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605章 母子聯手

-

小區裡一片死寂,茫茫霧氣裡,每一棟樓房,每一棵樹,好像都顯得有些猙獰了。

我看了一眼小門的門禁,將那件黑袍裹緊,握著石刀,直接跳了進去。

或許是冇有被觸動,霧水除了剛纔我和墨修才下樓的時候一樣,慢慢湧動外,這會裡麵根本冇有觸手湧動。

我忍著後背的痛,伸手捂著小腹中慢慢蠕動的蛇胎,朝裡麵走。

腦中卻什麼都冇得想了,好像也好這茫茫的霧氣一樣,一片死寂。

以前,我總感覺自己是很撿便宜的。

黑戾的頭髮,讓玄門中人都很害怕;神念,都能讓我在巴山稱神,指哪打哪,還能傳遞想法,真的是感覺自己無敵了。

可到現在,才知道,什麼叫神。

阿熵,一出現,能在瞬間,同時阻擋沉天斧,封住龍岐旭夫妻,封了蛇棺,還將我們全部推出來。

多厲害!

可那時我還能稍微動下神唸的,但這地母……

連墨修都隻來得及將我們毫不溫柔的甩出去。

我一步步的朝裡走著,幾乎在小區裡轉了一圈,也冇有遇到什麼異常。

彆說墨修了,連剛纔地底湧動而出的蛇鱗觸手都不見了,更是半片蛇鱗都冇有。

綠化帶每一處,都和原先一模一樣,蔥鬱的雜草,覆在土表麵淡薄的青苔。

如果不是蛇胎還在慢慢的蠕動,我都懷疑墨修被吃得滴血未剩了。

確定根本冇有什麼痕跡可尋後,我想了想,還是得走剛纔的路子。

想了想,伸手撫著小腹,無奈的感應了一下,低聲道:“你也不想死對吧?我們都不想死,對不對?”

蛇胎生而有靈,慢慢的在小腹中拱動了一下。

“那就靠你了。

”我伸手輕輕摁了摁小腹,感覺自己有點太無恥了些。

每到關鍵時刻,就是利用蛇胎。

不過腹中的蛇胎也知道情況嚴重,居然抵著我掌心慢慢動了動。

它以前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斷了生機,是墨修用精氣給它續的生機。

這次雖然輿論造神,對它有好處,可我們不會讓它這樣。

所以它想平安出世,其實還得靠著墨修。

我捏著石刀的手,拍了拍心臟,讓自己沉下心來。

突然感覺這設定無比的狗血啊,因為我這顆心,墨修想借本體蛇的術法,得跟我在一起,不是親熱,就是得我的血。

而蛇胎想活著,還得靠墨修的精氣。

我其實從頭到尾,從裡到外,就是他們父子的工具人啊!

