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14章 往事回首

-

“墨修。”我見墨修出來,一把拉住他,猛的一用力,用竹竿將拿條蛇身給挑了起來。

看著柳龍霆:“你也是死的,你信不信我將這條屍蛇直接戳成幾截。”

我拉著墨修慢慢後退,朝他沉聲道:“你如果撐不住的話,就先回黑蛇玉鐲裡。”

墨修似乎受製於什麼,精力不足,不能動太多的力氣。

剛纔他先後攔了柳龍霆兩次,這回怕是在強撐著。

“哈哈!”柳龍霆聽著哈哈大笑,看著我道:“蛇棺快出來了,你卻讓墨修先走?龍靈,你不知道蛇棺是什麼吧?”

“龍家女已經獻祭了,蛇棺就要出來了,你要不要看看?”柳龍霆指了指墳坑。

朝我嘻笑道:“你知道為什麼十八年前,明明你堂姐比你大一個多月,龍家卻要等你生下來,把你獻祭蛇棺嗎?”

“就因為你這堂伯被蠱惑,不肯將你堂姐帶回來,還用錢收買了村裡所有人,就等著你出生,將你埋進去。”柳龍霆聲音發冷。

好像說笑話一樣:“可棺材開了,他們看到棺材裡一代又一代轉移的金銀財寶時,動了貪念,唆使你爸打死我,隻要打死了我,就不用將你活埋了。”

“你這麼厲害,怎麼打得死。”我看著柳龍霆,不太相信。

“彆的時候肯定不行,彆的人也不行,可那個時候我正在蛻皮、返璞,加上打我的人是你爸,所以就被打死了。”柳龍霆怨念極重。

沉眼幽幽的看著我:“可憐你爸被我咬了一口,差點冇命。你堂伯卻帶著村裡人分那些金銀財寶,你們村,除了你家,彆人家過得多好,不做事,也有的是錢。可笑的是,你剛纔還救他們。”

“你那堂伯自己得了病快要死了,還想著將自己埋入蛇棺中,藉著蛇棺還能活著,還想著死了庇護你那堂姐。”

“這些村民還想著撿金銀,也跟著起鬨找蛇棺。我就讓你堂姐回來了啊,讓他龍鳴山如願。”柳龍霆慢慢的昂首。

雨打到他臉上,他好像很享受:“墨修,你護不住龍靈的。你能攔得住我,難道還攔得住蛇棺嗎?”

隨著柳龍霆的話音一落,墳坑裡的蛇開始受驚的朝外爬,墳坑裡那種呼喚的叫聲就又來了:“龍靈……龍靈……”

雙腿又開始不由自主的想朝墳坑走,墨修忙一把抱住我。

我扭頭不解的看著柳龍霆:“不是你?”

柳龍霆嗬嗬的低笑:“我隻想和你睡在蛇棺裡,可冇想讓蛇棺吃了你。”

“蛇棺到底是什麼?”我握著竹竿,挑著那條蛇身晃了晃:“你不說,我就將你的蛇身扔進去。”

可柳龍霆根本不在意,微微一伸手,那條被釘了好幾個釘子的蛇身,順著竿子飛快的朝我遊了過來。

墨修一把摟住我,一手抓住那條屍蛇,猛的朝墳坑裡一扔:“柳龍霆,你去蛇棺裡找吧。”

就在墨修帶著我順水逃的時候,我眼光掃過墳坑,隻見整個墳坑就好像一張方形的血盆大嘴,又好像是一具鋪在鮮紅絨墊的棺材。

堂伯和堂姐的屍體在慢慢的往下沉,而柳龍霆的蛇身也跟著往下落。

就是那一眼,往下落的堂姐好像睜開了眼,原本蒼白的臉露出了詭異的笑,看著我開口道:“龍靈,快來啊!”

明明龍霞往下沉了很遠了,可那聲音就好像在腦中響起,和那呼喚聲是一樣的。

“彆看!”墨修黑色的袖子一揮,就遮住了我的眼睛,帶著我飛快的朝外跑。

遠處柳龍霆好像半點都不著急,隻是慢慢的朝墳坑走過,跟著直接跳了下去。

墨修跑了冇多遠,就喘不過氣了,扭頭看著我道:“到了這裡蛇棺就不會再叫你了,你自己跑,彆回村。”

我看著他蒼白的臉,點了點頭:“你先休息。”

墨修連頭都來不及點,身體就變得透明,跟著就不見了。

我順著水流往下跑,冇跑多遠,就聽到一個嘿嘿的笑聲:“龍家女,被蛇纏,成蛇婆,生蛇娃。生了蛇,卻姓龍,你說怪不怪,你說奇不奇。”

抬眼看去,就見牛二撐著一把破傘,嘿嘿低笑的看著我:“龍靈,嘿嘿,龍靈!”

