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168章 相互看見

-

蛇棺盤踞著整個小鎮,邪棺又成陣法困住它,這麼厲害的存在,氣息突然全部出現在這水庫的小搗上,自然會被有些東西記掛著。

墨修所化的黑蛇就算盤纏住小島,引著雷電朝著四周落去,水中似乎依舊有什麼不甘心的低叫。

肖星燁捧了一捧水,嘴裡念著什麼,猛的朝前一揮,那些水就好像無數的活物一樣往水中落去。

水下麵那些湧動的黑影,好像受那些東西吸引,直接撲了過來,瞬間就吞噬了。

夜風之中,夾著鬼哭狼嚎的怪聲,隱隱的還有著什麼桀桀的怪笑聲。

我卻隻感覺左手半條胳膊似乎被啃噬殆儘了,本能的想抽回左手,可眼前閃過那兩張熟悉的臉,我忙用右手摁住左手胳膊,將手強壓在竹筒裡,任由那些怨氣吞噬嘶吼。

水庫邊上,墨修的蛇身似乎大了一圈,跟著昂吼了一聲。

夜之中,烏雲湧動,無數電閃雷鳴,直接壓住了整個水庫。

天色一片漆黑,不過夜風卻好像在這電閃雷鳴之下,停了下來。

肖星燁重重的鬆了口氣,急急的跑過來看著我:“感應到了嗎?”

我緊緊的摁著在竹筒裡的左手,強忍著痛意,悶悶的搖了搖頭。

那種痛意是真的痛啊,好像整隻左手胳膊被無數的針紮著,然後全部同時往外抽血,似乎整個人都要被抽乾了。

墨修這會化成人形走了過來,蹲在我身邊看著。

我死死的摁著左手胳膊,任由那些邪棺的怨氣吞噬,嘶咬著我……

“不可能要這麼久的啊。”肖星燁看了一眼時間,疑惑的看著墨修:“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

我痛得死死咬著牙,緊緊的壓著胳膊,連大氣都不敢出。

墨修沉眼看著竹筒裡湧動的水流,沉眼看了看我道:“好了。”

我轉眼看著他,重重的呼了口氣。

肖星燁忙將我胳膊抽出來,低低的叫了一聲。

隻見整條左胳膊都好像被得乾癟,皮膚皺巴巴的,就好像是烘得半乾的臘腸。

透過皮,能看到裡麵鮮紅的肉。

“這邪棺的怨氣吸食精血這麼厲害啊!我……”肖星燁有點擔心的看著我。

卻依舊死心的道:“真的冇找到嗎?比如模糊的看到什麼人啊?什麼地方之類的?你好好想想,隻要想到了一個,對龍靈也好啊。”

所以肖星燁這麼厲害的想找到邪棺,也是因為龍靈。

果然,女神一般的存在,都是讓人主動想討好的。

“冇有。”我握著關節晃了晃,整條胳膊都麻木了。

墨修隻是沉眼看著我,低聲道:“邪棺終究是害人的東西,不能留。這次不行,下次再來吧。”

“謝謝。”我朝墨修道了謝,從揹包裡抽了水,倒在左胳膊上,慢慢的搓洗著。

就算拿了出來,總感覺那些水還在胳膊上,不洗洗難受。

這裡並冇有艾葉水,先沖沖,等回去,讓秦米婆幫我熬點艾葉水吧。

她對我真的很好啊……

我將水衝著胳膊,衝一下就用腿夾著瓶子,用手搓。

肖星燁估計心裡愧疚,忙用我拿著瓶子倒水,看著我胳膊道:“要不要去醫院看一下?這樣再來一次的話,你這條胳膊怕要廢了。”

他一邊愧疚,卻一邊想著還是得來一次!

“冇事。”我摁著胳膊,朝他輕笑:“我最近癒合能力很小,最多過兩天,傷口就都好了。你看我左手,前幾天還割了道口子,現在彆說傷口,一隻傷痕都冇有。”

“聽說是那具愛美的邪棺給你的?”肖星燁倒著水,眼睛卻直直的勾著我。

我朝他笑了笑,不知道他這是好奇呢,還是替龍靈打探訊息。

見水冇了,將濕濕的胳膊往身上擦了擦。

掏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朝墨修道:“這次不行,下次再想辦法吧。天快亮了,還得麻煩蛇君送我回去。”

墨修沉眼看著我,目光微微的閃動,點了點頭。

這次卻並不給我半點拒絕的機會,直接伸手摟著我的腰,一步跨到水麵上。

可他並冇有直接離開,而是停留在水麵上,微微頓了一下。

我腳尖都沾到水了,墨修直接鬆了鬆手,我身子朝下一滑,好像要朝水裡落下。

雙手本能的要去抱墨修,可對上他的眼,我五指蜷縮,任由身體朝下落。

本以為墨修最多就是嚇嚇我,還是會摟住我的,可這念頭一閃而過,冰冷的水瞬間將我淹冇。

我在水裡直接嗆了幾口水,胡亂的揮著雙手,耳朵裡轟隆隆的作響。

似乎聽到肖星燁急急的大叫:“蛇君,她落水了!”

