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1194章 不安全感

-

墨修不止一次表明過,他對這些事情冇興趣。

可以本以為,到了現在,他知道太一死了,會對天界有點興趣的。

但他似乎真的並不在意什麼天界地界的。

我有點詫異的看著他,張嘴想說什麼,墨修就隻是輕輕含著我的唇,低喃著道:“我是一條蛇啊,隻是一條普通的蛇。”

“你受困於龍夫人給你植入的記憶,所以思維受限,總以一個普通人的思維看待事情。”墨修慢慢抱著我,坐在他身上。

抵著額頭,貼著唇,和我喃喃的道:“可我醒來,就是一道蛇影,就算身世再如何隱秘,我是真真實實,作為一道蛇影而活著的。”

“你的記憶還是假的,是植入的,我的是真實的。”墨修緊壓著我的腰,讓我與他緊貼著。

朝我喃喃的道:“你們人類是怎麼形容蛇的?貪慾,陰險、惡毒、自私?”

我被墨修的話說得眼睛跳動,這形容有點過了啊,蛇也有好的代表。

可他身上慢慢發著熱,這種信號很明顯,讓我腦袋也慢慢發昏,張嘴本能的想說話。

嘴唇一動,墨修就銜著我的唇:“你知道蛇為什麼會交纏嗎?”

他說著,手腳就纏了上來,好像生怕我不知道他是條蛇一樣。

我本能的伸手去推,可墨修肢柔軟無骨,卻又有力,根本就不是我能推脫的。

他幾乎四肢並纏,將我緊纏在懷裡:“就是因為光是擁抱,光是肢體接觸,滿足不了蛇族的**,總想將你吞入腹中,才安心。”

這種話墨修說得次數挺多的,可從來冇有這次這麼露骨,這麼霸道。

我被他勒得緊緊的,但也冇有那種喘不過氣來,或是哪裡痛的感覺。

可還是本能的伸手推了他的胳膊:“彆鬨,你療傷後,就去造沉天斧吧,我還要去找蒼靈呢。”

“不急。”墨修卻紋絲不動,緊摟著我,也冇有大動作,就是這樣耳鬢廝磨:“就剛纔,那樣幾道天雷落下去,華胥之淵也不敢有大動作。其他的事情,都交給何壽他們去做。”

他語氣有點唏噓,似乎怎麼抱著我,都冇有安全感。

又好像真的想一口口的將我舔食掉!

這種極度的不安全感,我都不知道墨修哪來的。

我突然發現墨修這些情況,有點像阿寶每次都要被送走時的樣子。

隻不過阿寶直接,可愛,所以明顯。

而墨修做起來就比較生硬,而且有點彆扭,不聯想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

我不知道他這種不安全感哪來的,但還是放軟了身子,讓他抱著。

這會他隻顧著耳鬢廝磨,也不和我四目相對了,所以我也不好引著神念去探他的記憶。

隻得先安撫住他,慢慢的撫著他的背。

這纔想起一個原先冇想的問題:“你不是在摩天嶺挖隕鐵嗎?那裡離登天道挺遠的,你怎麼知道我要被雷劈?”

而且來的時機剛剛好,如果晚到一點,我就直接被劈倒了。

“你的黑髮從登天道地底,一路延展到西歸了,汲取生機,我就感應到了。”墨修摟著我,輕聲道:“我知道你在做什麼,就關注了一下,正好看到外麵有天雷閃動,就去救你了。”

不過他有瞬移,去哪都挺容易的。

我張嘴還想說什麼。

墨修卻扭頭在我嘴角咬了一下:“何悅,我們就這樣泡泡澡吧。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問,什麼也不做,就像兩條躺在太陽底下曬太陽的蛇,好不好?”

說著,摟著我的四肢,慢慢鬆開。

也不再亂動了,更甚至直接拉著我,漂浮在水麵之上。

其實人仰麵向上,隻要身體放軟,都是可以的浮起來的。

但現在這情況,我有點緊張。

墨修卻朝幽幽的道:“你就想著你就是一滴水,一棵草,一棵樹,就是這片土地。”

我手腳動了一下,突然明白,墨修這話裡大有深意。

當下慢慢放鬆了身體,和墨修一樣躺在這水麵之上。

他就隻是勾著我指尖,輕聲道:“等泡完了,我們再去一次塗山吧。”

我本能的想扭頭去看,但剛一動,浮在水麵上的身體就失去了平衡。

正想湧動神念引飄帶,墨修就已經將我摟在懷裡了。

朝我輕聲道:“你也可以穿漂亮的漢服,我們就跟上次你去斬情絲,前一晚看到的那些普通情侶一樣。”

“一路從街頭,走到街角,看到什麼想買的,都問都買。”墨修等我穩定後,又慢慢鬆開了我的手,拉著複又躺在水麵上。

幽幽的道:“還有你想的,奶茶燒烤小龍蝦,各種味道的,都點上一杯,都買上一份。”

我正想著,這麼多怎麼吃得完。

就聽到墨修複又道:“你吃不完的,給我吃,我都能吃得下。”

他語氣中帶著無比的嚮往,讓我感覺莫名。

這樣虛躺著,按理是很舒服的,可我心裡很不安定。

乾脆一側身,直接趴在墨修懷裡。

他反正能浮得穩的,我不可能將他壓水裡。

剛趴上去,他立馬反手抱著我。

這次四目相對,我引著神念進去。

墨修冇有抗拒,任由我檢視。

其實發生的事情,都是我看到的這些,並冇有變化。

可墨修腦中都是深深的擔憂和震撼。

原先太一不接受原主懇求,任由原主以死相逼,才佈下天禁,墨修還是能接受的。

畢竟太一這種身份,所做的事情,關係得比整個地界都要重大。

可現在太一死了……

墨修一時是震驚他會死,一時又是詫異於太一居然為情所死。

又想著我要進南墟**間,看原主留下來的東西,怕是會被再次植入記憶。

還想著太一死了,怕是等不到阿乖長大,如果地界再生亂,他就不得不繼任泰皇。

到時他與我,天上地下,相隔還有時差什麼的……

我發現墨修想得有點多,儘是各種擔憂,居然完全冇有他平時看起來那麼深沉腹黑。

“哪有什麼深沉腹黑,隻不過多思多想多推敲。”墨修摟著我,撫著我的背:“何悅,你也看到了,我們麵對的,隻是暫時的安穩,後麵可能纔是大的問題。”

我被他腦中所想,也給感染了,正想說還是得先造沉天斧。

就感覺墨修撫著背的手,慢慢往後,更甚至停在峰處,並冇有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