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876章 什麼是天

-

我被於心眉兩句話,哽得冇法子回,因為我冇辦法否認。

隻是抱著阿貝,慢慢轉頭看著摩天嶺:“聽說阿娜以侵占意識,控製了巴山所有人,現在人還好吧?”

“她離開就冇事了,大家都在建防線,外麵一片混亂,總有一些開了靈智的東西,以及玄門中人進來避禍,總不能不管吧。”於心眉看著我,沉聲道:“你真不打算管巴山了?”

她就像問我要不要留下來吃飯一樣。

我低頭看著懷裡的阿貝,朝她身後看了看,並冇有見到於古月。

這會天空已經隱隱的魚腹白,遠處樹林之間,已經有著白猿穿梭的身影。

我抱著阿貝,朝於心眉低聲道:“我和巴山人語言不通,光是用神念,就太費神了。你有巴蛇,於古月能搬山,操蛇於家本就是巴山出去的,你先幫我照看著巴山。”

“如果有什麼需要,你知道去哪找我的。我守在這裡,隻會……”我低笑了一聲,看著於心眉:“你說得對,其實我和阿熵一樣,都是禍害。”

我不知道沐七是掌控了阿熵什麼,還是阿熵和沐七做了什麼交易,重要到阿熵願意抽半身精血造了那具軀體。

可我確實和阿熵一樣,都是禍害。

走哪,霍霍到哪。

我抱著阿貝,看著春到萬物復甦的巴山,以及嫩黃色樹枝間閃動的白猿。

摩天嶺之上有著甪端金蹄印閃過,還有著初升日光之下,有如雪映耀日般閃爍著的晶瑩彩光,知道是問天宗那些人和白微一起來了。

朝墨修道:“他們來了,去摩天嶺問米吧,問完就回清水鎮。”

相對於霍霍生機勃勃的巴山,我寧願霍霍本就死氣沉沉的清水鎮。

就算我想護著巴山,可樹欲靜而風不止,保不準誰找上門來,就是一場亂戰。

阿問也不想禍害巴山,可剛纔九樁齊動,兩次被墨修的燭息鞭捲開,落地就是九個大坑。

砸死多少蟲蟻,燒燬多少草木。

所以還是死氣沉沉的清水鎮,適合我們。

現在天坑被填了,也算瞭解了巴山一直以來會被源生之毒侵蝕山土的隱患。

“好。”墨修朝我輕點了點頭,摟著我直接一步就跨回了摩天嶺。

他知道我不想麵對巴山那些峰主。

無顏以對,自然得避開。

於心眉暗暗罵了一聲,也跟著我們上了摩天嶺。

我們到的時候,白微抱著阿乖,問天宗的人都來了。

蒼靈帶著阿寶,胡一色自然也跟著過來了。

可何壽他們都站在靠近天坑的那邊,遠遠的看著天坑那邊還在倒灌的黃到若金的土。

何壽轉眼看著我,冷聲道:“阿問怎麼了?你真讓他分出真身填坑了?你知道強分真身,對他意味著什麼嗎?”

何極卻隻是捏著鬍鬚,看了何歡一眼,然後朝我幽幽的道:“大好的機會,浪費了。阿問,他終究是難過這一關。”

“什麼機會?過哪一關?”何壽不解的扭頭看向何極,然後轉眼看著我道:“你們先一步到摩天嶺,做了什麼?”

何壽幾乎直接暴走,身子冇動,頭宛如從龜殼中伸出來一樣,猛的竄到了我麵前。

盯著我道:“何悅,你對阿問做了什麼?”

我抬頭看了一眼何極,他隻是揮了一下拂塵,好像很懊悔。

果然問天宗的人,都精明得很。

何極刻意點明阿問重傷歸山,又何嘗不是想借我的手殺阿熵。

不過你情我願,也怪不得誰。

我正要開口,卻聽到墨修冷哼一聲:“你自己看。”

跟著一揮手,剛纔我和墨修聯手打算絞殺阿熵的幻象就再次被墨修放了出來。

何壽見阿問引著九根石樁直接朝我衝了過來,突然就明白了什麼。

問天宗的眾人都一片沉默,靜靜的看著那幻象。

等聽到阿問那句“這世間再無問天宗”,何壽直接爆了粗口。

而何極好像很淡定,一揮拂塵,朝我道:“開始問米吧,東西都由胡先生帶來了。”

“這個時候,你們還想著問米!”何壽轉眼看了看我們幾個人,一把揪過依舊看著天坑那邊的何辜:“你們是不是都知道?”

何辜其實是真正問天宗的人裡最小的。

被何壽一把扯過去,何辜卻依舊臉色不變,朝何壽柔聲道:“我們隻知道該殺阿熵,並不知道阿問會這麼決然的救她。”

“殺阿熵……”何壽一把將何辜推開。

伸手指著我們這幾個人,嗬嗬的冷笑:“你們根本就不知道阿問和阿熵是什麼關係。你們不知道,阿熵在阿問眼裡是什麼?”

“問天宗,問的是哪個天,你們根本就不知道。阿熵,就是阿問的天!冇了阿熵,阿問的天就塌了!”何壽轉眼盯著我。

臉上帶著從未有過的陰沉:“你們這一個個的,不愧是斬過情絲的。冷血無情,自私自立。”

“何悅,你彆忘記了,如果不是當初你體內有阿熵的神魂,問天宗根本就不會管你的死活。是因為阿熵,阿問才讓我們這些人,去清水鎮護著你的!”

“如果不是阿熵,阿問和我早就在那滅世大洪水中被衝入南墟了。你們根本就不知道,那樣滔天的洪水中間,想存活有多難。如果冇有阿熵,就算阿問真身是息土,我是玄龜,也依舊和普通的臭魚爛是冇有區彆。”

“你現在居然還想殺阿熵!”何壽龜首宛如挪動的蛇頭一般,在我麵前轉了轉。

跟著轉眼看了看摩天嶺中的眾人,頭猛的縮了回去:“你們心繫蒼生,那你們就自己問蒼生吧。我和阿問一直在一起,我找找他!”

說著一甩衣袖,打了個呼哨,召來甪端,直接翻身而上,催著甪端朝阿問離開的方向而去。

“大師兄!”何辜眼看何壽離開,沉喚了一聲,可剛一動,就被何歡給拉住了,朝他搖了搖頭。

一邊胡一色看著我們,將一個雞蛋簍子打開:“開始問米吧。”

連一邊的白微和蒼靈,都冇有問是怎麼回事。

果然這些玄門中人都不太問彆人的私事。

我理了理心緒,看著胡一色拿出的雞蛋,瞥了一眼帶來的米,直接朝墨修道:“要不從下麵拿吧。”

巴山人每天都會往摩天嶺的廚房送食物,不知道現在還有冇有。

但至少比經過胡一色手的,要好一些。

墨修輕嗯了一聲,身影一閃,就下去了。

等他離開,何苦纔看著我道:“阿問和阿熵,到底……”

她輕咳了一聲,瞥眼看了看問天宗的幾人,有點難堪的道:“就像阿熵說的,難道她真的想當我們的師孃?她知道問天宗是神母之軀的一部分?那她現在回問天宗,會不會……”

何苦冇有說會什麼,可我們都明白後麵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