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667章 幫你吃掉

-

[]

就在我要被蛇鱗觸手抓住的時候,我直接將石刀收起來,將那條護身的飄帶一扯。

那飄帶被墨修施了什麼術法,我一扯,腦中有了收的意思,立馬就和當初的蛇鐲一樣,自己飄轉纏繞到我手腕上。

就在我身體落下去的時候,小地母的蛇鱗觸手,瞬間將我纏住。

“何悅!”墨修燭息鞭啪的一聲響。

我聽到石牆倒塌的聲音,以及鈴鐺破碎的聲音。

忙抬眼看去,就見了墨修懸於半空,卻滿臉緊張的看著我,一手似乎要朝下麵來抓我。

我這會已經被蛇鱗觸手纏住了。

忙扭頭朝上,對著墨修擺手笑了笑。

小地母對於敵意,有著天生的敏感,隻要不帶敵意,進去還不會這麼大的攻擊力。

就在念頭閃過的時候,我瞬間就被小地母拉到了蛇鱗觸手中間,纏轉了起來。

我跟著眼前什麼都看不見了,整個人都被觸手死死纏住往下拉。

石牆之上,有風家人沉聲道:“墨修,何悅已然要被吞噬了!念你不過是一道蛇影,有今日之身不容易,如若抽出本命之骨,束手就擒,我等可饒你一命。

蛇鱗觸手吸食血肉是感覺不到痛意的,但這會我還是感覺到身體血肉被吸走的感覺。

這不比我和墨修進來的那一晚,那時小地母已經進過食了,處於飽腹的狀態。

而現在,正是她進食的時間,所以吸食得很快,恨不得一口就將我血肉吸乾。

可就算這樣,被拉入蛇鱗觸手團中的時候。

我還是因為風家那個人的話,體會到什麼叫不知不畏。

居然讓墨修抽出本命蛇骨!

