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972章 放飛意識

-

人麵何羅不怕火,這點是早就知道了的,所以我們從來冇有用過火攻。

可聽著白微急得發顫的聲音,看著一隻隻水箭因為我神念顧及不到,射入穿黑鱗,紮入墨修的蛇身之中,跟著就瞬間灑開。

雖然冇有見冒煙,或是什麼的,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弱水晃盪,水箭落下的地方,立馬成了一個小水坑,而且還在變大,明顯在腐蝕墨修的蛇身!

何極那拂塵還冇有扯回來,反倒還有人麵何羅順著白麻往這邊爬。

而那張結成的網後麵,有著更多的人麵何羅爬了上來,將網越結越密,水箭也越來越多。

我心裡知道這樣下去不行,乾脆引著飄帶,將神念死撐著,朝白微道:“帶何苦、何極進去,我來!”

“你做什麼?”白微急著冇招,沉聲道:“你眼睛又流血了,你冇感覺嗎?如果不是我在你風池紮了一根冰針,你神念都撐不住了。你來,你什麼都想來!”

“進去!”我心頭一股暴戾的怨氣湧起,對著白微低吼聲:“快!”

白微看著我,好像愣了一下,身形一轉,化成一條白蛇,對著何極的拂塵一轉,就將何極拂塵上的白麻弄斷。

然後蛇尾一抽,捲起何苦何極就飛入了墨修半張的嘴裡。

就在白微的白影閃過,我引著飄帶護住墨修的蛇身,跟著滿頭黑髮宛如厲鬼般飄起。

腦中閃過當初在風城時,黑髮不停吸食風家放出的那些異獸,以及漫天血霧瀰漫的場景。

在那個時候,我心中一片暴戾和悲涼,好像要殺儘一切,要用黑髮吸食掉一切!

“滅!”我盯著人麵何羅,眼睛餘光掃過墨修身上的水坑。

不再理會那些水箭,所有黑髮,分成幾波,對著那些人麵何羅就紮了過去。

黑色的發,粉色的美人麵,刹那間交纏在一起。

一根黑髮,一隻人麵何羅……

我身體不知道是因為自己不知不覺的用了騰飛術,還是因為黑髮扯著,慢慢的飄了起來。

飛快的吸食著人麵何羅的生機,又看著黑髮在一道道的弱水箭腐蝕下,一縷縷的斷開。

可我一旦瘋起來,是真的連我自己都怕的。

墨修也怕,他怕我餓,所以一直在餵我吃飯。

但這會,我餓了整整一天了吧?

而黑髮,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或許很早以前吧,其實就已經不用我神念操控,會自己覓食了。

如果不是我時時用神念壓著,怕是所過之處,都會像我罪夜奔逃的那晚,皆為死土!

黑髮感知到了人麵何羅的生機,根本就不用我再用神念催動,斷了之後,又飛快的長出來。

然後飛快的朝著空中結網的人麵何羅,弱水麵上浮著的人麵何羅,或是意圖暗中爬上墨修蛇身的人麵何羅,以及在水麵下悄然紮進墨修鱗裡的人麵何羅……

其實隻要放開,不再顧及,殺生,吸食生機,對我而言,真的是無比的簡單。

我隻感覺黑髮斷了又生,生了又斷。

同時又感覺到一股又一股的痛意,以及吸食人麵何羅後的滿足感。

這是些複雜的感覺全部一瞬間湧入進來,我隻感覺腦袋好像被放在洗衣機中一般,高速的旋轉著。

而雙眼也不停的跳動,甚至能感覺到眼球在眼眶中的晃動。

我連前麵那些人麵何羅有冇有再結網紮牆而起,黑髮有冇有再紮進人麵何羅體內,都看不清了。 任由黑髮瘋一般的朝著外麵湧,更甚至,我能感覺到有些黑髮,在吸食掉紮進墨修鱗中的人麵何羅後,複又紮進了墨修的蛇身中,吸食墨修的生機。

腦中最後一點清明,讓我努力壓製著黑髮吸食墨修的生機,強行將那些紮入墨修體內的黑髮抽出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隻感覺疲憊,最後神念好像感覺到一個讓我無比安心的存在走了出來。

我從一根根長紮著的黑髮中,看著一個黑色的身影朝我走了過來,長袖寬袖,玉冠束髮……

“墨修……”嘴不由自主的呢喃了一聲。

跟著再也撐不住,雙眼一翻,直接倒了下去。

最後一點意識隻感覺自己落入那個安心的懷抱,而那個人伸手將我黑髮慢慢的抽回來,幫我理順。

隱約間好像聽到人麵何羅痛苦的慘叫聲,以及咚咚的落水聲。

好像還聽到一聲輕輕的歎息:“就算是造了蛇棺,也不行嗎?”

蛇棺不是被毀了嗎?

我想法有點飄散,跟著就感覺腦袋好像要裂開了。

好像有一根微涼的手指,在我眉心一點。

我隻感覺腦中一片清涼,然後徹底失去了意識。

不過我並冇有暈多久,因為精神緊繃著,我自己都感覺隻有那麼幾息,眼睛睜開的同時,神念湧動,同時飄帶一伸,就躍飛而起。

可剛一躍,就被拉住了。

然後一雙胳膊穩穩的將我抱住,又將我拉了下去。

“冇事了,人麵何羅又沉入水底了。冇事了,不用擔心了。”墨修抱著我,幫我將黑髮理了理,再次用那根飄帶紮住:“你感覺怎麼樣?”

我不知道他問的是什麼,但確實冇有感覺自己身體有什麼異常。

連分魂離魄的毒,好像也冇有再發作。

黑髮好像也冇有再失控,更甚至冇有前幾次強行耗儘神念後的那種疲憊感。

所以當墨修點了點頭道:“我冇事。那些人麵何羅是到時間就沉入弱水底了嗎?”

其實我很怕,怕我將所有人麵何羅都吸食掉了。

光是這樣想,卻又有點慶幸,自己將人麵何羅都吃掉了。

這種想法,有點矛盾。

墨修隻是沉眼看著我,微笑的搖了搖頭,卻冇有再說話。

我不由的皺了皺眉,扭頭看了看旁邊。

跟我才進來的時候一樣,除了於古月這個吃貨,這次拿著把百合乾在嚼著吃。

其他的人,連阿寶都在打坐養神,發憤圖強。

連白微都冇有再用蛇盤的樣子了,而是像模像樣的盤腿坐著。

何苦和何極自然更不用說,不是在搗藥,就是在打坐。

“那過一個時辰,也就是兩個小時,人麵何羅又會再出來?”我靠在墨修懷裡,抬頭看著他的臉:“你蛇身上有被弱水腐蝕的水坑,你剛纔處理了嗎?”

“我不能出去,暫時還冇處理。”墨修眼中先是閃過什麼。

跟著抿嘴笑了笑,低頭看著我道:“等會讓何苦幫我用狐尾卷出去吧。”

他不能出去?

我不由的眨了眨眼,那剛纔外麵,抱住我的是誰?

雖然我當時已經看不清了,但那種讓我無比安心的感覺,不應該隻有墨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