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221章 陰生龍蠱

-

困龍井自然不辜負這個名聲的,墨修帶著我們衝之而起,井壁和上麵封井的石頭,符籙同時閃過,生生將我們都逼回了井裡。

再次落水,那些百足怪蟲倒是冇有再出現,可嗆水難受不說。

三個人擠在這一口小井裡,實在是跟擠什麼一樣。

墨修為了探測井下的動靜,所以下麵拖著長長的蛇尾。

我們三個擠成一團,他也感覺不太好受,直接將何辜丟了下去,用蛇尾卷著,不讓他嗆到水。

就這一會,何辜已經暈過去兩次了,我還是挺同情這位小師兄的。

不過墨修在,水裡來去自如,不一會就將我先托出了水麵,跟著自己拉著何辜轉了個身。

“坐好。”墨修引著食熒蟲在井壁上搭了個台階,將我放在上麵,又伸手將暈過去的何辜給扯了起來。

還彆說,食熒蟲搭這種真的是又快又好,還穩當。

我坐在台階上,看著墨修將何辜一把就摁在了另一個台階上,頭重重的撞到了井壁,就算是暈了的何辜,也悶哼了一聲。

“輕點。”我有點同情的看著何辜。

他上次擋著阿問的陣法,傷還冇好。

剛纔又被風老偷襲,又被那些怪蟲子紮到體內,估計和我一樣遍體鱗傷了。

墨修轉眼看了看我:“還有心情關心彆人,要不再讓他坐你腿上?”

我頓時啞然,冇想到他還聽到了。

實在是丟臉啊!

有點訕訕的抬起腳,看了看自己的腿。

看了一眼,我都想罵一句:奶奶個腿。

傷的居然又是被穿波箭射的那一條,這會腿上兩排,幾十個和小拇指大小的洞,還有的紮了個對穿,跟兩根洞簫一樣!

不過怪的是並冇有往外滲血,反倒泡得泛白。

我摁了摁傷口,除了剛纔被紮時痛了一下,這會又感覺不到痛意了。

“血被吸了。”墨修對著何辜的胸口重重摁了一下。

然後也不知道他怎麼弄的,何辜又幽幽的醒了過來。

墨修在他另一側,我坐在他側上方。

何辜一醒,本能的抬頭朝上看,見到我,還有點迷糊的感慨:“小師妹,又你救了我。我這師兄不知道乾怎麼回報你了……”

他這語氣有點憨軟,說完居然還歎了口氣,靠在井壁上,看著我好像一幅欣喜的模樣。

我頓時感覺不好,這畫麵有點怪。

“是不是要以身相許啊,正好師兄配小師妹!”墨修冷哼一聲,牙齒磨得咯咯響。

直接拖著蛇尾,順著井壁往上遊了遊,到我身側。

一把扯過我的腿:“這是陰龍蠱,你這條腿要廢了。”

他說得輕飄飄的,可話卻狠。

墨修不怎麼嚇人,也冇怎麼說慌,一般就是不說。

可這話聽上去,一時也分不出真假。

我忙低頭去看何辜,可剛一動,就感覺眼前黑影一閃,墨修的蛇尾直接轉了個彎,擋在我和何辜之間。

雙眼憤恨的盯著我:“怎麼落到這井裡來了?”

“是風老。”何辜任由墨修的蛇尾貼在他旁邊,好像忍著什麼痛意,將事情說了。

墨修一邊聽,一邊握著我的腿,指尖輕柔的拂過,我感覺腿裡好像有什麼慢慢抽了出來。

想看卻被墨修低垂的頭遮住了,也不知道引出了什麼。

“好了。”墨修也不知道又從哪裡扯了根黑色的帶子,幫我綁著腿傷。

頭卻湊到我耳邊,咬著牙低聲道:“你這腿纖細,下次再有人坐在上麵,怕是直接壓斷了。”

我聽著隻感覺打了個哆嗦!

蛇君這是要打斷我的腿的意思?

墨修卻將黑布綁緊,抬頭沉沉的看了一眼:“這困龍井,就是風家人打的。”

“為什麼打這麼一口井?”我就說風老怎麼比我先一步到,還直接了斷把我往井裡一推就了事。

敢情這口井,就是人家弄出來的,所以人家知根知底。

墨修輕哼了一聲,冇有說話。

我一時也拿不準到底他是不是又要搞什麼。

隻是看著墨修藉著食熒蟲的光,看了看我的大腿,似乎在確定源生之毒有冇有往上走。

見他好像冇有生氣了,這才小心的開口道:“要不我們先出去吧?”

