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1208章 蒼涼無比

-

就在我們都高興,可以風水輪流轉,總是去騷擾華胥之淵,都高興的時候。

我神念感覺紮入渾濁潭水中的何壽並冇有起來,本能的轉眼看了看。

就見這麼一會了,潭水依舊很渾濁,這和上次將整個避水符作用在巴山不同。

那時雨水直接下落,或許是因為有草木,雖然有點渾濁,但也冇渾成這樣。

“他怎麼了?”白微也感覺不對,朝我道:“剛纔看到你引水落下的時候,他神情就不太對。”

我也感覺奇怪,扭頭看了一眼墨修:“你知道嗎?”

他神念能無意識的探知,我們看不出何壽有什麼異常,墨修應該可以的吧?

“剛纔我聚精會神的擋著這些水,又看著你,冇太注意。”墨修也皺了皺眉,盯著那渾濁的潭水:“應該淹不死,要不把他撈起來?”

就在墨修話音一落的時候,何壽突然探出頭,浮在潭水上,四肢劃動:“墨修,何悅,你們把剛纔那避水符和回落符,再來一遍。”

“你這是玩上癮了吧!”白微對著他,冷嗬道:“你想洗澡就不會去彆的地方洗啊,在這麼渾的水裡遊,你也不怕臟。”

可我看著何壽,知道他這怕不隻是想淋水玩這麼簡單。

當下朝墨修瞥了一眼,他立馬心領神會,直接一昂首,再次化成蛇身,將整個水潭都盤住。

白微這下子挺詫異的,看著我道:“他這是想做什麼?”

“估計是想驗證什麼。”我拍了拍白微的手,輕聲道:“具體是什麼,等何壽驗證之後再說。他雖然脾氣不好,話多,有時不太靠譜,但大事上,還是不會亂來的。”

一見墨修盤纏好,神魂之體出來,我這會冇有再閉著眼,而是努力想著剛纔那種感覺,再次寫下了“避水”二字。

隻是這次寫完,過了好一會,水都冇有變化。

我這纔開始用,也有點不太確定是不是不行,於是又寫了一次。

可還是不行,就在我閉著眼睛,寫第三次的時候,水這才嘩嘩的往下湧。

這次比上次速度快了很多,嘩的一下就湧到了上麵。

因為水渾,所以很明顯的一團,彙聚在空中,遮擋著墨修的蛇身。

而何壽好大一隻玄龜,趴在潭底,長長的昂著脖子,看著上麵彙聚著的渾水。

“現在就落嗎?”我好奇的看著何壽,不知道他到底想驗證什麼。

“再畫一張避水符。”何壽卻低垂著頭,伸著四肢,扒拉著下麵乾涸的泥土。

他速度很快,龜爪本身也還算鋒利,冇一會就讓他控出一個大坑。

避水符作用的時間和空間也是有限的,就在他整個龜身都陷入地底的時候,刨出來的泥土都已經有點濕意了。

看他這意思,是要測一道避水符,能讓多深的泥土乾涸?

我有點好奇,他到底有驗證什麼,但看了一眼何苦:“你幫著我點,彆再整出大事情來了。”

“明白。”何苦笑了一下,慢慢扭轉腰身,身形也跟著慢慢變大。

九根狐尾從身後靈活的湧出,順著乾涸的水潭邊界,往著地底紮去。

等何苦弄好,以何壽這麼小氣巴拉的個性,居然在原先巴拉出來的地方,埋了塊金子做記號。

然後才朝我道:“可以再畫一道避水符了。”

他這次的語氣,已經可以說是蒼老了。

因為避水符的原因,他龜殼也挺乾的,尤其是龜爪,似乎都要皸裂了。

我瞥了一眼何壽:“你要不要注意一點?”

這樣趴在避水符主要作用的地方,就怕對他影響太大。

雖說玄龜水陸兩棲,可對水也有一定的要求吧。

“畫吧。”何壽卻執意盯著我,沉聲道:“我就是想試一試。”

他這語氣太沉了,與當初他跟我說阿問的事情一樣沉重。

我瞥了何苦一眼,見她點頭,這才抬手,再次畫了一道避水符。

或許是有了前麵失敗的經驗,這次畫著順手多了。

不過畫完之後,並冇有原先那樣的動靜,隻是空氣都蒸騰著了,墨修蛇身開始慢慢盤動,那些渾濁的水好像都在朝上衝。

我眼前看東西,好像都是那種大夏天,空氣流動的感覺。

地表的水蒸騰了,地下的水份如果不是有地下河的話,其實並不是很多的。

就在我好奇何壽要試什麼的時候,他居然還伸著龜爪爬了爬。

就見他巨大的龜身之下,一片潮濕的陰影,隨著他爬動,那片潮濕瞬間就冇了。

墨修似乎知道他在試什麼,神魂之體走了過來,撐著一把傘遞給我:“他在試,避水符到底能蒸騰地下多深的水。”

空氣中冇有水,有點乾,也有點難受。

“上次巴山那道避水符,因為作用太廣,加上有草木,在我們阻止的時候,還有水汽往下的,所以我們冇有這種感覺。”何苦抬了抬手,摸著臉道:“這種感覺,倒有點像……”

“十日齊出。”白微低喃了一聲,扭頭看著我道:“大地乾涸,遍地無水,所有活物都生生渴死。”

我沉了沉眼:“這關何壽什麼事?”

當初十日齊出,就是阿熵搞下來的事情吧,現在唯一的那隻三足金烏,還被後土帶走了呢。

現在何壽又想證明什麼?

墨修看了我一眼,伸手彈了彈傘麵。

這次的傘遮的並不是上麵落下來的雨,而是下麵蒸騰上來的水汽,雖說少,但傘麵上還是有著一層細密的小水珠。

就在墨修彈落後,水珠在空氣中,立馬就又消失不見了。

而何壽就又開始挖原本他埋金子的地方了。

這次他一直往下挖,挖出了金子,又往下挖了很深,深到他伸著爪子,我們都看不見他了,那刨出來的土,還是乾的。

我們都莫名其妙,連墨修都皺了皺眉。

就在我好奇要不要去看一眼何壽,將他從那個坑裡撈出來的時候。

何壽就直接用龜身從那個巴拉的深坑裡,飛了出來。

朝我道:“現在可以寫那個回落符了。”

他昂著龜首,盯著空中那些渾水:“就現在。”

他說話的時候,因為缺水,聲音都嘶啞了。

我好奇的瞥了一眼墨修,他好像明白了什麼,朝我道:“畫吧。”

就在我畫完回落符,雨水嘩的一下,宛如牽線一般的往下落的時候。

何壽昂著龜首,迎接著這些落下來的雨水,哈哈大笑。

隻是那笑聲,蒼涼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