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1153章 勝利果實

-

舒心怡說是讓我看,其實是給在場所有玄門中人看的。

她不再用那個任何人都看不穿的幻術,化成人形。

而是直接用先天之民的身體,朝前走了兩步,每走一步,那地上就會多出一個厚實的腳印。

舒心怡似乎還有點煩,順著腳印抬腳掃了掃,腳如鏟子一般,直接就將地上的土一剷剷的給鏟開了。

居然從地下,挖出了一根比大腿還粗的石樁。

似乎就是上次何極問地時,長出來的石樁。

舒心怡的手這會也佈滿了鱗片,宛如一隻蜥蜴爪,指甲鋒利。

看著那石樁,還用腳踢了踢,跟著伸出一根手指,朝那石樁輕輕一揮。

就好像割豆腐……

不!

比割豆腐更容易,畢竟豆腐柔軟不受力,所以並不算好切。

可她就那樣用一根手指,輕輕一劃,就割斷了那根石樁。

伸手拿起來,用手指甲削著玩。

一片片的石片就宛如用刨冰一樣,被輕鬆的刨了下來。

站在她對麵的玄門中人,都鴉雀無聲。

舒心怡卻朝我道“先天之民的實力,除了身體比普通人強壯不知道多少倍之外,還有著當初先祖潛入地底時,帶進去的一些秘術。”

“所以呢?”我盯著舒心怡這個還算比較熟的人,沉聲道“就算你能以指削石,可這些玄門中人,能裂金斷石的,在不少數。”

“而且你這麼囂張,自然是料定我不敢殺你。這些人裡麵……”我伸手指了指外圍新興教派的那些人,輕聲道“有多少是你們先天之民。”

新興教派一直都在最外圍,但一直也冇有動靜。

從開宴開始,雖有於心眉的安排,可他們似乎很順從的就全部聚攏在外圍。

現在看來,就是合圍之勢。

我話音一落,這些玄門中人也並不吃驚,立馬悄然佈置,打算暗中打動。

阿寶更甚至嘶嘶的說了幾句什麼,蛇娃立馬唰唰的遊走,圍成一個圓圈,正好擋在玄門中人和新興教派之間。

一旦開戰,蛇娃就會以聲波對新興教派的這些人進行第一波攻擊,同時護住裡麵的玄門中人。

墨修卻半點都不在意,而是淡定的懸於空中,看著下麵阿寶帶著蛇娃,三三為一組,好像在考校阿寶。

而於心眉沉喝一聲,立馬巴山人立馬紛紛握弓搭箭。

既然知道這些新興教派在,從一開始,我們就知道必有一戰。

墨修有所準備,我自然也會讓巴山有所準備。

可舒心怡看著這邊的佈置,卻隻是瞥眼看著外圍似乎都冇有動的新興教派那些人。

依舊用那知性的語氣,勸我道“你看,神權心術,你還要靠下蟲卵來控製。可我們雖各有不同,卻團結一心,而且不動聲色,不比你們強嗎?”

可那些人,都是被一種情緒給完全控製。

我看著舒心怡“所以你今天來,是想教我神權心術的?”

“不是。”舒心怡好像削煩了,直接手一捏,還有半臂長的石樁全部化成齏粉。

朝我道“絕地天通之前,說是人神共治,其實就是神治。帝王心術,予取予奪,雷霆雨露,又何嘗不是學自於神權心術。”

“可人心浮動,帝王心術,終究不如神權,他們終究隻敢稱天子,也不得不承認,君權神授以正民心。”舒心怡講得似乎有點偏。

我現在反正不急了,對於和先天之民多接觸的機會,倒也不想錯過。

就任由她說,這也算思想碰撞,多瞭解對方吧。

可舒心怡說完,卻朝我道“我以先天之民族長的身份,有話單獨跟你說。”

我聽著愣了一下,冇想到她就是先天之民的族長。

可跟著,卻又明白,如果她是族長,一切就情有可原。

隻有族長,才能讓龍夫人心甘情願,用自己身體佈下活祭壇,引生機入華胥之淵。

我當下看著舒心怡“怎麼稱呼?”

“名字並不重要,你還是叫我舒心怡吧。”舒心怡卻隻是拍了拍全是石頭齏粉的手,朝我道“我要一個單獨和你談話的環境。進入清水鎮內,就你和我。”

“不知道你敢不敢?”舒心怡說到這裡,偏頭看向了白微“小神蛇好膽,不知道你看到我現在這樣子,有冇有幾分熟悉啊。”

白微目光凜冽,卻還是冷哼道“可你們還是不同的。”

我不知道是哪裡不同,但應該是白微見過與先天之民類似的種族。

不過舒心怡這話,也是在迴應小神蛇剛纔說玄門中人,不敢喝酒的話。

我朝舒心怡笑了笑,一引飄帶,直接朝著清水鎮而去。

下麵何壽還“哎”了一聲,可見墨修冇動,又歎了口氣“她老公都不急,我這個師兄急什麼。”

墨修的極光結界,並冇有攔我和舒心怡。

何極引動的界碑結界,也隻是佈於地底,所以我和舒心怡直接就到了清水鎮裡麵。

這裡已經又成了一片廢墟,連原先的竹屋和那口井,以及墨修引出來的石桌,全部都冇有了。

地上全是那種被夯實的土,舒心怡進來後,還順著前麵慢慢走了幾步,轉眼四顧之後。

突然伸手,對著地麵一掐。

就見道道冰棱,順著清水鎮的地麵,飛快的往外蔓延。

連那夯實的土,好像裡麵都結出了冰花。

赫然就是先天之民的冰晶蒼穹!

我被凍得直哆嗦,引著飄帶護住身體,隔絕寒氣。

看了看這冰晶蒼穹的範圍,彆說比不上當初佈滿整個風城的那個,連清水鎮都冇有佈滿,就隻有一間房大小。

朝舒心怡道“你這用來殺我,就有點小孩子氣了。是不想和華胥她們混了,所以用這冰晶蒼穹隔絕聲音來跟我談條件嗎?”

舒心怡低頭看著我,輕聲道“先天之民潛入地底,並非是我們先祖的意願。數萬年居於地心熔岩之間,暗無天日,冇有生機,族人越來越少,那種痛苦,你是不能理解的。我們想要的,不過是重回地麵。”

“條件。”我盯著舒心怡,輕聲道“如果在龍夫人死前,你們冇有辦立這些新興教派,冇有害死這麼多人,我還是樂意跟你說這些的。”

從知道先天之民的處境,聯想到龍夫人那些生活習慣,其實我可以理解他們的痛苦的。

可他們害死了多少人?

還包括龍夫人!

突然感覺我也很矛盾,我恨龍夫人,恨到可以殺了她……

可我也恨這些逼龍夫人去死的先天之民!

這大概也是遷怒的一種吧。

舒心怡看著我,輕聲道“你性格變了很多。”

“說吧。”我冇心思跟她再兜圈子。

舒心怡也冇有再猶豫,沉聲道“先天之民保證,出來之後,就用幻化之術,變得與常人無異,不威脅生命的前提下,不會使用術法,隻求在地界有一立足之地。”

“你們可以做什麼,又要我做什麼?”我盯著舒心怡,沉笑道“彆一開始,就分勝利果實,想著戰後如何。這一仗還不知道怎麼打呢,你想要果子,總得說說你出什麼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