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1177章 太一時差

-

我和墨修看了一眼,確定了心中的想法,我直接收了極光飄帶。

墨修拉著我一用力,兩人皆如流星一般,朝著地底落去。

那隻手,也不過是在上麵虛晃了一下,跟著就收了回去。

那個人影好像晃了一下,接著就宛如消失的雲一樣,慢慢變淡,消失。

我和墨修快落到摩天嶺底部時,我正準備引動神念,墨修卻摟著我一轉,就進入了原先他開鑿隕鐵的山洞中。

他輕輕的呼著氣,伸手一用力,就掰開了旁邊的石頭,在手裡慢慢捏碎,朝我輕聲道:“我看過了,如果拋開外麪包裹的這些石頭,裡麵真的就是一根完成碎掉的利箭。”

“一根和穿波箭一樣的鐵箭。”墨修一字一句的強調著。

扭頭看了我一眼,輕聲道:“你以前也想過,阿熵從哪裡搬來摩天嶺的。畢竟地界冇有這麼長的一個缺口,就證明摩天嶺原本就不是這地界的東西,就是外來的。”

這點我們早就確認過了,隻是我們都以為就像那種普通的隕石,從來都冇有想過,會是一根射下來的箭。

墨修似乎變得不安,伸手一點點的抓撓著那些石頭,慢慢揉碎:“如果有一根天外的箭,射下來,意圖摧毀真個地界。”

“以這隕鐵,這樣的密度,這麼大的量……”墨修拍了拍整個石壁,眼帶沉思:“又有誰能擋得住?”

“畢竟,天外能射來這一箭,就肯定和你用神念引著穿波箭一樣,算準了力度和準頭,不可能有偏差的。”墨修猛的扭頭看著我。

手猛的抓了一下,朝我道:“那也就是說,地界上的東西,包括你、後土、阿熵、華胥,都不可能擋得住。或者說,你們聯手都擋不住!”

我被墨修的猜想,給弄得心思發浮,心頭慢慢變得恐慌。

更不敢順著墨修的思路去想了!

墨修卻猛的走到我身邊,朝我輕聲道:“那你們擋不住,又是誰能擋住這樣一根利箭?”

答案似乎隻有一個,可我後麵還見過他。

我想搖頭,墨修卻一把扯著我道:“你跟我去找後土,我想問她幾句話。”

“墨修!”我連忙扯住他,朝他輕聲道:“我後來見過他,就在明虛的腦中,他……”

墨修和太一的關係,好像深深的纏在一起,他又理智的想儘量撇開。

可他又好像很關心太一!

“你見過他的真身,他這麼強大,就算擋住了這根利箭,也不會有事的……”我儘量的安撫著墨修,輕聲道:“而且你也看到了,天禁依舊在,那個人影可能就是太一。”

“我也見過太一。”墨修握著我的手,輕聲道:“比你在明虛腦中一晃的時間更久,更親密,他直接將一縷神識融入我腦中。但那是不知道多少萬年前的神識了,如果你在明虛腦中見到的,也是他以前留下來的呢?”

墨修好像有點發慌,朝我輕聲道:“這就是時差,他跟我說的時差。”

墨修再次提到“時差”,我聯想到他的那個猜想,一時也感覺不可思議。

他卻好像變得緊張了起來,拉著我道:“我們去問後土吧,隻有她知道,當初她們順著建木而上,到達天界,看到的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她們的記憶被篡改,她和你這具原主的身體,卻都不在意。”墨修拉著我,直接就要用瞬移。

“墨修!”我猛的沉喝了一聲。

引著飄帶,將山洞的出入口封住,朝他沉喝道:“你先冷靜一下!”

這次的沉喝,夾著神念,墨修好像這才恍然醒過來。

慢慢後退幾步,靠在山壁,朝我道:“你猜得冇錯,沉天斧不隻是能砍斷後土的頭顱,還能殺了有無之蛇。”

“這隻是你的猜想。”我看著墨修,輕聲道:“以他的能力,如果他死了……”

“我能感覺得到。”墨修低笑了一下,扭頭看著我道:“我在西歸接收那縷神識的時候,就隱約感覺得不對了。那種感覺怎麼說呢……”

墨修朝我彈了彈手,輕聲道:“就像你學一個東西,學得好不好,達到什麼水準,花了多少功夫,你自己心裡是有數的,就算你表現得再不害怕,在某個時刻,你心理會很清楚隻能做到什麼程度。”

墨修沉眼看著我,輕聲道:“在他提出,讓我繼任他的時候,我就隱隱有感覺,他活不長了。可我感覺那是以後,而不是以前!”

“你先彆這麼悲觀。”我不知道墨修這種莫名的感覺是哪來的。

隻得輕聲安慰他道:“就算他死了,對我們現在的情況也冇有太大的影響,他已經不是我們的依靠了。”

“可他死了,和活著,差彆很大。”墨修看著我,輕聲道:“如果他活著,玄老就不敢在地界這麼放肆,也不敢藉著有無之蛇的力量,重歸天界。如果他活著,有天禁在,華胥根本就不敢做這些事情。”

“天禁是死的,如果太一是活的,無論華胥和玄老怎麼蹦躂,以太一的強大,他們都解不開天禁,也不敢去碰太一親自佈下的天禁!更不用說踏破這蒼穹,還橫渡虛空了!”墨修語氣越發的沉。

他這猜想,也不是冇有道理。

隻是看墨修的態度,對於太一的死,真的很在意。

他複又朝我道:“還有應龍,她是太一之妃,如果太一還活著,不會讓她的神魂就這樣在你身體裡的,這畢竟……有點,難以接受,不是嗎?”

“而且應龍的真身,也在地界。”墨修緊皺著眉,輕聲道:“或許我們從一開始,就將他想得太強大,所以從來都冇有想過,他也會死。”

“一鯨落,則萬物生。他就算死了,神識至少也能比那條本體蛇殘留的時間長。”墨修伸手摸著那些石頭,朝我低聲道:“如果穀遇時還活著,你說她是不是已經找到了答案。”

我發現穀遇時,真的不該死!

如果她活著,我們不知道要少走多少彎路,至少這些資訊,我們就不用靠猜了。

墨修好像下定了決心,抬眼看著我道:“你跟我去找後土,我有辦法,確認太一是不是還活著。”

“確認之後呢?”我看著墨修,輕聲道:“如果他死了,又如何?會影響我們做之後的決定嗎?”

墨修目光縮了縮,人眼慢慢變成了蛇眸,臉上帶著痛苦,輕聲道:“可我感覺他的生死,對我很重要。就像你當初,認為你是不是龍靈,一樣重要。”

他少有出現這麼迷茫和痛苦的樣子,我看著居然有點眼睛發熱。

輕呼了口氣,這才輕聲道:“阿乖體內的有無之蛇全部消失了,好像和他的身體融合成一樣了。”

墨修整條蛇都僵了,眯著蛇眸,不可置信的看著我。

我看著已經封住的洞口,還是再次引著神念,傳入墨修腦中:“我想,這件事情,還是得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