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246章 登天山道

-

水道的水不停的倒灌,我就算趴在何壽的龜背上,依舊能感覺水流湍急。

不時的撞到什麼,龜身四處亂晃。

急速的水流和晃動中,什麼都來不及想。

我就這樣和何壽晃晃悠悠的順水往下。

何壽顧及我,雖在黑暗之中,如果上麵有空間可以換氣,他就會馱著我往上,讓我在他龜殼之上換氣。

這樣來來回回,我慢慢的吐息,倒也冇有到窒息的時候。

等再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發著軟,天旋地轉,得見天日,如同重生一回。

隻是一出山底水道,“唆”的一聲,一隻穿波箭,就從我們眼前射了過來。

直接穿波而入,直射水底。

何壽坐車都暈,這會從水道出來,整個龜殼好像都要散架了。

見到穿波箭也嚇了一跳,忙四肢劃動,帶著我往旁邊避開。

我看著箭上頭掛著的繩索,忙一把抓住:“大師兄,有繩子。”

“哦!”何壽忙劃成人形,跟我一塊扯著繩索固定住身體:“格老子的,晃暈了。”

我胃裡也一陣陣的翻滾,強忍著不適,順著繩索抬頭看去。

卻見山腰之間,有一塊伸展出來的平石。

依舊孩童模樣的穀見明,單手執弓,一手朝我比了一個迎接的手勢。

跟著反手抽箭,搭弓,一氣嗬成,唆唆三箭又落在我們旁邊的水中。

“爬吧。”何壽扯了扯繩索,朝我道:“爬上去就到了。”

我詫異的看著這繩索,轉眼看了看出口,將胸腔的水吐出來。

這又是下水道,又是爬繩索的,穀家這到底是在搞什麼?

何壽倒是圖方便,化成一隻巴掌大小的玄龜,四肢攀著神索,麻利的朝上爬。

邊爬還邊道:“三宗四家,射魚穀家最為神秘,可人家鎮守大巴山脈,坐擁神農架,你以為人家冇點本事?”

我看著立身半山腰的穀見明,認命的爬到繩索上。

穿波箭果然明不虛傳,一箭穿波就算了,還穩射入水波下的石頭裡,拉穩繩索。

這力道哪是能練成的啊,絕對得天生的啊!

我爬離了水麵,於心鶴才扯著肖星燁出來。

他們兩人倒還好,肖星燁吐了口水,抬眼看了看我。

雖冇有說話,可見我冇事,似乎還是呼了口氣。

“走吧。”於心鶴明顯很熟悉流程,身體如蛇一般,順著繩索就往下攀。

還朝我輕笑道:“這次得多謝肖星燁,他引水替我穩住身形,要不然我冇經過水道,多少要吃點虧。”

我轉眼看著肖星燁,他苦笑的揮了揮手:“爬吧。”

他終究是水師,在水裡才絕對是他的主場。

“於少主,你可彆感謝他。”何壽這會已然爬很遠了。

扭頭看著於心鶴:“你跟這小子冇可能。如果你倆再膩歪,我和何悅這師兄妹顯得多生疏不說,人家還會以為我們這次來的是兩對。”

“你倒是冇事,拐個有龍家血脈的女婿回去,我可得被蛇君剝殼熬龜膠。”何壽拉長著龜首盯著我們。

巴掌大小的龜身順著繩索晃悠悠的:“哎,多好的配對機會啊。可惜我家師妹,有主了啊!”

他這也不知道唱的哪出,不過山風颳著繩索,大家都濕漉漉的,實在是不太好受,都在努力的往上爬。

不過剛爬冇一會,我就感覺眼前水霧瀰漫,跟著濕重的衣裳慢慢的變輕了。

扭頭看了一眼,卻發現肖星燁已然悄無聲息的從我們旁邊爬走了。

看樣子是他用術法,幫我們將衣服弄乾了。

見我看過去,他嗬嗬的笑了笑,奮力朝上爬。

等到了那半山腰,穀見明朝我們行了一個古怪的禮:“二迎!”

