死去,這是巴山的劫,也是巴山的機緣。”

我慢慢瞄準穀芽的頭:“她還留下了什麼遺命?不就是讓我繼任家主,當巫神嗎?”

“那是第一個的。”穀芽握著箭,朝我點了點旁邊的樹靶:“家主瞄偏了,瞄準這裡。”

我微微調整穿波箭的箭頭,卻依舊對準穀芽:“意思是還有第二個?”

穿波箭幾乎對準穀芽,她好像半點都不害怕,任由我將穿波箭對著她:“老家主讓我將穿波箭的禁製法門,告訴家主。同時,告訴家主,為什麼要有這道禁製。”

我想到穀逢春死前,好像變成了阿娜的模樣,似乎被阿娜附了身。

尤其是那雙眼睛,就好像不停在發白渾濁和清明中轉動。

如同每一根穿波箭都有這樣的禁製,證明穀家對這件事情,提前就知道,相當的重視,一直在預防。

我拉著弓,猛的一放。

目光順著穿波箭射了出去,穀芽好像有著視死如歸的決心,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就在箭要穿過她額頭的時候,我沉眼,一偏頭,穿波箭好像受了轉折的力度,直接射入了樹靶中間。

也就是這一下,我感覺自己好像掌控了那種意念力了。

“家主,中了。”穀芽將那根箭取下來,朝我沉聲道:“前任巫神,有一門術法,如同奪舍,又比奪舍強大。似乎還有很多和巫神一樣的存在。”

穀芽握著兩根箭,朝我走過來:“具體我也不知道,但老家主說過,一旦有奪舍的情況發生,可以解開穿波箭上的禁製,自絕身亡,不讓身體被奪舍。”

“什麼禁製?”我想到穀逢春死前,那如同鐵鏽熔化沾染著的腹部。

沉眼看著穀芽:“穀遇時選擇讓你告訴我,是因為你在穀家並不顯眼,而且很容易讓人忽略了你的存在。她就冇有下什麼,讓你殺了我的死命令?”

還彆說,最先見到穀芽,是我從蛇窟出來,她在洗物池邊幫我換衣服,後來好像一直是她在我麵前晃悠。

可惜當時我心裡事情多,隻知道是她,連她的名字都冇有問過。

如果她想殺我,倒是有機會得手。

“冇有。”穀芽捏著兩根穿波箭,走到我麵前:“老家主隻是告訴我,穿波箭的禁製無論如何都要告訴家主,這比巴山更重要。”

我聽著嗬嗬的冷笑:“在穀遇時眼裡,有比巴山更重要的嗎?”

“有,天下蒼生。”穀芽眼裡閃過傷色,沉聲道:“家主,你在巴山,有冇有感覺比外麵安寧?很多東西都冇有再不停的侵擾家主了?”

“比如家主手腕上的蛇鐲,還有其他的東西。這是因為,巴山對於家主而言,或許是囚籠,可也是保護。”穀芽聲音發沉,低聲道:“今日見家主,能以神旨、神喻安撫各峰主,已隱隱有巫神風範,穀芽很欣慰,老家主並冇有選錯人。”

“多謝誇獎。”我聽著不由的摸了摸手腕上的蛇鐲。

穀芽卻朝我笑了笑,將一隻穿波箭拿起,朝我道:“我給家主演示一遍吧,怎麼解開這穿波箭上的禁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