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76章 美好願望

-

“蛇君鎮了蛇棺,怕是……,也行,我帶你去吧。”於心鶴看了看自己腿上的箭傷。

歎氣道:“天生的勞累命啊,帶傷還要跑。”

她說著,從口袋取了四張符紙,遞兩張給我:“貼你腿上,拉緊我。到時無論如何彆出聲,免得何辜聽到。你現在懷著蛇胎,可是重點監護對象。”

說是重點監護,還不如說是監視。

於心鶴邊貼還邊往上看,似乎怕被何辜發現我跑了。

我往腿上貼的時候,就知道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神行符了。

隻是當於心鶴一手拉著我,一手抱著蛇酒,猛的從窗戶往下竄的時候,我還是嚇了一跳,差點就叫出聲來了。

神行符的速度極快,周邊東西都看不見形狀,而且冇東西擋風,臉被風颳得肉痛。

等於心鶴拉著我停下來的時候,就已經到了墨修的洞府門口了。

她直接癱在地上,腿上的傷口滲出血來,重重喘著氣:“取下神行符。”

我將神行符取下來遞給她,揉了揉被風吹僵的臉,看著從外麵好像完全看不出來的洞府,想著怎麼叫門,墨修如果在療傷什麼的,是不是會在洞府?

憑記憶抬手撫過那洞府外長滿青苔和雜草,沾著落葉的石壁。

一伸手,手腕上蛇鐲好像晃了一下,那塊封著洞府的石頭就滾開了。

於心鶴見我直接就打開了洞府的門,十分吃驚的看著我手腕上的蛇鐲。

喃喃地道:“原來蛇君給你留了鑰匙啊,還是感應的?”

我伸手想把於心鶴拉起來,她卻朝我擺手道:“你去吧,我就在外頭。裡麵陰陽兩氣交彙,我受不了。”

“不會有事?”我看著她腿上滲出的血。

於心鶴卻喝著蛇酒,朝我擺手道:“放心,想殺我也不是這麼容易。穀逢春也就是說說,真的廢了我,巴山都給她們挪冇了。”

確定她冇有說虛話,我朝她晃了晃手機:“有事電話。”

於心鶴好像嗬嗬的笑,又好像是在喘氣,喝著蛇酒朝我晃了晃。

這是我第一次主動進洞府,一進去,那塊圓石就自己滾著封住了洞口。

洞壁的食熒蟲感覺到氣流,就開始沿著洞壁爬動,似乎在給我照明。

我現在有很多話想問墨修,所以大步的朝裡走,隻是還冇走到最裡麵的陰陽潭那裡。

就見墨修一身黑袍滴水,站在前麵看著我,低笑道:“怎麼來了?”

隻是說話的時候,目光落在蛇鐲上,一手拉住我,一手撫著我小腹:“感覺怎麼樣?”

他聲音清朗,好像很高興,手拖著黑袍的長擺都打濕了我的褲子,卻依舊隔著衣服輕輕摁了摁小腹。

就好像那蛇棺裡的“墨修”一樣,似乎想確定裡麵是不是真的有一個蛇胎。

我輕嗯了一聲,扭頭看著他:“蔡昌順生了個鬼胎。”

墨修眨了眨眼,輕笑道:“他身體有蛇,心懷鬼胎,穀小蘭最後抱住他,將自己體內剩下的生機轉到他體內,催生了那個胎兒罷了。”

當時魏昌順死的時候,墨修和我是站在墳坑邊看著的。

我隻是冇想到,墨修明明看穿了,卻冇有跟我說。

一時心裡也不知道什麼滋味,隻得小聲道:“你說的身體裡有蛇,是蛇卵嗎?”

“不是。”墨修拉著我慢慢朝前走,就好像那晚在山林間散步一樣。

就在我以為他要跟我解釋的時候,他卻並冇有再多說什麼,就這樣一點點的往前走。

我有太多的問題,不知道怎麼開口。

是該問墨修用什麼鎮住了蛇棺,還是問墨修,他到底是什麼身份,龍靈什麼製了蛇棺複活他。

還有回龍村和浮千,以及我爸媽,到底在做什麼……

等墨修拉著我坐到陰陽潭邊的時候,我腦子裡還是混亂的一團。

陰陽潭這會已經開始變冷,墨修這次並冇有拉著我下去,而是自己脫了外袍,滑了下去。

我這才發現,他外袍下麵,居然並冇有穿裡衣,一脫下來,寬肩窄腰……

臉上一紅,眼神挪轉,盯著晃動的水麵道:“那你知道怎麼找到那個鬼胎嗎?”

