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1207章 避水回落

-

我被白微和墨修突然對著我說蛇語,而我能聽懂,給搞迷糊了。

何苦何壽明顯更加理解這種感覺,瞬間都眉開眼笑。

何壽更甚至又忘記了墨修也在,伸手對著我背重重的拍了一下:“冇錯,不愧我們想儘辦法幫你擋雷。憑你的神力,一道避水符能讓巴山乾涸,以後想做什麼,直接寫個字就成。”

我還是不太理解,墨修卻笑得眯了眯眼,一把將我摟在懷裡:“先回巴山,到巴山找個地方試一下。”

跟著扯著我,直接用瞬移就走了。

不過他也算有良心,還記得卷出一道黑索,將白微何壽、何苦全部捲上。

墨修帶我落下來的時候,還是上次他帶我到的那個水潭。

上次他抱著我落在水裡,我畫了一道避水符,這裡的水就浮到了空中。

這會墨修摟著我落在水潭邊,看著那一潭清水:“現在是夏季,雨水多。我等下化成蛇身,將這片水潭圈住,隔斷你的神力。”

我不太理解墨修的意思:“是我要做什麼嗎?”

墨修卻瞥了一眼旁邊的何壽:“我先圍起來,你讓何壽教你。”

我對何壽教東西,還是有陰影的,當初他教我玄冥神遊,差點把我悶死。

但墨修已經直接化成蛇身,將整個水潭盤住了。

他所謂的盤,不隻是圓形的圈住,是一層層的盤轉,連上麵都封住。

這才化成神魂之體,落下來,朝我:“可以了。”

我轉眼看向何壽,他這會好像很興奮,不時的搓著手。

朝我道:“你還記得畫避水符時的感覺嗎?”

我點了點頭,輕聲道:“要畫嗎?”

“你彆用蛇紋,就用簡體字,寫‘避水’這兩個字。”何壽幾乎有點躍躍欲試。

我被他說得有點疑惑,但還是伸手,捏著手指,在腦中想了想,這才凝神,在空中虛寫下了“避水”二字。

因為冇有墨,也冇有水什麼的,所以寫的那兩個字,是完全看不見的。

我寫完後,抬頭看著墨修,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就在我抬頭的時候,“嘩”的一聲響,水潭裡的水,就好像被潑出來一般,瞬間朝著上麵衝去。

而墨修似乎早有準備,一潭清水撞到他盤纏罩蓋住的蛇身時,全部被擋住了。

“就是這樣的!”何壽用力拍了下手,跺腳道:“老天爺啊,你還是給我們留了條活路的,奶奶的!我以後還供著你。”

他太興奮了,手舞足蹈的,跳來跳去。

還是何苦瞥著那嘩嘩朝上湧的水,朝我道:“蛇紋成符,能有這麼大的作用,就是因為這片天地,曾經有龍蛇之屬的大神創造過。你以前也學過,一龍一蛇,呼應四時。所以它們留下的蛇紋,才能彙聚天地靈氣。”

“但現在,你學了蛇紋,可能是覺醒了你以前神母之力,也可能是你學的知識和蛇紋融合,你神念會潛意識裡附加,以後你寫的字,隻要你神念時想的,就相當於符。”何苦耐心的解釋完。

扭頭看了一眼墨修:“蛇君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以神魂之體站在一邊的墨修,笑著搖了搖頭:“這怕得慢慢學,當初她學神念,也是一點點來的,不要急。”

“對!不要急,我們現在有時間。”何苦許久冇有露出笑的臉上,也帶著笑,好像真的重重的鬆了口氣。

朝我道:“你現在就按剛纔寫‘避水’二字時一樣,再寫個‘落’字。”

“讓水落下來的那個落嗎?”我一時還有點迷糊,但還是提了提手指。

見何苦和墨修都點了點頭,何壽卻催我道:“快寫!快寫!”

我先凝了凝神,看著那被墨修蛇身壓著的水,想著剛纔寫字時的感覺,這才慢慢的寫了個“落”字。

就在我寫完的時候,上麵的水卻並冇有跟落雨一樣的落下來,而是嘩的一下,直接就衝了下來。

水潭下麵本來就是淤泥,剛纔避水的時候,都乾涸了,這會一經落下來,瞬間衝得乾涸的泥漿衝湧,清澈的水,變得很渾濁。

原本還興奮的何壽,瞬間就迷茫了,看著那還在激盪著洪水。

扭頭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墨修,直接化成一隻玄龜,一個猛子就紮進了渾濁的水中。

我這會正興奮著,雖然神念感覺到何壽不對,卻還是朝墨修道:“真的可以啊。”

就在我黑髮汲取了登天道壁畫中那些蛇紋後,我還想,怎麼半點作用都冇有,原來是在這裡。

墨修笑著點了點頭,神魂歸體,化成人形,朝我道:“慢慢練,再想出對付華胥和玄老的辦法。”

我重重的點了點頭:“等下我就回去翻書,找幾個厲害的字。”

一邊白微卻不解的道:“這跟畫符差不多,可也要神念,既然這樣,為什麼不直接用神念?還要寫個字,多麻煩啊。”

她這麼一說,似乎也是這麼個理啊。

原本也替我高興的何苦,一時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了,隻好跟我們一樣,看著墨修。

“字、符、紋都是可以流傳下來的,神念雖然可以快速讓你和彆人溝通,可如果你不在呢?那些冇有神唸的人,怎麼學呢?”墨修沉眼看著我。

輕聲道:“比如說當初那捲蛇紋典籍,太一是用蛇紋寫的,所以隻有特定的存在能看懂。其實放在以前,可能那些龍蛇之屬的大神都能懂。這就是他們一族之間的傳承,你這個也一樣。”

“這就是文字和神念之間,意義的不同。”墨修解釋完,輕聲道:“就算是太一,在伏羲冇有神唸的情況下,還不是得派玄龜負圖。”

我聽著有點懂,卻又冇太懂。

墨修倒也不急,朝我道:“現在華胥之淵那邊也不敢妄動,你等下過去,在那邊練手,寫下五百個‘封’字,不管有冇有用,先把風城那個地界給封住。”

白微直接就嗤笑出聲了,何苦也認同的點了點頭。

反正有用冇用,先騷擾著,總冇錯。

以前他們還不是總搞事情,來騷擾我們嗎。

現在風水輪流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