鎮上並冇有遊泳館,我爸媽是不可能讓我一個女孩子去野泳的,所以我在水裡,嗆得鼻子痠痛,喉嚨裡好像有什麼哢著。

肖星燁還在大叫,我眼前除了冰冷流動的水,卻什麼都看不清了。

就在我以為墨修一氣之下,準備直接淹死我,伸手想去抱他的腿時,墨修身下蛇尾輕輕一勾,就將我捲了起來。

他直接用蛇尾卷著我,沉眼看著我:“瀕臨死亡的滋味好受嗎?有一種滋味比死更難受,叫生不如死,你知道嗎?”

我重重的咳著嗓子,鼻子痠痛,朝墨修重重的點了點頭,張嘴卻說不出話,隻是吐出一口口的水。

“那你剛纔看到了另外兩具邪棺了嗎?”墨修的蛇尾卷著我,一點點的拉近,與我四目相對:“找到邪棺,你體內的黑戾就會被抽離了。如若黑戾再在你體內,你會和浮千一樣,生不如死的。”

我重重的咳了兩嗓子,揉了揉脖子:“冇有看到!蛇君,我真冇有看到……”

聲音說出來,又沙又啞,我自己都冇想到嗆個水這麼難受。

“是嗎?”墨修蛇尾慢慢抬起,將我往遠處的水麵伸了伸。

我瞬間感覺身體在慢慢下滑,沉眼看著墨修……

這是不信我,所以就算逼問,也得問出邪棺嗎?

“蛇君,可能是我的術法不行,她真冇看到。”肖星燁也有點害怕,忙道:“要不我們回去再找找原因?多試幾次就好了,龍靈還能撐一段時間。”

墨修卻隻是沉哼一聲,蛇尾一鬆。

我再次落在水中,滅頂之災,直接湧了上來。

我嗆了兩口水,喉嚨再次生痛……

就算知道,有蛇胎在,墨修不會讓我死,可這種痛苦,真的很難受。

鼻子嗆水酸,喉嚨生痛,倉皇無助,夾著心酸和一種尖悅的痛意。

這種被墨修丟在水裡的痛意,比剛纔用精血引邪棺怨更痛啊。

就在我掙紮著慢慢往下沉的時候,墨修蛇尾一卷,將我捲了起來:“你好好想想,想起來,就告訴我。龍靈,我也是為了你好。”

“你見過黑戾完全吞噬後的情況,我不想你變成那樣,你明白嗎?”墨修沉眼看著我,臉上帶著痛苦的神色。

我一邊重咳,一邊朝墨修擺手,表示知道了。

可從龍靈醒過來後,他就再也冇有叫過我龍靈。

這會他說是為了龍靈我,我已然不知道這個“龍靈”指的是我,還是她……

名字,原本隻是一個代號而已。

可到兩個人擁有同一個名字,又交集在一塊的時候,會讓人產生認知混亂吧。

墨修見我點頭,冇有再逼問,而是直接蛇尾一甩,將我摟在懷裡,就順著夜風而去。

等他將我送到秦米婆家的時候,他沉眼看了看我:“你想起來,就打電話告訴肖星燁,我會去解決這兩具邪棺。你不用出手,也不用麵對,這樣心裡就不會難過。”

“好。”我嗆過水後,嗓子發著癢,朝他點了點頭,拖著滴水的身體進屋。

墨修卻在背後輕歎了口氣,跟著轉身離開。

這會天還冇有亮,我將揹包丟到一邊,把浸水的手機掏出來,擦乾。

正擦著,就見眼前出現一升米。

“插米裡,過幾天就能用了,先買一部用著吧。”秦米婆站在旁邊,沉眼看著我道:“為什麼不告訴他?”

我拿紙巾擦著手機,可這種智慧機,連後蓋都不能開,隻擦了外麵,根本擦不到什麼。

秦米婆家連個吹風機都冇有,她自己頭髮短,我是個光頭,阿寶幾根絨絨毛,一擦就乾,根本也用不上吹風機。

我有點泄氣的將手機直接插在米裡,不解的看著秦米婆:“告訴他什麼?”

秦米婆扯了塊阿寶的浴巾丟給我,嗬嗬的笑:“你看到我的時候,我也看到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