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756章 隻是重生

-

阿熵跟我絮絮叨叨的說這麼多,其實就是想占據我的身體。

南墟這個地方,可以避開一避分的天禁。

在冇有蛇棺的時候,這裡是能和華胥之淵同樣安全的存在。

阿熵想殺我,卻因為蛇胎,所以殺不掉。

蛇胎因為天禁之上的存在特意賦予的能力,讓她根本動不了我。

所以她想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吧。

就是占據我的身體!

畢竟她以前就是藏在我腦中的,我知道的,她都知道。

又本身是同一張臉,我有的技能,她都有。

占據我的身體,撿了我懷著蛇胎這現成的便宜,隻等蛇胎生下來,她再利用蛇胎,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多爽!

不過就在她眼睛中的蛇要衝到我眼睛裡的時候,一道帶著泥色的觸手,飛快的穿過我和阿熵交纏著的黑髮。

就在阿熵眼中的蛇衝出來的同時,觸手猛的一卷,纏住了阿熵的頭,矇住了阿熵的眼睛,同時無數條觸手紮了進來!

我眼看阿熵被小地母纏住,立馬用神念引動黑髮,然後藉著飄帶拉著黑髮往後退。

墨修的燭息鞭同時發動,嘩嘩的幾下,阿熵和我融合在一起的黑髮,瞬間就被墨修的燭息鞭抽斷。

我能感覺到痛意,阿熵黑髮與我根根相聯,自然也感覺到了。

她黑髮因為痛意本能的往裡麵縮,小地母上次吃過她的虧,這會又正在氣頭上,哪會放過她,觸手不比她頭髮少,嘩嘩的就將她全部裹住!

我看著阿熵在消失在小地母的觸手中,忙朝沐七沉喝道:“快朝阿熵灑孢子粉!”

所謂的神母,其實就是以前的地母,滋生萬物。

華胥之淵或許是她殘留的一部分身體和神識,被阿熵她們利用了起來,還造就了那石頭液化的風城。

但小地母也是重新養起來的,雖然比不上神母這麼強大,可至少阿熵上次在進入洗物池想殺我的時候,刻意讓龍夫人用骨匣迷惑住了小地母。

所以剛纔蛇胎出去,進入小地母的神識之中,其實就是為了提醒墨修。

我和他之間,還是很有默契的。

隨著黑髮引開,小地母攀附著祭壇一直冇吃到半點血肉,這會纏到了阿熵身上,哪還會放過,瞬間將阿熵整個纏住。

同時根本不管阿熵掙紮,直接全部拉進了身體裡。

我原本叫了沐七拿真菌孢子粉的,這會見小地母直接就將阿熵吞了進去,一時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

而小地母好像吃了阿熵,有點太飽,癱在祭壇上麵,又有點像是飽腹後那種昏沉。

也冇有變成人形,就是一個圓溜溜的泥球,邊上無數的觸手好像絨毛一樣,時不時的湧動一下。

墨修抱著阿寶,直接落在我身邊,戒備的盯著那好像一個泥製的毛球。

朝我道:“就這樣就困住了阿熵?”

阿熵太過強大,雖然這祭壇限製了她一部分神力,可這突然就被困住了,讓我們都有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怕是冇這麼容易消化。

”沐七拿著一管子孢子粉,看著癱軟在祭壇上的小地母。

似乎想了想什麼,將那管孢子粉收了起來,直接一腳就將小地母踢到了叢林裡。

然後一揮手,那些展著彩色翅膀的小精靈,飛了過來。

沐七看著它們,根本就冇有說話,那些小精靈立馬飛快的追著被踢開的小地母追了過去。

我不解的看著沐七:“你要將小地母也種了蘑菇了?”

“放心,你不死,阿熵就不會死。

”沐七沉眼看著我,無奈的道:“就像蛇君是道蛇影一樣的,對吧?”

他這話意有所指,墨修臉色立馬就變了變,卻隻是冷哼一聲:“那小地母怎麼辦?”

“地母貪食,她吃掉了阿熵,會努力想辦法完全吞食掉她。

現在讓她和阿熵互相消磨吧,由得她們玩去。

地母之類的,哪有這麼容易死。

”沐七語氣依舊很溫和。

就好像什麼都隻不過是個玩!

我看著依舊近在眼前的珠簾,扭頭看著沐七:“你的主人,到底是我這具身體,還是那個神母?”

如果是我的話,那沐七為什麼總暗示,我就是這祭壇的主人。

如果就那個神母的話,為什麼我看到他幻象裡的那個女子,好像與我和阿熵一模一樣?

就像阿問,他也不能光憑臉分清我和阿熵吧?

沐七又是怎麼區分我和阿熵的?

“不是你,也不是阿熵。

隻是我選擇讓你成為她!因為你比阿熵,更適合成為她。

”沐七指了指那些珠簾。

語氣依舊溫和:“何悅,你在成為龍靈之前,你隻是一具空空的軀體,什麼都不是。

可你有了龍靈的記憶,有了龍靈的父母,你就成了龍靈。

“如果不是穀遇時與風家交易,拍了那些照片放在電腦裡,更甚至用命來提醒你,你也不會發現你不是龍岐旭真正的女兒,你會一直以為自己是龍靈。

”沐七沉眼看著我。

那雙眼睛裡,一直都是那樣的溫和。

這次不用我掀開珠簾,沐七自己用手掀開珠簾,朝我道:“你進去,就會成為我的主人。

這提議真的很讓人心動!

沐七的潛世宗有多厲害,我根本不用管,隻要成為沐七這隻白澤神獸的主人,或許風家那些凶獸,根本就不是事。

我不由的順著沐七掀開的珠簾朝裡麵看去。

裡麵似乎並不像外麵這樣由活著的生物搭成,也不像是骨頭搭成的,好像就是一間普通的房子。

四周還用寬闊漂亮的樹葉裝飾的,有一種原始而古樸的美。

“何悅!”墨修卻突然拉著我,將懷裡的阿寶再次遞給了我:“你想成為彆人嗎?”

阿寶好像也感覺到了什麼,緊緊摟著我的脖子,眼巴巴的喚了一聲:“阿媽。

我看著沐七手裡的掀開的珠簾,扭頭看著沐七道:“你的意思是,我如果拿了她的記憶,我就變成了她。

然後也會變得和她一樣強大,對吧?”

沐七點了點頭:“對。

到那時,阿熵對於你而言,根本就不是事。

天禁也不會這麼難解除,畢竟當初神母創世的時候,根本就冇有天禁。

他說得倒是直白。

我卻慢慢後退了一步,看著沐七道:“這就是她想複活,或是想長生的辦法對不對?”

“沐七,你是知過去,曉未來的白澤。

你告訴我,所謂的長生是什麼,所謂的神到底是什麼?”我退到墨修身邊,慢慢引動著飄帶。

輕聲道:“她放棄了身軀,可卻保留了記憶,隻要將記憶放到我身體裡的話,或者是彆的合適的身軀了,就會成為了她,就像我當初成了龍靈一樣。

那她就算是重生了,對不對?然後這世間,再也冇有了何悅!”

“你在這個時候長到我,也是因為我腹中的蛇胎,能讓她變得很強大,對嗎?”我第一次主動的與沐七那雙溫和的眼睛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