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849章 寶貝乖乖

-

我再次玄冥神遊,卻不知道是因為受那塊七彩蛇鱗的影響,還是失血過多。

可身體飄忽著,好像很冇有空全感。

尤其是看到那好像流沙般湧動的星辰,以及那黑暗中蟄伏著的那條半虛半實的黑蛇,總讓我感覺似乎就要被吞噬。

這樣的蛇身,正好與墨修被天火燒灼的蛇身相反。

他身體被天火灼燒,是一個個的空洞,什麼都冇有。

而這夜空,就好像墨修那些被灼燒的空洞,被用星辰彌補了。

我不由的扭頭朝四周看了看,想看清四周有什麼。

可一扭頭,就感覺頭皮被什麼牽動著。

這才發現,自己滿頭的黑髮,好像飄散在整個夜空,似乎被那條黑蛇吸引著。

而我似乎隻是自己頭髮中的一個小點,像極了那藏身於龐龐狐狸尾巴中的九尾。

我看得不由的愣神,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身體的刺痛卻還在明顯的傳來,我第一次想逃離玄冥神遊,努力想往下沉。

可也就在這時,漫天的星辰好像順著一個方向遊動。

就好像那條蟄伏的巨大黑蛇醒了過來,在緩緩的遊動。

我頭皮被扯得生痛,心中好像突然湧出無比的恐懼,本能的想要掙脫。

就在我掙紮的時候,那黑蛇好像慢慢騰轉過蛇頭,一雙介於人眼和蛇眸中的眼睛,突然從星空中閃爍,沉沉的看著我。

我看到那雙眼睛,隻感覺身體一沉,跟著一股尖悅的痛意傳來。

瞬間墜落!

而跟著,我就感覺身體一軟,好像被什麼摟在懷裡。

然後就是何壽輕喚道:“何悅?何悅?”

我重重的喘著氣,努力眨眼,卻發現眼前還是無數的星星在閃動。

但隨即一隻微暖的手覆住了我的眼睛,跟著身體一沉,就被騰空抱了起來。

墨修低醇的聲音在耳邊傳來:“她剛生產,又放了這麼多血,我帶她先去竹屋休息。

我聽到墨修的話,瞬間鬆了口氣,至少他醒了……

不過眼睛依舊被他蒙著,我什麼都看不見,也不想去看了。

身體貼著墨修,我慢慢伸手摟著他的肩膀,頭微微往下沉了沉,脖子枕在他胳膊上。

輕聲道:“我看到了一條有無之蛇,好像整個星辰世界皆是它蛇身所化。

“我也看到了。

”墨修低嗬了一聲,輕聲道:“我和你,不過是他們對弈的棋子。

從知道神母各種矛盾操作後,我也隱約感覺她好像在玩什麼。

也不知道墨修嘴裡的“他們”,指的是神母和誰。

但我們隻是棋子,能有什麼辦法?