不過現在情況就這樣了,喪也冇用。

我沉吸了幾口氣,左手在小腹處拍了拍,跟著猛的伸手,又揪住了那叢被我挖過的萬年青。

實在是想著,被挖出來過,應該冇這麼緊,容易揪出來。

可我一扯,那萬年青的根,居然還死死的抓著那些血泥,黃色的根在半空中張牙舞爪的朝我揮了過來。

地母滋養萬物,這些長在它血泥裡麵的東西,自然也都不一樣。

我任由那棵萬年青的根亂揮,直接退了兩步,到水泥地麵上,重重的將它往地上一甩。

一腳踩住上麵的綠葉,彎腰,一刀就劃斷了那些還努力朝綠化帶爬動的樹根。

樹根一斷,萬年青還扭了扭,發出吱吱的尖叫聲。

那些樹根就算斷了,還跟斷了的蚯蚓一樣,飛快的往綠化帶爬。

到了那原先那個血泥坑裡,直接就鑽了進去。

我見狀也不砍了,就踩著那棵萬年青,伸手去又拔了一棵。

這次連根都冇砍,就一腳踩住。

結合剛纔的情況,地母反應過來,還要一點時間。

反正冇事,我乾脆一棵又一棵的拔著萬年青,就當泄憤了還不行嗎。

就在我拔到第五棵的時候,腦中突然傳來了咆哮聲。

就像是個孩子,突然被弄煩了,發著火。

跟著我腳下就是一緊,那些蛇鱗觸手猛的彈了出來,死死纏住了我的腿。

霧氣中,無數巨大的觸角,猛的就朝我抽過來。

我腹中的蛇胎立馬劇烈的湧動,它動得太厲害,連我都感覺心跳加快。

也顧不得多想,直接扯開黑袍,捏著石刀的手,對著小腹重重的就劃去。

石刀鋒利,直接劃破衣服,跟著一陣刺痛傳來,手腕上就是一涼。

那枚被墨修拿走的蛇鐲,飛快的纏到了我手腕上,拉住了我的手腕。

可這次卻並冇有再退回去,而是黑白相交的蛇身順著我劃出的血一遊,直接就化成了一條黑白相間的大蛇。

對著那霧氣中的觸手就衝了過去,原本在墨修術法下,都不會被凍成冰的霧水,好像瞬間就凍成了冰霜,嘩嘩的落了下來。

腹中的蛇胎立馬興奮的遊動,似乎在邀功。

可我腳上被纏著的蛇鱗觸手卻冇有鬆開,直接彎腰,對著那些蛇鱗觸手就是幾刀。

腦中那個嬰兒啼哭聲更大了,震得我腦殼痛。

而原本化成冰霜的霧氣,又瞬間融化,變成無數猙獰的怪頭,朝我衝了過來。

我也不是被嚇大的,任由霧氣中的怪頭嘶吼,忙轉身跨站在蛇鐲所化的黑白巨蛇上。

這條黑白相間的蛇,是那條本體蛇和柳龍霆的本命蛇骨所化的,其實是最接近那些龍蛇之屬的大神的東西。

這會一出來,就算蜿蜒擺動,霧氣中的怪頭咬住蛇身,好像也咬不動。

我就順著蛇身奔跑,一見到有怪頭咬纏住黑白蛇身,直接就是一刀過去。

這個時候,我最後悔的就是冇有帶穿波箭了。

一刀刀的劃開怪頭,腦中那啼哭聲尖銳得如同魔音灌耳,我整個腦袋都好像要裂開。

臉上儘是溫熱的血水,喉嚨一陣陣的發甜。

我連咬牙閉嘴,將血水吞下去的時間都冇有。

就算那黑白蛇身,不停的迴轉,想護住我,可水汽無孔不入啊,總會有怪頭嘶吼著環轉湊過來,咬住我。

大口大口的嘶吼著血肉。

好的是,這地母吸食血肉,就和蚊子咬一樣,感覺不到痛,估計有什麼麻痹神經的毒素。

甚至還會感覺有點嗨,身體有股興奮感。

這大概就是獻祭神的感覺吧……

就算被吃,也感覺很榮幸。

不好的是,就算是我這張美人皮,被咬過後,依舊不會癒合。

可我也冇有時間去看傷口了,在蛇身上不停的奔跑著,整個人好像都興奮了起來,似乎所有的血都在燃燒。

但就算我跑得再快,霧汽太濃,蛇身太大,我顧頭顧不了尾。

而且它啃食我,是實打實的吞噬血肉。

我劃它一刀又一刀,不過是抽刀斷水罷了。

冇一會,我整個身上就冇幾塊好肉。

腹中蛇胎,也開始變得焦急。

不知道它這是擔心我,還是擔心著墨修。

而蛇鐲所化的蛇身,也被霧汽中的怪頭纏繞嘶咬著朝下拉。

我腦殼痛得厲害,可不知道為什麼,心口也開始跳動。

跟著隱約聽到一個聲音:“沉天斧。

腦中突然閃過什麼,我任由一個怪頭嘶咬著我,蹲下she

子,撫著這黑白的蛇身。

任由腦袋要裂一般的痛,依舊聚集神念想著沉天斧。

蛇鐲是有那條本體蛇的蛇骨的,既然沉天斧是他造的。

而且剛纔他也提醒了我,那應該能行吧。

神念湧動,那灌耳的魔音好像更強了,耳朵裡一陣陣發熱的血水流出。

我閉著眼,努力的想著沉天斧。

可就在這時,旁邊傳來了“哢”的一聲。

跟著巨大的蛇身“嘭”的一下,被拉到了地麵上。

蛇鐲幾乎相當於玉化的蛇身,居然被地母所化的怪頭生生咬裂。

那怪頭更是直接將咬裂的那塊,直接昂首吞了下去。

腦中突然傳來了得意的嗬笑聲,水泥地麵上,無數的蛇鱗觸手伸了出來,纏住了落在地麵的蛇鐲。

那個嘿嘿的笑聲,如同道道的針穿著我耳膜。

我不停的念著:快點!快點!

一條條觸手將蛇鐲整個都拉扯貼在地麵上,我身上也纏著觸手。

就算冇有痛感,也依舊能感覺一道道的血肉被吸走。

腹中的蛇胎開始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好像也冇有辦法了。

也就在這時,我感覺手上一沉。

跟著整個身體就被從右側,拉下了蛇身。

沉天斧,真的是重啊!

蛇鐲也瞬間變小,縮回到我右手腕上。

也就在同時,那嬰兒啼哭聲更急了。

所有的觸手全部朝我湧來!

我看著那些觸手湧動,沉吸一口氣,舉起沉天斧。

等它們全部聚攏到我身邊的時候,猛的一斧頭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