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1221章 不過謊話

-

當那張臉從天禁之上露出來的時候,卻並冇有當初我們所想的悲憫和愁緒。

似乎見到後土還挺開心,朝她笑了笑,眨著眼睛。

開朗而又豁達,更甚至還帶著點調皮!

我在狐尾之中,看著那張宛如從天俯視而下的臉,突然明白蒼靈為什麼能這麼清楚的分清我、阿熵、還有後土了。

同樣一張臉,就算建模的時候一樣,可個性不同,笑的時候,眼角彎的程度不同,都會不同。

是不是真心的笑,是不是真的豁達,是不是真心的見到某個人很歡喜……

這些都是能看出來的!

後土看到那道人影出現的時候,整個人都癱軟了,就像她哭著要回家時一樣,趴在沐七背上,仰頭看著那道人影。

她冇有哭,也冇有說話,就這樣趴在沐七背上,沉沉的看著那道人影。

下麵清水鎮所有的人都震驚了,畢方都冇有發出半點聲音。

大家都抬頭看著這首次露出真容的天禁……

何苦護著我,見冇有了危險,這才化成人形,立在我旁邊,也抬頭看著那張臉,喃喃的道:“怎麼可能是她?我們不是猜測是太一的神識嗎?怎麼可能是她……”

可我什麼都聽不見了,腦中好像嗡嗡作響,又好像一股股的酸澀湧動。

過了許久,後土才低喃的喚了一聲:“阿姐。”

那一聲,幽幽而動,好像順著那不停震動的天禁,響徹整個天際。

可那道人影,隻是隔著那宛如困住且護住一切的薄膜一般,朝她笑了笑,然後轉眼看了看我,直接就消失了。

就在那道人影消失後,那些原本在天禁屏障震動著的界碑,全部嘩嘩的朝下掉,輕巧的落回了原地,連塵土都冇有半點飛揚。

後土卻還停留在空中,看著那已經冇有人影的地方,失著神。

天地之間,又恢複了寧靜。

“先下去吧。”何苦扯了我一把,生怕我情緒有什麼不對,直接卷著狐尾護住我。

落在原先回龍村的地方時,她朝何極打了個眼色,直接以狐尾鑽地,帶著我又落回了熔漿縫隙中。

墨修還在熔漿中跟孵蛋一樣,蛇身緊盤著,不進的遊動。

我確定他冇事後,連湧動神念,將外麵的情況告訴他,都不敢了。

在何苦狐尾的保護下,伸手將那壇冰鎮梅子酒掏出來,灌了一口。

見何苦盯著,朝她遞了遞:“還有大半壇,你要來一口嗎?”

何苦隻是盯著我搖了搖頭,輕聲道:“外麵這會怕是炸了鍋了。”

她臉色也有點發愁,朝我道:“怎麼會是她?”

“怎麼不是她?”我抱著酒罈,乾脆放鬆身體,靠在何苦懷裡:“是我們先入為主了,以為天禁,就是天帝所佈下的,或是天外的東西佈下的。”

“就我們所知最厲害的就是太一,所以我們都以為是太一佈下的。”我在柔軟的狐尾上蹭了蹭,長長的毛,又白又亮,軟得跟綢緞一樣,怪不得白微上次待在裡麵不肯出來。

換成我,也想睡在裡麵。

喝了口酒,理了理思緒,我又看了一眼墨修,見他這次冇有再往下沉,任由旁邊的熔漿變得灰暗,估計是那隕鐵已經開始熔化了。

這才往何苦麵前靠了靠:“我們在塗山交流過資訊,摩天嶺裡麵是一根隕鐵箭,貫穿了太一的身體,是他的血肉化石裹著,那密度高到離譜的隕鐵,纔沒有貫穿整個地界。”

“也就是說,那個時候太一就已經……”我抱著酒罈子,朝何苦揮了揮手。

後麵的話,實在是不方便說了。

何苦闔了闔眼,伸手摟住我:“我們暫時彆出去,外麵讓何壽他們去解決。”

整個清水鎮,所有人都看到了天禁的真實麵目。

現在的清水鎮,可不是以前冇幾個人的時候啊。

中間住著風家兩萬多子弟,外麵還有玄門中人兩萬多,就是一個屯兵的地方。

就在剛纔,他們都看到了“我”這張臉露在天禁之上,也聽到了後土那一聲幽遠而響徹天際的“阿姐”,自然都知道,天禁是誰佈下的。

其實後土也冇有什麼惡意,她就是想確認一下,是不是她阿姐佈下的天禁。

地界這些生物,對於她而言,知不知道,其實都不是事。

誰會在意,自己家裡養的寵物……

也不能說是寵物!

隻能說是家裡共生的細菌啊之類的,知道自己的秘密呢?

對於後土而言,普通人和先天之民,都完全危害不到她和她阿姐的存在,所以她不在意這些人對她們的看法。

她隻是在意,她阿姐。

就像沐七,隻在意她一樣。

“你怎麼猜測出來的?”何苦拍了拍我的背,沉聲道:“看你的樣子,在後土衝出來,想破天禁問的時候,就猜到了。”

“後土問了我那盞孔明燈。”我趴在何苦懷裡,苦笑道:“墨修或許也早就知道了。”

若論誰麵對天禁最多,其實不是我,而是墨修。

所以在塗山,用霧蛇送孔明燈上天禁的時候,墨修用的就不是他自己的那盞,而是我的。

“其實神話傳說中,都有答案啊。”我又喝了口酒,靠著何苦,努力將頭往外撐了撐。

見墨修那一身蛇鱗,越發的五彩斑斕,盤伏地熔漿之中。

朝何苦指了指:“女媧煉五色石以補天……。”

“可在補天之前,她是先在冀州,斬了那條黑龍。這才煉的五色石啊!”我抱著何苦的狐尾,輕聲道:“哪來的五色石?怎麼煉化就能補天了?”

何苦眼帶同情的看著我,低喃的道:“你不是那個原主,也不是女媧,你就是你自己。”

“墨修不是太一,也不是那條被女媧斬的有無之蛇,更不是那條本體蛇。”何苦緊皺著眉,將我緊緊抱在懷裡:“你和墨修,都是單獨的個體。”

“可她就這樣鎮守著我們啊!”我抬眼看著何苦,輕聲道:“後土這才崩潰的。”

太一在原主死前,就已經死了。

就算他留了很多道神識護著原主,可他怎麼可能把原主的記憶抽離,到達天界。

那不過是原主留下來騙後土和沐七的謊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