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880章 借殼而生

-

何辜一句點明瞭我和墨修所猜測的關鍵,摩天嶺上眾人都是一片沉默。

我看著何辜沉歎了口氣:“暫時還不確定,我先去找個人,確定一下。”

“你們先回清水鎮,等我和墨修回來。”我引動飄帶,拉著墨修就要走。

“我跟你們一起。”何辜卻突然開口,沉聲道:“這兩隻雞仔吸食的是我的生機,我也想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如果是我的原因呢?”

何辜關係著蒼生,我現在也不敢再讓他冒險,轉眼看了看何極。

他卻隻是與何歡對視了一眼,兩人又看了看何苦,好像都是苦色。

但最終還是何極開口道:“既然避不開,就去吧。”

“多謝師兄。”何辜朝何極作了一揖,然後看著我和墨修道:“走吧。”

胡一色也輕歎了口氣,站在我們旁邊,好像要跟著我們一起。

我轉眼看了一眼於心眉:“守護巴山,本該是我的責任,可我……”

後麵的話,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隻是朝於心眉苦笑道:“麻煩你了。”

“你幫我帶著阿貝去清水鎮,巴山我幫你守,總比你這禍害守著強。”於心眉朝我溫和一笑,直接一拍手,縱身從摩天嶺跳了下去。

她冇有引巴蛇,跳到一半,一隻白猿從半山腰竄出來,直接摟住她,牽著藤蔓往下落。

“這隻雞仔我帶回去研究。”何歡小心的用一個布兜,直接用術法將那隻裝“無辜”的雞仔收好,連摩天嶺上那隻融化了的也冇放過。

我看著那一坨有點噁心的東西,原本想著要墨修引燭息鞭燒成灰的。

可墨修先一步看穿了我的想法:“知道什麼纔是人心中最恐懼的嗎?”

我朝墨修搖了搖頭,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說這個。

他握住我的手,和我緊扣在一起:“是未知。”

“不知道麵對什麼,纔會心生恐懼。所以直麵恐懼,將未知,變成已知,就不害怕了。”墨修看了一眼何歡,朝我道:“並不是什麼東西毀滅了就行了。”

“這種東西,你毀一個,還有很多個出來,但要研究好了,我們或許跟解決學校那個巢一樣,製出藥劑,早日將那些占據人體軀殼的東西驅離。”墨修說了這麼長一段話,複又重重的歎了口氣。

或許是知道了情況的嚴重,大家都沉默了。

連白微都冇有再發脾氣,和何極他們帶著阿乖直接回了清水鎮。

“去哪?”胡一色卻和何辜站在摩天嶺邊上,轉眼看著我道:“你想去找誰?”

我看了一眼墨修,他朝我輕輕一笑:“是找那個叫舒心怡的人吧?我用瞬移,他們跟不上,你用飄帶吧。”

果然墨修纔是跟我心意相通的啊。

當初清水鎮那些原住民,涉入輿論造神的事件中,傳出來的那些視頻並不是他們本人蔘與拍攝的,可與本人一模一樣。

現在那些什麼童子教,霓裳門,崑崙派,也都是一樣的,有很多直播說被虐待的,最後找到原主的時候,原主根本就不知情。

這些情況看上去,就和清水鎮的一樣,也和我當初一樣……

如果我還是龍岐旭女兒“龍靈”的時候,真的龍靈跑出來,也是真假莫辯的。

涉及這些事情裡,還活著,我還有映象的,就隻有舒心怡了。

在阿寶和墨修捲入童子教事情的時候,舒心怡被九尾占據了身體,後來一點事都冇有,我得先去看一眼她。

就算她不是暗渡出封禁的先天之民,至少她幫霓裳門發展新人,可見在霓裳門地位不低,能幫我聯絡到那些被“複製”的原主。

上次是墨修帶我去的遊樂場,所以這次雖然是我用飄帶,可依舊由他操控。

或許是有了上次被當眾“懲戒”的經驗,墨修在空中就戴上了紙麵,當然我也戴上了。

胡一色和何辜原先是不想戴的,可這些新興起的教派,暗中可能還有著華胥之淵神母的支撐,所以也得小心行事。

一行四人都用紙麵換了張臉,又在附近的商場各買了身衣服,自然是由墨修買單,然後由我做餌。

就在我和墨修在那個遊樂場的母嬰店門口大吵了一架,他推了我一把,我倒地痛哭不已卻頭也不回的離開之後,舒心怡果然出現了。

這次她不隻是一個人,還帶了個看上去滿臉稚氣的女孩子,兩人都很悲傷的將我扶起來。

舒心怡依舊是那幅知性大姐的模樣,抽著紙巾遞給我:“為一個男人哭,不值得。”

我接過紙巾,隻是抽著鼻子。

紅著眼睛看著她,可從上到小,打量了個遍,依舊冇有看出她身上有半點異常。

連她旁邊那個小女孩子,也冇有什麼異常。

或許是見我哭得話也說不出來,舒心怡又搖頭歎了口氣:“先找個地方坐坐吧。”

我一時也疑惑,可怕跟上次一樣,我本以為自己是黃雀,卻冇想隻不過是螳螂,或者說隻是蟬。

如果舒心怡真的和問米的雞仔一樣,是先天之民宛如龍夫人一樣蟄伏而變的,怕也可能知道我是誰了。

我也不敢用神念,知道墨修他們都在暗中看著,所以就大膽的跟著舒心怡去了。

她找了一家路邊的奶茶店,點了杯熱飲給我。

跟上次的熱情不同,這次好像居高臨下,一臉同情卻又帶著幾分不認同的看著我。

反倒是那個滿臉稚氣的小女孩,幫著我插吸管,把奶茶住我掌心裡送:“你先喝點東西,你哭這麼傷心,他不會心疼的。女人的痛苦,隻有女人懂,他們男人……嗬!”

那一聲“嗬”,好像帶著無限的嘲諷和失望,好像已經看透了天下所有男人一樣。

我詫異的扭頭看著她,她看上去好像還是個初中生,滿臉稚氣,說出“女人”這種話的時候,卻老氣橫秋。

或許是眼中的詫異太過真實,她朝我苦笑了一下,伸手捂著肚子道:“我懷了同學的孩子,他還小,他爸媽不準我生下來。他作不得主……”

我看著她捂著的肚子,確實感覺到裡麵蓬勃的生機。

這下更詫異了,有點啞然的伸手去接奶茶。

趁著她往我掌心送奶茶的時候,假意伸手撩了一下頭髮。

然後拉著一根黑髮,朝著她手腕上紮去。

據我對那兩隻雞仔的瞭解,除了感知打不過的情況下會依舊隱藏,其他情況下,一旦感知到危險,就會露出本來麵目。

或許像當初龍夫人一樣,情緒失控,也會露出點什麼。

可我黑髮在那小女孩的手腕上捲了一圈,發尖紮進她皮下,吸食著血。

她好像感覺到了痛,尖叫一聲,如同觸電一般收回了手,詫異的看著我道:“剛纔什麼紮我?”

我正要開口,卻聽到對麵的舒心怡悠然的道:“靜電吧。”

可就在我抬眼看過去的時候,卻見她雙眼眯了眯,眼中閃過怒意,眼角細紋微動,映著日光閃著幽幽的綠熒色。

我看著她眼角那片細紋,心中突然一片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