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1256章 再賭一把

-

我冇想到這些光雲,被射穿後,直接就分散成小團,反倒更快了。

嚇得我差點連穿波箭都不敢用了,眼看著那些小光雲飛快的追上了墨修,連忙引著飄帶,拉著何壽往前。

同時不管有冇有用,穿波箭又是一**的直射。

就算射不死,射開了,追上墨修,衝擊也小一點。

白微嫌棄拉弓不太順手,直接就用術法引著一根根穿波箭對著一團光雲衝去。

舒心怡帶著那些先天之民,也直接用術法,引動一團團的火,對著光雲砸過去。

她們的火光裹著光雲,好像阻止了一團。

我們握著穿波箭射著光雲,隻是越射越小,越射越多,根本就冇有消失。

就在我懷疑這穿波箭怕是專門針對太一的武器,對光雲冇用的時候,一根穿波箭直接射中了一團很小的光雲。

跟著那團光雲,就好像熄滅的火光一樣,閃了一下,跟著直接就消失了。

我扭頭看了一眼射出這一根穿波箭的白微,她也有點愣神。

估計冇想到,自己拿了一殺。

卻立馬興奮了起來:“可以弄死的,大家殺啊!”

就在她沉喝的聲,她阿哥所化的巨大白蛇,在旁邊一繞,十日帶著蒸騰的火光,直接驅散了靠近的好幾團光雲。

同時朝我們道:“可以射殺,高溫和絕對的低溫,都能殺了它們。但現在來的還隻是一部份,後麵更多,大家先堅持住。”

他根本不敢久留,直接就又順著太一真身巡遊。

這次不再隻是驅趕,一旦有光雲靠近,他立馬引著十日全部撲了過去。

但光雲明顯是有智慧的,速度極快,一旦感知十日彙聚過去,立馬避開,還會自動分散。

“跟上天帝!”我握著穿波箭,朝何壽道:“合圍!”

何壽雞賊得很,立馬跟著上去,碰到那被天帝驅趕,避開十日的光雲,直接就追上去。

有了天帝長期對戰的指導,一經碰到光雲,舒心怡率先就帶著先天之民,結出冰晶蒼穹,罩了過去。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冰晶蒼穹是個可以移動的術法的。

但冰晶蒼穹相對於光雲而言,實在太小了,就好像分蛋糕的時候,拿著個小勺子,從邊角挖下一小塊。

可有一點也可以了,一經罩住,我們立馬引著穿波箭射過去,或是何壽自己直接一道火球噴出去。

分散而擊之,光雲也不敢硬碰硬。

阿寶見我們接連滅掉光雲,有點著急,在見到一團光雲靠過來時,握著斬龍劍,驅著蛇娃,對著那一整團光雲直接放聲尖叫。

這次估計是用儘了全力,我們並冇有聽到聲音,可那一整團光雲,瞬間好像被震碎的玻璃一樣,全部化成點點星光,然後破滅了。

一整團的光雲啊…

就冇了!

彆說阿寶自己愣住了,連我們都看著那星星點點,好像殘留在空中的煙花一樣的光雲,都有點發愣。

“不愧是張含珠和龍靈,還耗儘了柳龍霆精氣,結合了何悅精血,不知道多少人命才生出來的蛇娃。”何壽立馬來了興致,朝阿寶道:“把蒼靈教你的拿手本事,全部拿出來,我們給你趕。”

阿寶握著斬龍劍,手都有點抖,卻立馬興奮的應了一聲。

在這外麵,冇有聲音,應該是聲波冇有介質不能傳波的。

剛纔那光雲靠得近,又有穿波箭同時射,那些蛇娃的聲波可能就是跟著穿波箭傳過去的。

有了這一計劃,我們就由何壽追趕天帝,在碰到避開十日而驅趕出來的光雲時,直接圍上去。

光雲後退就有八麵合圍的十日,隻能迎著著我們,衝過來。

我們射著穿波箭的同時,阿寶用斬龍劍,引著蛇娃放聲尖叫。

這樣合圍打擊,居然讓我們直接滅掉了四團光雲。

外圍的華胥似乎就是以小地母為引子,一旦有光雲靠近想吞噬小地母,直接就丟出一具女體,任由小地母和女體被吞噬。

何苦看著華胥的打法,一邊引著狐尾護著我們,一邊朝我道:“她到底想做什麼?”

我其實也不知道,但那些光雲,隻要吞了帶水蛭蛇娃的女體後,好像都不如原先飄逸,搖搖晃晃的撤退了。

隨著我們的合圍,原本朝著太一真身靠近來的光雲,慢慢的退去。

我們都鬆了口氣,天帝依舊引著十日巡護,應龍帶著墨修已經到了蛇頸的部位了。

何壽看得很著急:“墨修不是能瞬移嗎?怎麼回個魂,就這麼慢了!還不如像我們問天宗一樣,一指醒神!”

我們都站在他龜殼上,冇有誰敢懟他,任由他說。

如果神魂歸身這麼容易,當初太一自己就直接回去了,哪還用得著謀劃這麼久,還要這麼費儘心思養著這些殘缺的神魂啊。

華胥和玄老站在那玄龜殼上,看著應龍和墨修,好像還在密謀著什麼。

舒心怡慢慢的靠近我們:“風家那些東西還冇有拿出來,萬一她想奪太一真身,也不一定。你們還是小心著點!”

她對於華胥,是真的很小心了。

我盯著華胥,和何苦對視了一眼,隻是點了點頭。

其實到了這裡,看華胥剛纔的打法,如果她想對付我們,根本就冇有我們回手的餘地。

就在這時,天帝收回十日,落在何壽背上,朝我們道:“他們暫時退了,但怕是會來更多。越到關鍵的時候,就越不能放鬆。”

“阿哥。”白微連忙親熱的靠了過去,拉著他的衣袖:“這些是什麼?這就是你說的,天界亂了嗎?”

天帝隻是摸了摸她的頭:“嗯。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就像螞蟻看到人類,其實見不到全貌,也不知道是什麼一樣。”

就在他說話間,應龍引著墨修已經到了太一蛇首的地方。

可也就在同時,旁邊一團團的光雲突然就出現了。

就像用開關,一下子就打開了所有順著太一真身所裝的燈一樣。

無數光雲環繞著太一真身,將這條由星辰點綴的有無之蛇,照爍成了一條由光雲彙聚的長蛇。

“這麼多……”白微吞了吞口水,拉著她阿哥的手都有點抖。

天帝環顧了一下,也有點緊張,朝我們沉聲道:“這怕是附近所有的光雲都聚了過來,地皇不在,我引著十日,驅趕也有能力限。”

他瞥了一眼華胥,然後轉眼看著我,似乎在也暗示我小心華胥。

我瞥了一眼遠處站在玄龜殼上的華胥,朝天帝道:“賭一把,我們就隻護住蛇頭,蛇身暫時不管。”

“就賭在我們能驅離攻擊蛇首的光雲時,應龍能引著墨修讓太一神魂歸身,能醒過來!”我看著天帝,苦笑道:“墨修自來就愛賭!”

而且還都賭贏了,我就不信我運氣這麼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