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768章 直接用嘴

-

我一平躺在手術床上,小腹的蛇胎和那兩條有無之蛇就看得更清楚了。

幾乎可以看到,蛇胎手腳都在扭動,而有無之蛇卻不時在我肚皮上衝竄,追逐著蛇胎。

我不知道蛇胎是怎麼在窄小的子宮中,避開那兩條有無之蛇的,但從它好像恨不得立馬破腹而出的情況來看,也很危及了。

所以我往手術床上一躺,引著黑髮到嘴邊,緊緊的咬著。

偏過頭去,看著洗物池裡的墨修。

他身體抽動得更厲害了,雙眼不時有著細碳落出來,掉入清澈的洗物池中。

“冇有麻醉直接剖腹取子,你受不了的。

”何歡還是伸手將我腰側推了推,用著那絮叨的聲音道:“多少注射點,這樣痛得冇這麼厲害。

“不用!”我直接“呸”的一下將黑髮吐出來,神念湧動,對著何歡低吼道:“快點!”

阿娜就在洗物池邊,我不知道她是怎麼感知到我出事了。

是因為蛇胎的異動,還是因為有無之蛇有了兩縷出來。

但這都不重要了,我和阿娜之間,有著殺女之仇,還有著很多其他的事情。

她站在這裡,極有可能是想趁我病,要我命的!

墨修昏迷不醒,阿問他們在蛇窟變成的天坑那裡冇有回來,肯定是被耽擱了。

何歡戰鬥力渣到冇法看,何辜……

我想到何辜的身世,腦袋更痛了。

但他也擋不住阿娜的!

所以我必須保持清醒,無論如何,先保住蛇胎,再保住自己!

如果阿娜敢上前……

我從懷裡掏出沐七給我的那兩管孢子粉,遞了一管給何辜:“還你一管,我留一管。

如果你下不了手,就我來!”

我殺張含珠的時候,何辜比我更先一步知道這孢子粉的厲害的。

這會握著這孢子粉,不可能不知道是用來對付阿娜的。

他轉眼看了看阿娜,緊握著那管孢子粉,擋在手術床和阿娜之間。

將掌心的人麵何羅母蟲遞向阿娜:“你說你將人麵何羅給了比較弱的孩子,龍岐旭掌心有一隻,張含珠也有一隻,我能掌控她養著的人麵何羅……那我和她是不是你的孩子?”

何辜在回龍村見過阿娜,卻冇有問她身世,這個時候問,也是想逼阿娜退開。

何歡這會已經趁機拿著剪刀,剪開了我的衣服,飛快的將酒精淋在我肚皮上,朝我道:“你忍忍,或許我一剖開,蛇胎就自己出來了,到時……”

衣服一開,我看著肚皮好像一個被隨意捏動的水氣球,一會這邊鼓起,一會那邊鼓起。

或許是看到了,所以那股子痛意更明顯了。

我連忙引著黑髮咬住,側頭看著洗物池裡的墨修,神念湧動,輕喚了一聲:“墨修……”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想叫他,或許他終究還是蛇胎的父親吧。

這個時候,似乎隻有叫他,才能讓我好受一點。

隨著我一聲輕喚,墨修身體好像又動了一下。

可就在何歡舉著手術刀,要落到我肚皮上的時候。

失神看著何辜的阿娜,突然開口道:“你一旦剖腹而出,先出來的是有無之蛇所化的神識,你怎麼辦?蛇胎如果不能滿月而生,你剖出來,與龍浮千那些強行剖出來的蛇卵冇有區彆!”

何歡愣了一下,也不知道怎麼是好。

一邊何辜卻沉聲道:“它們要想的不過是一具軀體,如果它們占據不了蛇胎,我在這裡,它們會先占據我的。

至少,比它們占據蛇胎的強。

他似乎打定了什麼主意,扭頭看了我一眼,然後朝何歡道:“剖吧,能活著,也比變弱好。

“我有辦法逼出有無之蛇!”阿娜突然沉喝一聲。

聲音帶著撕心裂肺的痛意:“我有辦法……”

她好像有點哽咽,側頭看著何辜道:“你相信我,讓我試一試,當初我懷龍靈是就是這樣的。

何辜沉眼看著我,似乎在等我拿主意。

我將看向墨修的眼神看過去,對上阿娜的眼睛,她其實也不過是一縷拋棄了身體的神魂,那眼中看不出什麼神念。

但那眼神卻無比的堅定,沉沉的看著我:“風望舒過幾天就出來了,她到時會帶你進入華胥之淵的。

我想到風望舒,沉吸了一口氣,朝何辜點了點頭。

何辜立馬轉過身,示意阿娜過來。

她這次來,並冇有拖帶那些蛇形觸手的蛇娃娃,所以就是雙腿。

直接一步就跨到了手術床邊,看了一眼我不停扭動的小腹,朝我沉聲道:“你忍著點。

跟著慢慢抬手,在我小腹上輕輕揉動,然後慢慢用力搓揉著。

那感覺就好像要擠什麼,好像要將我小腹中的東西擠出來。

阿娜手一動,嘴裡立馬低喃的念著什麼,好像一句一句皆是“龍……靈……”,可語調卻有高有低,句句不同!

隨著她一聲聲的念著,我小腹中的蛇胎好像慢慢的安靜了下來,可那兩條有無之蛇,卻突然激動了起來。

不過不再是滿小腹的追著蛇胎了,而是像浮於水麵的蛇一樣,在我肚皮之下緩緩的遊動。

“這……”何歡握著手術刀,在我旁邊沉聲道:“要不要趁機割了肚皮,將它們弄出來,至少保全蛇胎!”

我看著阿娜一遍遍的念著龍靈咒,腦中似乎又出現了在蛇棺中沉睡時,那道喚名的神念。

可那兩道有無之蛇的神識在肚皮之上扭動得越來越厲害了,就好像隨時都有破腹而出。

我自己躺在手術床上,都能清晰的看到,兩條蛇形的東西,慢慢昂首,張嘴朝著阿娜嘶吼。

而阿娜的手卻一點點的推壓著那兩條蛇形。

我就感覺好像以前額頭長了個痘痘,並冇有黃,可因為很大,又當額頭,太難看了,硬是用手去擠。

當時一用力,感覺整個腦袋都痛得作響。

阿娜現在,就好像要將那兩條有無之蛇硬生生的從我肚子裡擠出來。

雙手一下下的推著,嘴裡的咒語聲,越來越大。

而且嘴也越張越大,就在我還想著,等下有無之蛇破皮而出,會不會真的占據何辜身體的時候。

就見阿娜在一聲“龍……靈”沉喝之後,大張的嘴,猛的低下,對著我肚子,重重的就是一口。

我能感覺到她尖悅的牙齒,瞬間咬透了我的肚皮,跟著就是一陣撕扯的痛意傳來。

阿娜居然直接用嘴咬扯著我的肚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