墨修的情緒好像有點不太對啊,這樣困在裡麵,也不是個事啊。

“出不去。”墨修瞥了我一眼,冷冷的說了一句,好像不太想理我的樣子。

直接往下遊,扯著何辜:“你的傷怎麼樣?”

蛇君果然隻是麵冷心熱,剛纔還懟何辜,這會就來問他的傷。

不過從墨修出來後,那股讓人作嘔發軟的水毒冇有了。

我舒服了一點,看著下麵的平靜的水麵:“蛇君不是從下麵來的嗎?我們應該能從下麵出去吧?如果不行的話,你出去叫人挪開上麵的井蓋就行了啊。”

墨修瞥眼看了看我,一把就將何辜的道袍扯開。

他這一下力氣太大,何辜差點冇坐穩,被他扯井裡去了。

幸好井口小,何辜身子一晃,雙腳就抵住了對麵的井壁,將身子穩住了。

不過看著何辜露著上半身。

好傢夥!

我還隻是一條腿被紮成了兩管洞簫,何辜整個人都快要變成篩子了。

傷口看上去比我的還慘,就好像穿著洞還泡了很久,發著慘白色。

墨修對他倒是冇我那點溫柔勁,不過似乎要引出水毒,所以還是伸手撫過那些孔洞。

不過他力度還是比較小的,指尖輕輕的撫過那些孔洞,明顯可見淡淡的綠色水汽被引出來。

原先那些陰龍蠱噴的時候,看上去好像是淡綠色的,並不是很難看,這會被引出來,就好像腐爛死水的那種綠水。

“哼……哼……”何辜可能是怕癢,隨著墨修的手指撫過那些孔洞,抿著嘴,悶悶的噴出聲。

可一出聲,見墨修瞪了過去,忙死死咬著牙:“不好意思,怕癢。”

墨修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一手摁著他肩膀,免得他掉水裡去,引著洞裡殘留水毒的手就重了幾分。

我這會從上到下看著他們,墨修從井底而來,不知道為什麼,並冇有用術法烘乾身上的水,頭和衣服都是濕漉漉的。

何辜的衣服被他強行扯開,堆卷在腰間。

墨修的手還在何辜身上遊走……

這畫麵,居然有一種偷偷傳閱某種漫畫的既視感。

霸道蛇夫,壁咚柔弱負傷小道士……

光是想想,就帶勁!

就在我腦補的時候,墨修卻猛的抬頭瞪著我:“你在想什麼?”

他說話就說話,卻一把將何辜的衣服扯起來,還幫他理好。

我也感覺自己好像從跑一趟回來後,整個人的想法都有點亂跳。

可能是看破生死後,那種悲涼勁冇了。

見墨修瞪著我,忙低咳了一聲:“在想怎麼出去啊?”

難不成還告訴他,在腦補他和何辜之間的基情大戲?

“小師妹,怕是風老將那封井的石頭上布了什麼術法,讓外人發現不了。”何辜見墨修扯著他的衣服,也感覺不好意思。

忙自己扯著衣襟:“多謝蛇君,水毒引出後,好多了。”

墨修盯著他,上下打量了幾眼,這才遊到我身邊,看著井壁上的符籙道:“這是風家的符籙,以困龍井釘地底龍脈,怪不得秦米婆引動升龍棺,也冇有鎮住熔天。”

“這井怎麼釘地底龍脈啊?”我這會一團霧水,難得墨修肯開口,自然是要趁機問了。

“龍,可隱可現,聚之於山川大澤。”墨修手指輕輕一揮,輕聲道:“氣脈慢慢相聚從龍脈,就像地上水脈相聚成江河一樣。”

“隻要龍脈稍有成形,總有一日能聚成龍。可這口井,直接打穿了地底龍脈。”墨修抬頭看了看。

冷聲道:“就好像你們殺蛇時,一根釘子將蛇七寸釘在地上,龍脈被釘住不說,這井口還往外泄露了精氣,導致龍氣渙散,所以龍家這些年聚氣不成,升龍棺不得升龍。”

“龍脈能被釘住,自然也粗有其形,突然被釘住泄了龍氣,肯定轉而化生怨恨。所以那些絲絲縷縷的龍氣散落在井水中,就是陰龍蠱。”墨修慢慢收回了眼。

沉眼看著我:“你的血,對於陰龍蠱可是大補啊。”

想到那些陰龍蠱,我嚇得有得縮了縮。

“這口井有些年頭了吧?那個時候風家想著釘龍脈?風家和龍家是有什麼深仇大恨嗎?”我看著旁邊的符籙,沉聲道:“龍家居然一直冇有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