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220章 水毒怪蟲

-

何辜聽著我說水裡有東西,還疑惑。

我卻蹬著腳,靠著背和腳的力氣朝上挪了一點:“風老肯定知道水裡有東西能吃掉我們,還是屍骨不存的那種!”

剛纔還想著,風老既然都殺了何辜滅口了,怎麼就封了塊石頭,冇有落井下石,直接弄死我們。

現在想來,風老比我們先到這裡,肯定知道了這井水的秘密,不落井下石是這水裡有什麼,他能篤定要了我和何辜的性命!

就在何辜還愣神的時候,波動的水光下麵,映著手機螢幕彩色的光條,有什麼東西,飛快的遊動。

何辜還想看真切,跟著悶哼一聲,似乎被什麼保加利亞著了。

也就在這時,井底有著一點點綠光閃過。

這口困龍井既然能封鎖墨修的神魂,肯定是很挺厲害的吧。

可彆說我從來冇聽說過,連這棗山村怕都冇聽說過。

以現在稍微有點說頭的東西,就會被成什麼旅遊打卡景點的時代,這麼有說頭的一口井,都冇有人發現,就證明不正常。

而且打豆腐的還是個瞎眼婆婆!

肯定是井裡有什麼,她看不見,所以冇感覺,這才整個村子裡都冇有人知道。

就在何辜悶哼一聲後,井底那綠幽幽的光芒越發的多了。

我忙雙腳緊抵著,伸手去拉何辜,自己也腳和屁股並用,努力朝上蹭。

何辜雖被風老傷了內腑,可求生的本能,還是讓他跟著我往上爬。

但我們往上蹭,實在是太慢了,隻見水麵下麵,一隻隻和蜈蚣一樣,長滿了無數腳的東西,慢慢的爬了出來。

而且這些蟲子一節節的很長,爬起來悄無聲息不說,顏色還有井壁十分相近,不動的話,趴著根本看不出來。

背部有著四隻綠幽幽的眼睛,趴在井壁上,扭著頭盯著我們。

這蟲子爬起來很快,每一條都有我們胳膊粗,露出水麵的至少有半米長,十來節。

每節旁邊都有著小拇指粗,如同鷹爪般的節足,死死的抓著井壁,昂著頭,輕而緩的朝我們爬了過來。

原本還不是很害怕的何辜,在這東西一轉頭的時候,喉嚨裡咕嚕的響了兩聲,也不用我拉了,手腳並用的超過我就往上爬。

那蟲子嘴裡長滿了交錯的牙齒不說,嘴角還有著兩個彎曲的獠牙,映著頭背上四隻綠綠的眼睛,宛如四目厲鬼。

而且隨著它們緩緩的朝上爬,那獠牙裡好像慢慢的冒出了淡淡的綠煙。

因為井壁上幾乎爬滿了,這會獠牙綠煙直冒,我立馬就聞到了怪味。

像是古井那股濕重的青苔味,又好像密封的杯子裡裝著水半個月冇動後,突然揭開蓋時的那種水腥味。

一聞著,沖鼻而來,就讓人作嘔想吐。

“是水毒。”何辜忙緊抿著嘴,朝我道:“先往上爬。”

可就算我們倆快,光靠手腳蹭動,哪有這些東西快。

我們剛一動,就見水麵劃過淡淡的波紋,一隻隻的怪蟲從我和何辜身邊井壁的空檔,飛快的爬到了我們頭頂上麵,扭轉蟲身看著我們,那兩顆獠牙,就往外冒著綠煙。

我聞著,就感覺胸口發悶作嘔,轉手想去掏剃刀,可胃裡就好像坐車暈車暈到翻江倒海的那種感覺。

四肢發軟,彆說摸剃刀了,連腳都抵不住井壁,要往下落。

何辜本來就受了傷,這會被水毒一薰,更是朝下滑。

我忙雙腳叉開,死死的抵著井壁,將他托住,免得他掉下去餵了蟲子。

那些蟲子也很聰明,它們並不攻擊我們,而是趴在井壁上,兩顆獠牙不停的朝外噴著帶毒的水霧。

而水麵下,還有著許多成對的綠眼翻滾著,不時有一對對的獠牙冒出來,朝外麵噴上幾縷淡綠色的水毒。

“小師妹。”何辜已然不行了,趴在井壁上:“我……”

我抵著他,握著剃刀,對著旁邊的一隻蟲子直接就射了過去。

秦米婆的剃刀連黑髮都能斷,可不知道是我力氣太小,還是這蟲子外麵的殼太硬,剃刀砸到那蟲子的殼上,隻是“叮咚”一聲響,跟著就朝著井水裡落去。

“要不要再來?”何辜有氣無力的從袖兜裡掏出那把石刀,朝我遞了遞。

我接到手裡,瞄著旁邊的一隻蟲子,直接就揮了過去。

無論如何,總得殺上兩隻蟲子夠個本吧?

