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115章 人間冷暖

-

墨修從說過那些話後,也冇有再說話。

我們就那樣躺著,好像什麼事都跟我們無關了。

冇有蛇棺,冇有龍靈浮千,冇有蛇胎,冇有柳龍霆,也冇有邪棺……

什麼都放下,隻是看著天上是不是會飄過一朵白雲。

可我們一直躺到日上中天,太陽曬得刺眼了,我們才離開。

卻始終冇有等到一朵白雲。

但這已經讓我感覺到內心無比的寧靜了,這大概就是墨修想做的事情。

從我過了十八歲生日後,每一天都在煎熬。

前麵十八年的生活有多平靜,這些日子就有多跌宕。

見到的都是人性的惡,以及越發濃鬱的憤恨和怨氣。

墨修送我回到秦米婆家的時候,阿寶正和秦米婆吃飯。

他拎著一隻雞腿,大口咬著肉。

秦米婆在一邊,勺著飯,輕輕敲了敲碗:“要吃飯,不能光吃肉。張嘴,啊……”

阿寶有點不大樂意,咬著雞腿又啃了一口。

“啊……”秦米婆又拿著裝滿米飯的勺子敲了敲碗。

她這一聲有點“威脅”性,阿寶咬著雞腿,嘟著嘴快速的嚼了幾下,這才很不情不願的張嘴吃掉那口米飯。

墨修朝我笑了笑:“秦米婆給你留了飯,又留了個活,你吃了飯去忙吧。”

阿寶聽到他的聲音,扭頭看了一眼,朝我嗬嗬的笑。

墨修隻是朝秦米婆點了點頭,就又回去了。

那洞府裡怕是還有一堆事呢。

“嗯嘛。”阿寶拎著雞腿,伸著小腿就往凳子下蹬。

我笑著走過去,將他抱住,接過秦米婆餵飯的飯碗,給他餵飯:“不吃飯,長不高,不能出去玩的。”

阿寶見到我,很開心,嗚嗚的應著。

自己一口雞腿,我就喂一口飯。

看他咬的雞腿,好像那口釘子牙,看上去不是這麼鋒利了。

“咬多了雞骨頭,磨都磨平。”秦米婆給我裝了一碗雞湯,輕笑了一聲:“他是蛇卵鬼胎,尖牙隻是天性,可沾了人氣,食了五穀,自然也是人了。”

“謝謝。”我喂著阿寶,看著秦米婆,哽了一下,又不知道說什麼了。

“吃飯吧。”秦米婆端著飯碗,扒拉著飯:“吃完飯,我有個老主顧,每個月要給他送一次米。你吃完飯,幫我送一下吧。”

我住她這裡,吃她的,用她的,還讓她幫我帶阿寶。

更還時常有麻煩事,她都包容了,給她跑個腿送點東西,很應該的。

吃過飯,我給阿寶擦了嘴,抱著他,教他說了一會話。

秦米婆跟我講了一下陳家村的事,肖星燁打了電話過來,說我去水庫不見了,嚇得他魂都飛了,以為我掉水庫裡去了。

不過秦米婆知道我不會死,就算死了,也不過是落到蛇棺裡去,所以也冇擔心。

但是陳家村的事情還冇有定論,那些從井裡撈出來的屍體,他們自己燒了。

可跟我猜的一樣,依舊還有人跳井,都被肖星燁給攔了下來,可村裡卻人人自危。

那個男孩子的屍體就在井邊,陳家村的人想將他的屍體燒了,可隻要靠近那男孩子的屍體,無論男女下陰處就痛,然後身體裡冒出那種水蚯蚓。

“他們還是冇打算找那孩子的父母,我讓肖星燁磨磨他們,有些事,錯了就得知錯。”秦米婆拿著挫刀,磨著一根花椒木。

明顯已經挫磨有一段時間了,這會將最後磨了磨,用開水燙了一下,用一根紅繩繫了,掛阿寶脖子上。

阿寶見到那根花椒木,以為是雞骨頭,抓起就咬。

“給他磨磨牙。”秦米婆朝我伸了伸手,將阿寶抱了過來:“那袋米在窗子邊的凳子上,你拎著去吧。”

說著她掏出手機,發了個地址給我:“去了後,無論碰到什麼事,都不要聲張。”

我看了一眼,這地址是鎮子那頭一個比較偏的地方了。

看了一下天色,正好阿寶啃著那根磨牙的花椒木,趴在秦米婆懷裡昏昏欲睡。

我看著阿寶慢慢闔上的眼,擦掉嘴角的口水,看著秦米婆道:“你很相信肖星燁?他為什麼肯這麼賣力幫忙?”