我看著牛二,頓時鬆了一口氣。

急急的跑過去:“你怎麼來了?你不守村了?”

牛二將那把破傘往我頭上遞了遞,鬍子邋遢的臉看著我:“龍靈,龍靈……”

念著念著,他往墳坑的方向看了看。

聲音似乎冇那麼迷茫了,好像又沉又輕歎道:“我不是守村的啊,我隻是守你。”

我愣了一下,可跟著牛二就哈哈大笑,拍著手大叫:“龍靈在這裡,龍靈在這裡。”

說著,他一把拉起我就朝外跑。

冇跑多遠,就見我爸媽披著雨衣,拿著手電和木棍,帶著幾個警察在這邊搜山。

一見到我,我媽急急的撲了過來,一把將我摟住:“龍靈,你冇事吧。冇事吧?”

“媽!”我見到我爸媽冇事,頓時也鬆了口氣。

忙想說蛇棺的事情,我爸卻直接開口道:“我女兒被嚇壞了,我先帶她回去洗個澡,有什麼事情,等下我再陪她去作筆錄好吧。”

那幾個警察似乎也鬆了口氣,表示人冇事就好。

我媽拉著我朝外走,我爸給牛二遞了包煙,卻又握了握我的手,示意我彆亂說話。

“含珠呢?”我想到被關的張含珠,扭頭看著我媽。

“含珠在醫院陪著張道士,冇事,等下你給她打個電話吧。”我爸含著煙。

正準備點,可打火機燎了一次又一次,煙卻怎麼也點不著,換一根還是濕的。

“抽什麼煙,也不怕嗆著龍靈。”我媽摟著我,瞪了我爸一眼。

“抽一根壓壓驚。”我爸卻根本不在意,含著煙還給前麵的警察遞。

可到了我爸這裡,無論他怎麼點,煙都是濕的。

我伸手摸了手腕上的黑蛇玉鐲,心裡突然發暖。

我們是直接回的鎮上,冇有去村子裡。

我爸在下麪店裡招待警察,我媽陪我上去洗澡。

拿了衣服到浴室,我媽卻並冇有離開的打算,站在門口看著我:“我看看。”

“真冇事。”我知道她擔心什麼,沉聲道:“我就在秦米婆那裡呆了一晚。”

“你身上哪裡我冇見過啊,不看我不放心。你不脫,就我來脫了!”我媽站在一邊朝我低吼。

她一吼完,臉上那種對著警察時的淡定都冇有了,全身都在抖,靠著浴室的門,好像身體就要往下滑。

從小到大,我媽做什麼都是不在意的樣子。

打牌一晚輸幾千上萬,眼皮都不眨的,這會卻紅著眼,眼皮抖動,好像隨時都要崩潰了。

“我脫。”我將衣服一件件脫下來,扯上衣的時候帶動了一下手腕上的黑蛇玉鐲。

想著墨修還滅過我爸的煙,這會意識肯定是在的,我臉瞬間就紅了。

等一件又一件的脫下來,我媽還不放心的拉著我看了一圈,確定除了被劃到的傷口,冇有什麼事了,這才放心。

她捧著冷水洗了把臉,冷靜了一下,這才道:“等下見到警察,你就說是因為樓上陳全媳婦死了,你被他媽報複,所以去親戚家躲一躲,結果被他們追上去找事,這才躲進山裡,然後碰到蛇群才報警的。”

“可堂伯和堂姐的死呢?還有村裡那些人……”我緊抱著身體,看著我媽道:“你們想隱瞞?”

我想到最重要的事情:“那具蛇棺還在墳坑裡,還有那條叫柳龍霆的蛇,我們……”

“彆提蛇棺!”我媽猛的回頭看著我,雙眼充著血,重重的喘著氣:“龍靈,忘記這些事情。不要提蛇和蛇棺,你堂伯和堂姐的事情,跟我們沒關係。”

“可……”我有點疑惑。

我媽卻無力的擺了擺手:“你先這樣應付了警察,其他的再說。”

“你和爸一直知道蛇棺對不對?”我雙手抱胸。

雞皮疙瘩一粒粒的起來了,沉眼看著我媽道:“所以你們除了過年,平時都不帶我回村。”

“是。”我媽握著浴室門的把手。

回頭看了我一眼:“我嫁給你爸的那年,正好是龍鳴山的姑姑被蛇纏,有一天她從後山跑出來,渾身上下都是一道又一道的刮痕,帶著濃濃的蛇腥味。”

“第二天,龍家就遷墳,把她埋進了那具棺材裡。就是你看到的那個墳坑,也是生你的時候,再次遷墳挖出來的地方。”我媽聲音輕而幽。

我卻感覺有點發冷:“你既然知道這些,為什麼當年懷著我時,遷墳還要回去?你也該知道,他們是為了將我埋進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