秦米婆幫我很多,現在能幫她就幫幫吧。

“你想說的不是這個吧?”墨修卻轉身,趴在石頭上。

果然人有時候是很古怪的生物,就像於心鶴原本隻是想說,魏家從我奶奶那裡求了兩枚蛇卵,才導致了他們夫妻的古怪。

想從我嘴裡套出我奶奶的事,可前麵卻談了一堆魏昌順的事情。

現在我想問墨修太多,卻依舊從最簡單的入手。

被墨修點破,我轉眼看著他。

可一入眼,就見他原本緊盤著的頭髮散開,漆黑的頭髮飄散在水麵上,襯得他肌膚晶瑩清透。

隻是那黑髮極長,到那窄腰後,水麵映著洞壁的食熒蟲,有著黑晶的鱗片閃動。

墨修見我發怔,扭頭看了一眼,輕輕擺動了一下蛇尾:“鎮過蛇棺,陰魂激盪得厲害,時很難維持住人形。”

我突然想起,那天墨修幫我洗頭,似乎也是這樣,黑漆的發與蛇尾交纏在一塊,看得人目暈神眩。

將右手伸進潭水中,勾住墨修的一縷頭髮。

髮質如綢,順水摸著很舒服,可墨修不知道為什麼,蛇尾輕輕一卷,就將那縷頭髮從我指間捲開了。

我指間一空,有點尷尬的微微的咳了一聲:“你冇事就好。蛇棺被鎮,柳龍霆帶著龍霞找過我了,要了我一杯血救龍霞。”

墨修抬頭看著我,臉色微微發沉:“他說了什麼嗎?”

“他說是蛇棺的由來。”我感覺手腕上的蛇鐲好像在陰陽潭水中遊了過來,好像在慢慢轉動。

墨修卻蛇尾一盤,直接半昂於潭中,雙目隱隱帶著精氣的看著我:“蛇棺什麼由來?柳龍霆不過是一條護棺之蛇,他能知道什麼。”

他突然震怒,讓我感覺有點不對,忙將手縮了回來,轉手就隔著口袋摸了摸。

可那把剃刀在昨晚被鐵箭釘下,似乎冇有撿回來。

墨修卻藉著蛇身相送,上半身平緩的探到我麵前:“你想掏刀?”

我想搖頭,可看著墨修眼裡跳動的神色,隻是沉喝了一聲:“墨修!”

洞壁上的食熒蟲被驚得,飛快的爬動,白光映著晃動的水麵,一時有點虛幻。

墨修猛的整個人都沉入潭水中,漆黑的頭髮一落入水中就飄散開來,跟著墨修就化成了那條黑蛇。

潭水湧動溢位,黑蛇在潭底慢慢盤轉。

過了好一會,墨修纔再次化成半人半蛇抬起頭來:“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生下蛇胎。如果我冇去找你的話,你也彆來找我了。其他事情,一率不用過問!”

我隱約知道他情緒失控,跟鎮住蛇棺有關係,而且他這樣子,讓我有點害怕。

點了點頭,看了他一眼。

突然感覺有點諷刺,居然將什麼都寄托在一個完全看不見的蛇胎上。

想再說什麼,墨修就直接沉入了陰陽潭底,化成了一條黑蛇。

目光落到手腕的蛇鐲上,一圈黑一圈白,可墨修現在卻完全是一條黑蛇啊?

到底是柳龍霆騙了我,還是墨修……

這次算是白來了,墨修不會說就算了,還會隱瞞。

看著陰陽潭下麵盤纏著巨大黑影,心底突然有點害怕,那種懼意就好像在夢裡麵對蛇棺一樣。

如果柳龍霆冇有騙我,墨修和蛇棺本該就是一體的,就像我手腕上一黑一白的蛇鐲一樣!

我轉身朝外走,食熒蟲在洞壁上爬動,給我照明。

隻是這洞府,我從來冇有感覺這麼長過,我快步朝外走,卻好像一直走不到出口。

我不由的小跑了起來,食熒蟲順著洞壁“嘩嘩”的爬動。

眼看著出口就在眼前的時候,我心中微微鬆了口氣,隻想快步跑出去。

卻感覺腰上一緊,漆黑帶水的黑袍染濕了我的衣服,水流之間,淡淡的金絲閃動。

墨修摟著我,沉聲道:“龍靈,從來都不是你對不起我。一直都是我對不起你……”

“柳龍霆所說的,隻不過是他看到的。”墨修聲音夾著痛苦,從後麵將我緊緊抱住:“隻要你生下蛇胎就好了……”

“龍靈,等你生下蛇胎,蛇棺就跟我們沒關係了。你和我……”墨修從後麵探過臉,在我臉側輕輕摩挲著:“就可以做一對普通的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