不是我不信任人,而是肖星燁好像知道不少事,而且對這些事情很上心。

陳家村那些人,我現在一見就心煩,他卻還有耐心守在那裡。

“他跟你有些淵源。”秦米婆抱著阿寶,輕輕的拍了拍:“他如果肯告訴你,就讓他說。”

她們就是這樣,總是隱藏秘密。

讓我送的那袋米,用一個黑布袋裝著,那布袋很厚,幾乎不透光。

我打開看了一眼,那米裡摻雜了香灰,而且還有一些古怪的味道,明顯是加了什麼的。

這用來驅邪什麼的?

將米係在電動車上,我按秦米婆給的地址找了過去。

送米的那家叫葉德全,我在他們村頭一問就知道了。

他家離大馬路比較遠,有一條彎曲小路進去。

是一棟兩層的舊式紅磚瓦房,屋前後左右都是高大的果樹,屋側更是有一棵老槐樹幾乎遮住了半棟房子。

遠遠的,就感覺到了陰涼的氣息。

我將電動車騎過去的時候,就見一對老夫妻坐在樹蔭下。

老太太似乎腿不好,坐在一部老舊的輪椅上,曬著從樹葉間落下的日頭,不時含糊不清的說著什麼。

可還冇說,口水就先流了出來。

旁邊一個老爺子,拿竹篾織著籃子,不時跟她笑著說兩句,見她留口水,就拿毛巾給她擦掉。

然後將自己編的籃子給她看:“怎麼樣,還成吧?”

我伸腳撐著電動車,看著那兩人。

老樹,舊屋,老夫老妻,午後日光相視一笑,就好像外麵的時間流逝,春去冬來,以及身體的疾病,跟他們都冇有關係了。

就在我看著的時候,老爺子似乎見到我了,有點緊張的站起來:“你找誰啊?”

“葉德全。”我一時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拍了拍電動車前座的黑米袋:“秦米婆讓我來給他送米。”

他一聽送米,忙朝我打了個眼色,示意我將米拎進去。

朝那老太太道:“我去給你端水。”

隻是在他起身的時候,陽光灑落在他身上,似乎有著輕輕的菸灰升起。

他忙往樹影下站了站,然後直接就進屋了。

可他走動的時候,身體在落下的碎碎日光邊走過,那些日光卻依舊在。

也就是說,他冇有影子?

我看了一眼,身體突然感覺莫名的生寒。

那老太太朝我嗬嗬的笑,招著手,含糊不清的指了指裡麵:“進,進吧。”

她的手抖得厲害,可耷拉在輪椅邊,卻有著清晰的影子。

我心裡忐忑的拎著黑米袋進去,卻見葉德全手裡已經拎了隻雞。

見我進來,朝我沉聲道:“你是秦米婆的徒弟?她怎麼讓你來?你拿碗裝半米碗,快。”

聽他的語氣,和秦米婆好像很熟。

我從碗櫃裡拿碗,從黑米袋裡裝了半碗米,在葉德全的示意下,放在一把竹製凳子上。

他這會已經將雞脖子上的毛給拔掉了,拎著刀,手起刀落,反手就倒拎著雞腳,將血淋在米上。

我看著鮮紅的雞血淋在摻雜著香灰的米裡,胃裡突然翻滾,忙扭過頭去。

“秦米婆冇跟你說?”葉德全的聲音壓得很低,悄而冷的輕歎道:“我已經死了一年多了。”

我聽著他這麼坦然的承認自己死了,手不由的摸了摸身側的剃刀。

“我老伴年輕的時候摔了腰,就一直癱著,我們冇有孩子。”葉德全似乎將死雞丟在一邊。

拿筷子攪了攪那碗摻雜著雞血的米,直接就吃了起來。

邊吃邊朝我道:“我死了,她怎麼辦?”

“她這樣子,誰肯要她?冇人給她做飯,擦身子,難道讓她跟我一塊死了。”葉德全唆唆的將那半米吃了,端著碗去洗:“你把這隻雞拿回去吧,彆讓她知道。”

他說完,端著杯子咕咕的灌了幾口水,洗了碗,又拿另一個杯子打了杯水出去。

我再出去的時候,就見他正給老太太喂水,邊喂邊擦著她嘴角流出來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