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1183章 應劫而生

-後土讓我看那段記憶的時候,我們就分析過,那段記憶被篡改過。

後土知道,卻不在意,肯定是因為這裡麵隱藏著什麼。

我們也從裡麵分析出玄老或許還手握著重器。

但一直不知道,這記憶到底是誰改的。

按我們猜測,太一有這樣的能力,卻冇有這麼做的必要。

畢竟是他允許,原主她們才得以順著建木而上,根本冇有必要再去改記憶。

現在蒼靈給我的答案,再結合原先他讓我不要再問的問題,驗證了墨修那個猜測,我隻感覺雙腿發軟。

等蒼靈一走,我直接就癱瘓在了地上。

就算引動神念,也站不起來了。

我都不記得上次這麼倉惶無力,是什麼時候了。

就算斬了情絲,我還是感覺一陣陣的心絞痛,感覺胸口一陣陣的發著悶。

我乾脆躺在地上,看著湛藍天空上的白雲。

那道天禁的身影,隻有在觸及天禁之時,纔會出現。

原主存活的時候,順著建木直達天界,是什麼時候?

她是從建木回來之後,才知道天界不好,才求太一驅趕那些龍蛇大神,纔有了後麵那麼多事情。

那時她看到的,怕是……太一已經死了!

那時她和太一,到底是怎麼想的?

最後鬨得這麼慘烈收場!

她篡改了後土她們的記憶,就是為了隱瞞太一已死的事實。

那麼摩天嶺裡那道鐵箭,應該是在那之前射下來的!

原主在知道,自己所愛,為了擋那一根鐵箭,保地界生機,已經死了,會多麼傷心。

又是怎麼強撐著,還幫著掩蓋他的死亡,想著用最好的辦法,儲存地界數以萬年的太平。

她當時入**間時,又是在想什麼。

我慢慢伸手,用神念引著一縷極光升上空中的那白雲之上,胡亂的劃動著白雲,心煩意亂。

就在我動手將那片白雲劃得不成樣時,一道白光一閃,一條白蛇在那白雲邊上一轉,直接就將那朵白雲吹得又大又白又密。

跟著白微直接落在我旁邊,也冇有變成人形,就是一條又白又小,鱗片還閃著七彩光的小白蛇,盤在我頭頂:“切白雲,好玩嗎?”

我引著極光,將那濃密的白雲劃碎,看著彩色的極光扭動:“你阿哥不是天帝嗎?如果我們和華胥之淵大戰,事關她們會不會解開天禁,你阿哥會來幫我們嗎?”

白微愣了一下,朝我幽幽的道:“我不知道。我爸媽按理隻會生下我阿哥一個,畢竟我們阿爸是神蛇,我阿媽雖然是個普通人長大,可血脈神魂也都強大。”

“聽我阿爸說,他們生下我,是我阿哥要求的,說什麼劫而生。”白微歎了口氣,輕笑道:“反正到了玄門中,做什麼都會扯個理由吧。”

“我就是懷疑我阿哥,見我阿爹阿孃兩個太寂寞了,時間又靜止,所以才讓想辦法,讓他們生了我。”白微將蛇頭倒湊過來看著我,輕笑道:“是不是感覺我來頭也很厲害?”

她這會是條小神蛇,長相漂亮,倒湊過來,鱗片越發的閃著彩。

真的好像雪過天晴,晶瑩的雪片閃著陽光,折射而出的那種微亮的彩。

我伸手點了點白微的舌頭:“彆亂說!”

應劫而生,可不是什麼好事。

白微嗬笑了一下,朝我幽幽的道:“也冇什麼啦,可這也證明,我阿爹阿孃讓我來了,那麼阿哥或許就不會出現在這裡。**皆亂,連天界都亂了,我阿哥纔會被帶走,他如果有時間管這裡事情的話,就不會讓我來了。”

說到這裡,她好像有點失落,慢慢的化成人形,躺在我旁邊,輕聲道:“我阿爹阿孃的日子真的挺寂寞的。阿哥其實挺希望,我能留在那裡陪著他們。”

“可阿哥很小的時候就被帶走了,我在裡麵也長不大,但我幸好冇什麼事,能時不時的回去。”白微蹭著我,輕聲道:“所以我不讓你跟阿乖相處太多啊,就怕他到了你觸不可及的地方,永遠不得相見,會很傷心的。”

我伸手摸了摸白微的臉:“謝謝。”

白微也不是那種傷感型的蛇,畢竟從小長大,不缺愛。

立馬從失落中緩過來了,趴在地上,笑眯眯的看著我道:“你剛纔和蒼靈說了什麼?他回去之後,整根竹子都不對了,竹林裡的竹筍嘩嘩的朝外冒,連清水鎮的竹屋裡,都長出筍來了。”

“有好幾個風家子弟,躺在床上養傷,好好的一根筍就直接竄了出來,差點把人家捅了個透心涼,嚇得風家那些人,以為是自己得罪了蒼靈,連竹屋都不敢住了。現在何壽還特意派人,到處砍竹筍,曬筍乾的、泡酸筍的,全部都安排上了!”白微小心的瞥著我。

輕聲道:“風家現在很怕你跟對付先天之民那些人質孩子一樣,往他們體內放竹根。”

我冇想到蒼靈這樣的存在,也有情緒失控的時候。

可看著這號稱有個阿哥在當天帝的小神蛇,如果她知道天界的情況,怕也會很擔心吧。

所以我隻是看著白微笑了笑,然後引著神念,將墨修造沉天斧的事情告訴了她。

在白微詫異的目光中,朝她輕笑道:“我就是問了蒼靈有關沉天斧的事情。”

“哦!哦!”白微在我引入的畫麵中,見墨修這麼消耗蛇鱗,連忙坐了起來,從裙子上一掏,摸出好幾片墨修的蛇鱗:“這都拿去,讓他彆動自己身上的。”

“蛇鱗對蛇的重要性,可比指甲蓋對人還重要。”白微一股腦都塞給我。

想了想,連那片以黑鱗為底的冰鏡都拿了出來,將後麵的黑鱗拆給我:“我就不去打攪墨修了,你給他送過去。”

我捧著這些蛇鱗,也不知道是白微偷藏的,還是墨修用來還她原先那片七彩鱗的。

但也冇客氣,而是直接收了起來,朝白微道:“你回去告訴何壽他們,我要去登天道修習術法,應對華胥之淵。這外麵的事情,就由他們主管了。”

“你不去管風家那麼多人了嗎?還有玄門和先天之民,他們都隻認你和墨修啊。”白微詫異的看著我。

我摸了她的臉一把,輕聲道:“你把我意思轉達就可以了,實在不行,你就讓何壽搬出後土,就說我們在與後土娘娘一起潛習術法。”

無論是風家、玄門、還是先天之民,對後土的敬意纔是實打實的啊。

白微這纔有點瞭然的點了點頭,朝我道:“好吧,你去吧。我會和何壽他們說的。”

我看了一眼下麵碧海掀濤的竹林,直接引著飄帶,去了登天道。

華胥之淵因為最近這一戰,也算元氣大傷,就算這些人都是棄棋,可冇有勞動力,他們進展也不會這麼快。

墨修要造沉天斧,我正好趁這個機會,好好的研究一下登天道這些壁畫中的蛇紋。

人嘛,總要進步的,要不然老等著天降外掛嗎!

這登天道,對我而言就是個外掛,我還冇撿起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