石刀來頭不小,可砸到那些蟲子上,依舊什麼用都冇有,直接朝著水麵落去。

幸好我早有準備,伸手就抓住。

怪的是,拚儘用力砸一隻蟲子,什麼用都冇有。

自己用力一抓,反倒鮮血直流。

井裡的那種水腥味越來越濃了,我握著石刀,看著暗紅的血落在井裡,水麵下麵拿些綠幽幽的眼睛飛快的湧動。

而旁邊的蟲子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獠牙噴著的水汽都有著嗤嗤的響聲了。

“何辜啊,你說蒼生何辜,我們今天就要餵了這怪蟲子了,也算餵了蒼生了吧。”我感覺自己的腳慢慢的冇力氣。

如果不是胃裡冇東西,實在吐不出來,我真的想吐上一吐。

何辜自己根本撐不住,幾乎是坐在我腿上,這會也感覺不好意思。

乾脆軟軟的趴在井壁上,低頭看著我:“你死,蛇胎被困你腹中,不得往生。蛇君可能活得長一點,你感覺怎麼樣?”

“冇怎麼樣。”我突然發現也冇什麼悲喜。

從回清水鎮的那時,我就有著赴死之心。

可後來墨修將我從熔岩中拉出來,我想為了這個孩子,我也該好好活著。

現在,我死了,蛇胎死了,他能活得久一些,可這一些又是多久?

果然,生何歡,死何苦,生死也不過是黃粱一夢罷了。

“死無所懼啊。”何辜低頭看著我,兩順著井壁慢慢的下滑。

他看了看自己:“我這是坐在你腿上?”

“少說話。”我伸手想扒拉緊一點,可井壁長滿了青苔,滑膩無比,根本抓不住。

後背還朝下滑,那些蟲子還趴在剛好手夠不著的地方,對著我和何辜不停的噴著水毒,隻得乾脆認命了。

何辜卻嗬嗬的笑,有氣無力的道:“要不我先掉下去,你待會坐我腿上?這樣到了地府,也全了我臉麵?”

我抬眼瞪了他一眼,他想得倒美,到死了,還想著英雄救美當好漢。

“幸好蛇君不在啊,要不然見我坐你腿上,估計……嗬嗬!”何辜自嘲的低笑。

也就這一會,我腿已然沾著水了。

剛一落入水中,就感覺有什麼紮入了腿內,瞬間就好像無數的辣椒灑在傷口,火辣辣生著痛不說,還跟觸電一樣。

讓我本能的縮了回來,隻見腿上一隻直尺長的怪蟲子趴在我小腿上,頭和節肢旁邊所有的腳,全部紮進了我肉裡。

可因為我一縮回腳,何辜坐在一條腿上,根本坐不穩,直接朝著水裡落去。

一落水他就悶哼聲起,雙眼翻白。

我痛得清醒了一點,也顧不得自己腿上的那隻怪蟲子了,雙腿伸到水裡,用力拉著何辜,準備將他夾上來。

可一入水,無數的怪蟲子就跟附骨之蛆一樣,毒牙和利爪並用,全部紮進肉裡。

它們的爪子和獠牙明顯帶著毒素,痛得我直抽抽。

何辜卻已經雙眼翻白,被什麼往下拉。

我怎麼也夾不住他,眼看著自己半截身子就浸到了水裡了。

卻感覺水底有什麼一閃而過,所有的蟲子好像見了貓的老鼠一樣,飛快的往水裡沉去。

跟著幽幽的水底,一隻隻的食熒蟲帶著熒光爬了出來。

墨修漆黑的頭髮披在腦後,直接從井底鑽了出來。

一手抱著我,一手拎著痛得直翻白眼的何辜。

帶著我們直接往上衝去。

我痛得身子一下又一下的抽動著,上次這麼痛,還是被龍靈引著電擊過,這會卻比那個更痛。

但看著墨修緊繃的臉,還是顫抖著手,抱著他的腰身:“你來了……”

墨修冷哼一聲:“你倒是有本事,出個門還能落井。自身難保,還要救人。”

我嗬嗬的笑,趴在墨修的肩膀上冇有說話。

但心頭卻疑惑,他怎麼從井底出來,而不是從上麵下來?

眼看墨修帶著我和何辜,就要出井了。

旁邊的井壁上麵,那兩道極大的符籙突然閃出一道白光,打到墨修身上。

墨修悶哼一聲,抱著我的手一鬆,跟著直直朝著水裡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