但又證明他對於當年龍靈所做的事情,知道的挺多的。

就在這想法升起的時候,我似乎又聽到燭息鞭“啪”的一聲響。

纏繞著我的蛇鱗觸手,瞬間就鬆了很多。

我微微展開神念,瞬間感覺到小地母那種進食的興奮感。

估計是墨修一鞭抽了哪個風家人下來,被小地母捲住吸食了吧。

或許是有了其他的食物,加上神念湧動。

小地母的神念中傳來疑惑,跟著我就感覺身體如同陷入軟泥一般,飛快的朝下落去。

這次剛陷落在黑暗中,就有什麼輕撫著我的小腹。

從我碰到阿熵後,蛇胎就冇有再太動過。

這次小地母引著觸手撫著我小腹,好像在叫蛇胎出來玩。

可撫了幾次後,發現小腹冇動靜。

直接纏轉著我,一下子就將我拉了下去。

依舊是上次那個神識中間,我剛落下,風就變成有形無色的觸手,對著我小腹又是輕觸,又是拍打的。

宛如一個敲著玩伴家窗戶的小朋友,而且是越敲越急的那種。

這讓我不由的想到了小時候……

確切的說是,記憶中龍岐旭女兒的小時候。

她去找張含珠玩的時候,有時張含珠要幫張道士做事,也是這樣一直敲玻璃,或是在她家道觀溜溜的轉,等著張含珠一起玩。

小地母引風化形,對著我小腹拍打了好一會,冇有見蛇胎出來。

瞬間就急了,居然直接就鑽了進去。

嚇得我連忙捂著小腹,生怕這小祖宗搞出什麼來。

不過或許是我有了不好的念頭,小地母不開心的尖叫。

但幸好,隨著小地母進去,那縷無形無色的風氣,慢慢晃了出來。

纏卷著蛇胎的一縷黑氣,直接拉著它到湖中間玩去了。

我突然明白墨修的話,蛇胎為這個家,真的是操碎了心。

不是當護身符,就是搞交際。

還冇出生,就已經“儘職儘責”了。

不過這次我冇讓蛇胎和小地母跑,而是捂著小腹,用神念喚住了蛇胎。

蛇胎自來是乖巧聽話的,立馬化神跑了回來。

小地母那一縷神識自然也回來了。

我連忙湧動神念,試著和她的神念交纏在一起。

小地母也感覺到了我的不同,冇有跟上次那樣抗拒神念交流。

這次試著和我慢慢的融合在一起。

或許是感覺我受傷了,它直接一捲風,將我捲到了湖中。

那湖水和外麵的水不太一樣,我一進去,想蹬水也不行,一直往下沉。

神念交纏中,小地母見我的樣子,好像還在開心的笑。

蛇胎連忙化形,變成一縷黑氣托著我往下,還傳來呼呼生氣的聲音。

不過這湖水確實很好,我能感覺到腳踝上那被燭息鞭抽痛的傷口,慢慢不再痛了。

等蛇胎將我拉上去的時候,我連頭都感覺不到痛意了。

伸手摸了摸頭上,將墨修纏著的黑布取下來。

卻發現頭上已經長出短短的頭髮了,柔柔軟軟的,並不是很硬。

試著伸手拍了拍,感覺有點奇怪。

不太像成年人的頭髮,反倒像是嬰兒的胎髮。

或許是見我拍得好玩,小地母的神識也化成一隻透明的小手,在我腦袋是摸了摸。

更甚至,連交纏在一起的神念,都傳來了喜悅。

居然也和我一樣,拍了拍。

而且越拍越用力,我都能聽到腦袋裡傳來了拍西瓜一樣的響聲。

我……

居然被一個神智未全的存在,當成“寶寶”摸頭玩了。

不過實力,纔是一切。

我為這個家,也付出挺多的。

當下神念湧動,將外麵的情況簡單的告訴了小地母。

包括她的出生,血虱,外麵先天之民要將她當成武器,風家人想控製她,我和墨修在對抗……

就一直用神念告訴她,讓她沉睡,沉睡……

她殺傷力太大,沉睡是最好的辦法!

它神念之中儘是疑惑,可又半懂不懂,但神念中又像小孩子一樣,表示知道了。

我還不知道,它知道了什麼。

就見那隻無形的手,居然慢慢朝下,對著我小腹,用力揉了揉。

跟著我感覺身體一緊,直接被拋了出去。

就在我以為小地母,懂了,放了我出去,它自己就要直接深入地底沉睡的時候。

我感覺被拋出到了半空,而且越拋越高。

墨修的燭息鞭堪堪擦著我身體而過。

就在我感覺小地母這孩子,冇輕冇重,正打算解開飄帶,護身的時候。

就感覺腰上一緊,跟著聽到低底傳來低吼的咆哮聲。

然後小區裡麵,所有的觸手在隨之而出,在我腳底盤轉著,卻並冇有吸食我,而是好像護著我一樣。

風家那些人的鈴鐺瞬間又開始齊齊的叮咚作響。

墨修連忙收了燭息鞭,飛快的轉到我身邊,緊張的道:“冇事吧?”

他目光落在我腰間纏著的蛇鱗觸手上,確定我冇被吸食血肉後。

這才轉眼看了看我已經好了的頭頂。

正要說什麼,卻見觸手之中,一個泥娃娃般的孩子,在所有蛇鱗觸手上,歡快的蹦躂著,宛如踏浪而行一般。

朝我跳了過來,她頭頂上,也和我一樣頂著一頭毛茸茸的頭髮。

見到我,歡喜的伸著手,宛如一個炮彈一樣,居然直蹦而來。

嚇得墨修燭息鞭一轉,連忙伸手抱住她。

小地母一被墨修抱住,神念中儘是怒意。

還要發怒,可跟著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在墨修懷裡就老實了。

直接手腳並用,爬到墨修的肩膀上,好好的坐著。

指著外麵石牆上的人,朝我含糊不清的道:“幫你……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