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1051章 宛如散沙

-我原先以為,墨修問我龍靈腹中孩子血脈的問題,是有什麼安排。

卻冇想,他問的是這個。

一時心頭也有點發酸,原來我和墨修,已經慢慢的走到這一步了。

我已經聽不懂他問話是針對什麼,他也不再像以前那樣懂我了。

心頭莫名的發酸,抱緊阿乖,隻感覺喉嚨還是有點發緊。

就在這時,墨修猛的湊過來,捧著我的臉,雙眼神念朝我飛快的湧來。

我心頭瞬間一緊,本能的閉眼避開,不讓墨修窺探。

就好像記憶裡考試冇考好,龍岐旭卻一個勁的誇龍霞考得多棒,心酸得偷哭時,龍夫人突然湊了過來,隻想躲開不讓任何人看見自己哭,不想讓人看破情緒。

但墨修卻根本不讓我避開,死死捧著我的臉,拇指撐著我眼皮,強行將我眼睛撐開,硬是將神念湧入我眼中。

瞬間我胸膛中一陣陣的委屈發酸,好像要將自己淹冇。

就像剛纔何壽分析著太一對原主如何如何,我用神念去喚墨修時所感覺的那樣,酸海滔天,好像整個人都要融化在這樣的酸意中。

“墨修!”我心頭那股子隱忍,怎麼也忍不住了,黑髮猛的一甩,宛如鞭子一樣,對著他抽了過去。

可黑髮抽動,墨修隻是身形一閃就避開了。

我卻發現自己眼睛似乎被他撐著眼皮弄痛了,眼前淚水朦朧,努力吸著氣要壓下去,可懷裡抱著阿乖軟軟的身子,卻怎麼也壓不住。

嗬笑了一聲,抬手擦了擦眼角,朝墨修冷笑道:“蛇君想看什麼?看我還是不是記掛著你,是不是心中還愛著你?”

“看我多麼不自重,不自愛。你對我這麼多謀劃,我都不計較。就算你為了一卷蛇紋典籍,可以放棄我,去聯姻。就算你和應龍有那樣代入感強的幻覺,我也不能計較。”

“現在風望舒再找上你,我還得想著怎麼救她。你又有了另一個孩子,我也得不在意,我還得一直心心念唸的愛著你!你想看的就是這些,證明你有多厲害對嗎?”我說著說著,隻感覺嘴唇抖得厲害。

一直強壓著的情緒,怎麼也控製不住了,眼角有著水朝下流。

我吸了口氣,聳著肩膀將流下的淚水擦掉,圈著手,緊緊抱著懷裡的阿乖,盯著墨修:“墨修,我斬過情絲,我真的不想再涉及情感了,你彆逼我。”

墨修就站在不遠處,沉眼看著我,見我聳著肩膀擦眼淚,眼中閃過痛色。

伸手想過來,我立馬引著騰飛術後退幾步,朝墨修搖了搖頭。

用力將下巴在肩膀一側擦了擦,或許太過用力,下巴都蹭痛了。

“我現在看不懂你了。”墨修見我退開,冇有再逼近。

而是有點僵硬的將手收了回去,有些蕭索的蜷縮著腿坐在細細的沙地上。

伸手抓了把沙子,慢慢的抓緊,又鬆開,原本一大把沙子,瞬間隻剩掌心一條手指寬的沙線了。

墨修再抓緊幾次,手掌兩頭,複又擠出了一些,幾個反覆,沙線越來越細。

“你說我很懂你,知道你想什麼,要做什麼。可從你心中冇有我開始,我都是努力的猜想,你要做什麼,而不是像以前那樣一眼能看出來了。”墨修卻好像不甘心,複又抓了一把沙子在手裡。

雙手捧著,來回倒騰著玩:“你原先放棄過我,也狠心斬過情絲,所以現在,我都不敢去猜,你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我怕自己隻是一廂情願,隻是不切實際的幻想,或許你對我已經像原先那樣狠心了!”

墨修捧著那捧沙子,扭頭看著我,苦笑道:“何悅,你不用什麼都隱忍不計較的。像應龍的事情,你可以大聲質問我,可以把我綁起來,拿鞭子抽我,可以叫問天宗所有的師兄,一起圍攻我。”

“或者讓我不要再出門,不要再見到應龍,再強硬的,你可以去找沐七,抽掉我有關應龍的記憶!”墨修聲音和那倒沙子的聲音一樣,有點沙啞。

“還有龍靈腹中那孩子的事情,你可以不用計較有冇有用,不用計較其他的。你就直接告訴我,那個孩子和這些蛇娃不同,你不想要,你不想有彆的孩子與阿寶阿乖分享我這個父親。難道這樣明確的告訴我,不可以嗎?”墨修捧著那捧沙子,輕輕一鬆手,砰的一下掉在地上。

我看著那碎裂的沙子,總感覺心裡好像也有什麼碎裂了。

墨修卻依舊坐在沙子上,一把把的抓著沙子玩,可似乎越抓越煩,轉眼看著我。

見我依舊站得遠遠的,明顯無比煩躁的站起來,盯著我道:“剛纔神念已經讓我看到我想知道的了。”

他苦笑一聲:“你是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怎麼擁有神唸的。”

我不由的點了點頭,墨修很多事情都是瞞著我的,有神念這點,確實很奇怪。

“在我看不懂你之後,我就想啊,如果我有神念,可以和你一樣,將想法瞬間傳入腦中,或是看你的記憶,與你共情,我就不會看不懂你了。”墨修一步步的朝我走過來。

我想再退,他卻一把引著黑帶,將我纏住。

直接走到我麵前,盯著我的眼睛:“我體內有無之蛇有著一些記憶,但很混亂。你才生阿乖,我們在清水鎮那幾天裡,我不敢睡,怕自己失去對這具軀體的控製權,做一些讓你害怕的事情。”

“所以我就一直想啊,想啊……想怎麼樣纔有神念。”墨修臉帶苦色,抬了抬手,引著水將一身細沙沖洗掉。

伸後來抱阿乖,我不知道為什麼,不想放開。

可墨修一伸手,我就感覺全身發僵。

他自然的將阿乖抱了過去,朝我沉聲道:“那種感覺很難受,就像幾天幾夜冇有睡,無比的焦慮,好像腦袋一直有什麼嗡嗡的作響,灌了水般的又重又沉。然後我到西歸的時候,我以為自己要死了,我就想如果我有神念,就能將自己看到的想到的,知道的都傳給你了。”

“然後我就開始有了一點神念,很細很細。你當時感覺到了,對吧?其實神念,也就是意念,執念這種差不多吧。”墨修單手抱著阿乖。

伸手摸了摸我的臉,朝我輕聲道:“我會帶應龍和你製錄的那具軀體去西歸的,如果我能出來,就能將要辦的事情都辦了。”

“如果我不能出來,我會想辦法將阿乖送出來。你也要記得蒼靈的話,想辦法找到風望舒,向她要回那捲蛇紋典籍,就像你當初毀滅蛇棺一樣,將那捲蛇紋典籍毀掉。”墨修慢慢低頭,在我唇上親了一下。

卻又好像十分不捨得,複又輕輕的摩挲著扭了扭頭。

低喃道:“何悅,如果我不能出來,你就不要再這樣心酸了。再讓何苦,給你斬一次情絲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