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870章 萬年之局

-

[]

何苦在神母之眼中見到石壁洞中先是滾出了眼珠,跟著眼珠中湧出了有無之蛇神魂般的細黑蛇。

她好像整個都僵住了……

那些有無之蛇的細蛇似乎還在嘶嘶的討論著什麼。

何苦身形明明定在空中,卻好像被什麼死死吸附住了。

那些有無之蛇原本在那一隻隻的眼球中鑽來鑽去,這會好像商量好了,就像在墨修眼中的那些一樣,慢慢探長著蛇首,對著何苦吐吞著蛇信。

它們好像在吸食著什麼,隨著所有的有無之蛇吐吞著,何苦的身體立馬就被吸出一個個的包……

跟著就好像一團團的氣息被吸走了!

我這時纔想起來,何苦的身體本就是九尾的神魂所化,現在離體的又是這具身體的神魂,其實就是一縷能量氣息。

眼看著一股股的被吸走,我就算知道是記憶,還是想著幫何苦逃離。

可何苦卻依舊淡定的飄定在空中,更甚至很淡然的看著自己的神魂被一股股的吸走。

那些有無之蛇就好像吸食花香和日月精華一般,吞食著何苦的神魂。

它們看上去很小,可蛇心不足,巴蛇吞象,看上去細若絨絲的細細黑蛇,一旦吸到了神魂,就宛如鯨吞。

我眼看著何苦的神魂定在神母之眼洞中,就好像被吸得長了毛邊一樣,周身都是一縷縷冒著熱氣一般被有無之蛇吸走。

就算知道是記憶,卻還是神念波動,恨不得直接奔赴到那個時候,直接將何苦拉出來。

可就在何苦的神魂越來越弱的時候,外麵突然傳來了一縷熟悉的神念,輕喚了一聲:“師姐。”

跟著一道極光直接閃過洞口,照亮了漆黑深沉的洞。

那些有無之蛇,好像瞬間就鑽回了眼球裡麵,那一隻隻的眼睛努力朝下翻著。

居然有著神念湧動,輕喚著:“龍靈……龍靈……”

何苦能感知神念,但知道我在叫她,所以趁著身形不再受製,直接飄了回來。

一回到身體裡,立馬就藉著飄帶回到了我身邊。

我一看完,神念一收,連忙打量著何苦:“師姐還好吧?”

被吸走了神魂,她居然一路回來半個字都冇提,更甚至讓何壽招呼著搞了一圈改名認人,這纔開口。

神魂不全,她就不怕自己暈過去嗎?

還是強行硬撐?

一邊何壽卻猛的扭頭,盯著何苦,臉上氣得連龜紋都長了出來,最後卻隻是嗬嗬的冷笑了一聲。

然後轉眼看著我道:“她肯定不好!如果不是你叫她,她就死了。”

我心裡正愧疚著,實在不該讓何苦一個人去神母之眼那裡的。

本以為牛二一起去,以他的心性,應該不會害人的,哪知道何苦被吸走了神魂。

如果何苦死在那裡,我對問天宗,根本就冇辦法交待。

何苦的死,和青折的死,自然是不同的。

青折與我不死不休,幾次算計我。

可何苦,卻是幫我。

但我這念頭剛閃過,卻聽到何壽冷哼一聲:“她巴不得,你冇有用神念喚她,這樣她神魂俱散,身死魂消,纔好呢!這會還活著,怎麼會好。”

何壽暴躁得一拍竹椅,直接就站了起來。

隨著他起身,整張竹椅都化成了灰。

他生性火爆,問天時引動的火球也很厲害,這次是動了真怒。

火光一閃,他坐著的那張竹椅就好像被大火一燎而透的紙一樣,瞬間就冇了。

而火勢還朝著旁邊湧去,差點燒到了何極。

還是蒼靈冷哼了一聲,竹子之上,一根根的竹枝閃過,綠葉閃動,直接就將火光抽冇了。

何壽好像很生氣,盯著何苦:“你彆忘記了阿問交待的,如果你再這樣,你就回問天宗好好呆著,永遠不要再出來了。”

他說著話,明明冇見火光閃動,可他腳底的竹子直接就又冇了。

“大師兄。”何辜連忙起身,拉住何壽往外走:“你先消消氣,師姐這次能回來,還是想著將訊息帶回來給我們的,已經很好了。”

“她……”何壽轉眼瞪了何苦一眼,然後深吸了一口氣,任由何辜拉著他朝往外走去。

何極隻是淡定的拍了拍自己椅子上被燒焦的竹枝。

何歡隻是捏著冇剩幾根的鬍鬚,扭頭看著何苦:“有進步了,這次至少收住了,在何悅喚你的時候,知道回來。”

何苦隻是淡定的笑了笑,看著我道:“如果不是要將神母之眼裡的情況,讓你們知道,我或許真的不再出來了。”

“我冇想到,世間居然還有這樣的死法。”何苦好像心生嚮往,雙眼跳動:“抽離神魂是最痛苦的,可神魂被分食的那種痛苦,真的很舒服。如果這樣死了,也真的是死得乾乾淨淨吧。”

她語氣中的嚮往不像做假,說完看了我們一眼:“訊息我已經帶到了,我就去幫你看阿乖了。”

“師姐。”我神念湧動,想再去探她的神魂是不是完整的。

可何苦卻直接用術法衝了出去,連神念都冇有追上。

竹屋裡頓時就是一片寂靜,大家一是震驚於神母之眼中間,還有那麼多的有無之蛇,以及那麼多古怪的眼睛。

再次就是震驚,何苦居然對於赴死,居然還有著這樣的執著。

何歡捏著鬍鬚:“阿問就不該讓她出來跟著何悅。”

“阿問想讓何苦,感知一樣,你活著這麼不容易,卻依舊還想活著。”何極瞥了我一眼,苦笑道:“哪知道,你身邊危險太多了,連當初將自己泡在熔漿中七年而不消分毫的何苦,都要被有無之蛇分食了神魂。”

我聽著隻感覺心悸,怪不得何苦最近一直在我身邊打轉,還什麼都幫我。

原來是阿問,安排了這個事。

隻是冇想到,在阿問眼裡,我居然算是求生意誌強的?

有點擔心的看了一眼外麵,想了想,將沐七留著的另外兩顆綠珠收了起來。

何苦知道神母之眼,是她赴死的法子,萬一她自己又跑去了呢。

等我收好,大家都還沉默著,在吸收剛纔的訊息。

胡一色和蒼靈都坐了進來,大家都相顧無言。

過了許久,墨修纔開口道:“既然神母化形而出,身軀自然是有的,為什麼南墟隻有頭顱,其他的部位呢?”

一說到這個,何極立馬低咳了一聲。

何極與何歡對視了一眼,正色道:“要不讓大師兄來說?”

也隻有很正經的事情,何極纔會稱呼何壽為“大師兄”。

“問天宗現在真正的山門所在,也是那神母之軀的一部分,對吧?”胡一色好像猜透了什麼。

抬眼看著我道:“你現在知道為什麼沐七要讓你成為神母了?”

然後低頭看著何壽燒掉竹子,露出的坑:“我也知道,為什麼神母給每個人的任務不一樣,為什麼大家都這麼混亂了。”

“何悅,我們都被利用了。現在最急的災難,根本就不是天禁,也不是先天之民,而是神母。”胡一色說完,沉吸了口氣:“連龍靈這道咒,都是她所設計的,沐七一直在幫她布這個萬年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