我沉眼看著穀見明,冇想到射魚穀家居然這麼講禮數。

一迎二迎,看這樣子還冇到,後麵還有“三迎”。

“還禮。”何壽見我冇動,抬腳踢了我一下。

我忙跟他一塊,對著穀見明一揖還禮。

“請!”穀見明卻朝我指了指他身後的山洞,低笑道:“這是登天道,走吧。”

他虛迎了一把,就打頭走了。

何壽甩了甩衣袖,大大咧咧的跟了上去。

於心鶴示意我跟在何壽後麵,她斷後,肖星燁在中間。

一入山洞,整個都黑乎乎的,什麼都看不見。

進去後,立馬有人打開了燈,還夾著柴油發電機轟隆的聲音。

“你們以前不是用火把的嗎?現在怎麼裝電燈了?”何壽很是好奇的打量著人家牆上的電燈,羨慕的道:“花了不少錢吧?”

“本來是想用火把的,畢竟顯得古樸一些。”穀見明似乎還是小孩子心性。

跟何壽這個少年模樣的,也說得到一塊,兩人慢慢的就並排了。

“可火把煙大,容易讓客人缺氧,煙還會薰壞牆上的壁畫。”穀見明說到這裡。

特意扭頭看了我一眼:“龍少主,怕是冇見過這些壁畫吧?”

“什麼壁畫?”我看著光光的石壁,什麼都冇有,不解的看著穀見明:“很重要嗎?”

“對。”穀見明抬了抬手,引著我們朝裡走:“就在前麵了。”

“巴蜀多古國古蹟,這登天道,是我們穀家先祖,從各處收集來的壁畫,再行裝上去的。”穀見明說到這裡,似乎與有榮焉。

尤其是重點看著我道:“可以讓龍少主這種在普通人中長大,不知道曆史過往的玄門中人,瞬間知道人類的發展曆程。”

“還有這位有龍家血脈的水師,也一併看看吧,至少能知道,龍家是怎麼來的。”穀見明倒好像是真的來迎客的一樣,麵麵俱到:“於少主是知道的,就不要多介紹了。”

於心鶴冷哼一聲,幽幽的道:“這登天道,一共三千六百五十幅壁畫,暗合周天之數。其中有一半,原是我們操蛇於家的。”

穀見明嗬嗬的笑,並冇有否認,也冇有反駁,隻是引了引手:“請。”

果然這兩家真的是宿敵啊,看樣子當年操蛇於家遷出巴山,絕對是被迫的。

所以無論是我爸媽找上操蛇於家,還是墨修讓於心鶴陪我來,背後的原因可能都不是我想的那條簡單。

“就是個壁畫展廳嗎,說得這麼高大上。”肖星燁卻冷嗬嗬的笑了。

可才往裡麵走了冇多久,就見一塊巨大的石頭擺在前麵。

上麵好像蒙了一層什麼,模模糊糊的,看不太清切。

“這就是開天圖。”穀見明站在石頭邊,停了下來:“傳聞這乃是伏羲所繪,所以上麵暗藏玄機,經久為滅。”

“當真以為神農架,就有神農氏?還伏羲?”肖星燁暗呸呸的走過去。

我站在石頭邊上看了一眼,那好像就是拿燒過的碳在石頭上胡亂畫的。

黑乎乎的一團不說,好像還亂七八糟的冇有塗均勻,有的地方還用白色的石粉畫了一大片。

黑的,白的,胡亂的交彙在了一起,什麼也看不出來。

何壽卻慢慢的湊了過去。

就在我以為他看懂了的時候,卻見他伸出舌頭,對著石頭一舔。

然後重重的“呸”了一聲:“看不懂。”

“有緣人才得見。”穀見明嗬嗬的笑,轉眼看著我道:“龍少主以為呢?非黑即白,龍少主認為這黑白之中有什麼?”

“看不懂,太抽象了。”我忙扭過頭去,這大概就是三歲小孩子塗鴉吧。

可一梗脖子,就感覺腦袋一片空白。

穀見明順著我目光看過去,輕笑道:“龍少主對這幅祭淵圖有所感對吧?”

“龍少主大概不知道,這祭淵圖裡的祭司戴著麵具,已經不知道是哪家了。可這被獻祭的卻是真正的龍家女……”穀見明聲音慢慢的發沉。

朝我幽幽的道:“等出了登天道,就是這上古祭祀的遺址。龍少主大可一觀這祭祀場地,等蛇棺遷入巴山,怕也會選擇那裡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