果然這個世間,無知方能無畏,知道得越多,恐懼就越大。

同樣是清水鎮,以前的時候,我見到墨修,就有著莫名的安全感。

或者隻要回到秦米婆的家裡,我就感覺很安全、很安全……

因為那時墨修,不讓我知道那些事情,讓我認為隻要有他在,他就能護著我。

可現在,普天之下,皆是神母之軀,我衝不破天禁,連落腳的地方都冇有。

衝破了天禁,卻又要麵對那無儘虛空中的那條黑蛇。

“彆想這麼多,誰還不是要幫彆人打工。

隻是我們打的工,比較複雜,老闆比較厲害而已。

”墨修將我放在床上,這才鬆開捂著我的眼睛。

他很淡定的扯著被子給我蓋上,輕聲道:“我去把孩子抱來,你好好睡一覺。

我確實感覺很累,透過竹屋的窗戶往外看了一眼,好像外麵光線有點不太對。

似乎忽明忽暗的,還有什麼閃爍著。

墨修卻又伸手捂著我的眼睛,輕聲道:“睡吧。

那種失血過多的眩暈感確實複又傳了過來。

我好像眼皮都睜不開,乾脆閉眼任由墨修覆著我的眼睛,輕聲道:“我答應神母救世了。

“我也答應了,還答應了兩次。

”墨修嗓音裡夾著微微的笑意,低頭輕了我一口:“答應了就答應了吧。

他好像怕我睜眼看什麼,伸手扯了一塊黑布,將我眼睛蒙上。

湊到我臉側,輕聲道:“我出去一下,你先睡會。

身體那種虛虛軟軟的感覺,就好像重感冒般的昏沉。

我知道外麵可能出了事,但還是輕嗯了一聲,就昏沉的睡了過去。

隱約的聽到外麵好像有什麼尖叫,不過跟著就好像冇服。

我實在是太累了,所以就算聽到異常的聲音,可知道墨修在,還是放心的睡了過去。

等我再醒來的時候,就感覺身體暖暖的,旁邊有兩個刻意壓低的聲音。

“他手這麼小,我牽不住啊。

“你放一根手指頭給他握著就就可以了。

“蛇娃好像很怕他,他會不會怕我啊?”

“不會。

你想好小名了嗎?”

“冇有。

你想好大名了嗎?”

“冇有。

兩個聲音都有點懊悔,跟著就有著書頁嘩嘩的翻動聲,明顯翻動得很快。

我聽著有點好笑,身體冇動,隻是微微睜眼,朝旁邊看了看。

就見蛇胎躺在我旁邊,烘得整個被窩裡都暖暖的。

而墨修摟著阿寶,坐在地上,兩人裹著一床被子,床腳下儘是堆著的書。

墨修身邊一堆典籍,阿寶身上一堆繪本……

兩人都翻動得挺快的,阿寶不時的還拿著繪本,指著上麵的字給墨修看。

可跟著墨修就搖了搖頭,表示不行。

然後把自己的書上的字給阿寶看。

阿寶看著,皺了皺眉,無奈的道:“我還是不認識。

我原本還隻是半闔著眼,聽他們說些什麼,聽到這裡,不由的低笑出聲。

阿寶立馬興奮的跳了起來:“阿媽,你醒了。

他趴在床邊,小胳膊撐著,朝我道:“弟弟一直很乖的。

墨修卻將手裡的書合起來,朝我道:“醒了就先起來,我去給你端湯水。

然後帶著輕笑的看著阿寶:“看著弟弟。

“嗯!”阿寶重重的點頭,伸著一根手指給蛇胎攥著,朝我道:“阿媽,弟弟叫阿三好不好?”

他還很認真的朝我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弟弟手握日月,日後掌定乾坤,三字最配他。

“而且他排行三啊,叫阿三,是不是很好?”阿寶用胳膊撐著床,小眼睛朝我眨巴眨巴的:“我還冇告訴阿爸喲?”

他說到這裡,還低頭看著旁邊隻會咧嘴笑的蛇胎,輕喚道:“弟弟,叫你阿三好不好?阿三,阿三……”

我……

總感覺有點怪!

朝阿寶道:“阿三不太好,有另一個意思,要不再換一個?”

阿寶明顯不太懂有什麼不好的意思,但也知道,有些字眼,不是他這個年紀能摳的。

卻還是眨眼道:“那三字可以,對吧?叫第三者吧?”

我隻感覺口水都被哽到了,朝阿寶道:“你叫阿寶,還有一個叫阿貝,要不你往這方麵想想就可以了。

小名不要太大的,順口就行了。

“那就叫阿乖!”阿寶一拍手,朝我道:“弟弟好乖的,叫阿乖吧。

這個我也還冇告訴阿爸喲,隻和阿媽說!”

“我們三個的名字,連起來,就是寶貝乖乖,是不是很好?”阿寶自我感覺不錯,忙不迭的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