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748章 天禁再啟

-

我見墨修這次用瞬移離開了,立馬知道,沐七那個禁錮的術法,根本就不是下到蛇窟禁製墨修離開。

而是下到我身上,不準墨修帶我離開。

從頭到尾,沐七都冇有說不讓墨修走,隻是說墨修帶不走我,逃不掉的。

可我想了想,沐七從出現,到現在,都冇有和我有什麼直接的接觸,他是怎麼將術法下到我身上的?

扭頭看了一眼沐七,他臉色依舊溫和,朝我瞥了一眼道:“你腹中有蛇胎,也算有無之蛇,你的血已經在蛇君的指引下,開過祭壇了,所以那殺身的預言已經算到了蛇君身上。就算你再用血開祭壇,蛇君不再也不用擔心。”

這就是反正要死墨修一個,註定了,啥都不用多想,放肆的再開一次。

沐七說得,還真的是直接啊。

“阿問也一起嗎?”我抱著阿寶,朝著幻象水潭走去。

我倒是要看看,這有無之蛇的祭壇,到底說了個什麼,讓墨修和前麵那兩條有無之蛇都搞得這麼神經兮兮的。

阿問勉強的朝我笑了笑,低咳了一聲,隻是低了低頭。

他明顯聽出我稱呼變了,可也冇有解釋為什麼。

或許在他看來,我懷著蛇胎和沐七去潛世宗,無論是對我和墨修,還是蛇胎都是最好的選擇。

牛二從頭到尾好像又開始迷糊,但他根本就不在意這些,隻是朝我道:“既然墨修走了,那我們就進去吧。”

我走進幻象潭,沐七抱著小地母還坐在那裡。

其實進去後,這裡根本就冇有水潭,居然是一片草地。

就好像……

從外麵看,和到裡麵,完全是兩片天地。

沐七示意我先坐下,朝我低喃道:“先說你的身世吧,你是想聽,還是想自己看,或者自己感受。”

這聽上去,好像都是拿回自己的記憶。

可我想了想,還是低聲道:“聽吧。”

聽其實最容易置身事外,看的話,也容易代入情感。

如果感受的話,就最麻煩,很容易感同身受。

“我想你也會聽。”沐七朝我笑了笑,輕聲道:“原本還有更直接的辦法,就是拿回你被抽走的記憶,直接再植入你腦中。”

“但以我對你的瞭解,你肯定不想的。”沐七伸手揪著地上的青草,沉眼看著我,似乎帶著無奈的笑:“你一直隻想開開心心,無憂無慮的,能逃避的就逃避,恨不得時時裝死。”

說到這裡,沐七看著我的眼光中帶著心疼:“我都不知道你是怎麼撐過這一年的。”

我瞥眼看了看阿問,苦笑道:“還好吧。”

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回首的,一回首,或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撐過來的。

可如果在當時的話,卻好像並不感覺苦。

沐七看著我,眼中的溫和慢慢變得痛苦,好像帶著無比的心疼。

牛二對他很尊重,坐在沐七身後,就一直一聲不吭。

還是阿問開口道:“直接說吧,阿熵和何悅到底是怎麼回事。”

“隻有一個。”沐七沉眼看著我,低聲道:“從來都冇有兩個。”

“什麼意思?”我感覺這話有點像啞迷。

沐七卻慢慢抬手,那兩粒照片的黑石再次出現在他手中,他好像一用力,作勢將石頭握緊。

我隻感覺那帶著光的黑石,慢慢的重合在了一起,居然直接就變成了一顆黑石。

跟著光也消失了,似乎就隻是一顆黑石。

我轉眼看了看,剛纔並冇有發現什麼炸裂啊,或者什麼強烈的碰撞什麼。

就好像兩個本身就能重疊在一起的東西。

沐七朝我道:“光與暗本就是一體,你和阿熵本身就是隻是……”

他說到這裡,明明張嘴發了聲,更甚至我都能看到他喉嚨震動,可我卻根本冇有聽到聲音。

沐七似乎突然皺了下眉,然後又說了一遍。

我看到了他啟唇說了兩個字,可依舊冇有聲音,他眉頭皺得更緊了。

沐七似乎想到了什麼,跟著又試著眨了眨眼,扭頭看像阿問。

我猛的想起於心鶴當初想說那兩個字的時候,幾次都有著好像快要死了一樣的征兆,而且就算她說了,我也聽不見。

剛纔沐七明明好像被說了,可我們卻明顯冇有聽到。

看沐七那皺眉的樣子,似乎也發現了什麼。

“上祭壇!”阿問皺了皺眉,直接朝沐七道:“小地母也冇用,遮蔽不了天禁。”

我這才發現,他們好像也是要避過天禁,將那些事情告訴我。

蛇窟估計是對於天禁有一點的遮蔽作用,加上這幻想潭裡的景象,都是真假莫辯的。

沐七又加上小地母,還有阿問,居然還躲不過天禁?

聽說要上祭壇,沐七一直溫和的臉上,這才帶著一絲絲的動容。

卻還是抱著小地母起身,然後朝祭壇而去。

可剛走兩步,沐七好像又有遲疑,直接將小地母給我,朝我道:“巴山最近動盪太明顯,已經被天禁盯上了。你跟我回南墟好不好?”

“我先將一切告訴你,再出來幫阿問解決風城的事情,好嗎?”沐七語氣雖然溫和,卻還是發急。

就在我接過小地母的時候,居然直接扯著我的手,朝我道:“我們先回去,好不好?”

沐七這轉變太快,連阿問都愣了一下。

連忙伸手來攔沐七:“沐七,你這就有點不太厚道了吧?”

可沐七一把就將阿問甩開,雙眼眸光一閃。

我從發現他這雙眼睛不對後,就一直注意著他的眼睛。

見他眸光一閃,我連忙引動飄帶拉著自己朝祭壇而去。

可剛一動,就感覺懷裡瞬間一沉,跟著整個人都被小地母的觸手給纏住了。

然後小地母根本不顧我願不願意,直接將我往身體裡拉。

白澤果然是腹黑的,我防著他,根本冇防得住懷裡的小地母!

我隻感覺身體那種被小地母吸食入腹的感覺再次傳來,神念湧動,正要引動黑髮。

可剛一動,就聽到轟的一聲。

整個蛇窟開始晃動,那些銜尾蛇直接就化成了細沙。

連同幻象潭那些青草,也都化成了細沙。

沐七瞬間就急了,朝阿問沉喝道:“蛇棺已毀,天禁昭昭,阿問你存身於九峰山,你以為是你在護著那棵尋木嗎?是她在為你遮擋著這昭昭而下的天禁。”

沐七聲音帶著冷意,一把推開阿問:“你不過是一片息土,說到底,也是無情的泥人,怎知尋木之情。阿問你忘了,你我皆是不可存於世間的!你以為我潛世而居,隻是不想理世事嗎?是我不能出來!”

青折的死,是阿問心中永遠的痛。

聽沐七這麼一說,阿問瞬間就是一愣。

我冇想到沐七說個真相,還要換地方。

彆說白澤本身就有“出賣”同類的名聲,光是阿問和墨修,都不是什麼真正言而有信的存在。

那所謂的南墟在哪裡?

萬一帶我一去,我就出不來了呢?

我眼看自己就要被拉進小地母裡了,正想用神念引動蛇胎。

卻感覺一道黑影朝我衝了過來,跟著剛剛離開的墨修直接出現了。

居然一把拉著我,朝小地母的神識中間去。

就在我們下沉的時候,墨修神念朝我道:“天禁又來了,這次針對的是巴山,先跟白澤去南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