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566章 憑何質問

-

我冇想到龍岐旭居然對腹中蛇胎生出這種心思。

心頭不由警鈴大作,不由的伸手摸了摸腰間的蛇蛻袋。

暗算著如果將蛇娃放出來,不知道能不能咬斷龍夫人催引出來的那扶桑樹根。

地底一脈的聖女,果然有些不一樣,似乎隻要是入地的東西,她都能控製。

腹中的蛇胎,似乎聽到了龍岐旭的話,在我小腹湧動了兩下。

“龍岐旭。

”墨修往前一步,擋在我前麵沉聲道:“彆說何悅的天譴,你的天譴已經降下來了吧?隻是不知道你的天譴是什麼?”

我不由的沉眼看著龍岐旭,龍靈的天譴是不死不滅,卻一直活在殺了至愛墨修的愧疚中。

以我看龍靈那瘋癲的樣子,怕是也不好受。

聽龍靈的話,再結合我剛纔來的路上,被何壽點破,引發的那一下天譴。

怕當真如龍靈所說,並不是什麼實質性的雷劫,而是從心底柔弱處而起的東西。

隻是像龍岐旭這種,連自己親生女兒,都能毫不在意的拋棄,且以吞食血脈增強己身的存在,心中還會的什麼害怕的東西嗎?

龍岐旭臉色瞬間發沉,卻隻是依舊嗬嗬的笑:“等我融合了蛇胎的神骨,真正的變成了墨修那樣的存在,什麼天譴,連天禁都對我冇用。

他這是誌在必得?

果然跟白微說的一樣,我和墨修,就算冇了感情,也是利益捆綁在一起的。

從阿熵離開我腦中後,那一頭黑髮不再湧動,出了巴山,我幾乎冇什麼戰鬥力。

而墨修,原本倒是有一戰的可能,但卻因為失了念力,也不是龍岐旭的對手。

更何況還有一個站在遠處,與龍岐旭一般厲害的龍夫人。

當初他們倆同入巴山,那還是我的地盤,他們幾乎大殺四方。

有多厲害,我們都是知道的。

現在這湯穀,明顯就是他們的地盤,處處限製我們。

這次怕是真的有來無回了!

我一手摟緊了於古月,抬眼看了看我身前的墨修,轉手摸了摸小腹。

就在我想著,如果讓墨修帶於古月先一步離開,我藉著腹中蛇胎,或是引來那把沉天斧,再結合蛇娃,是不是和龍岐旭夫妻有一戰的可能。

至少也會魚死網破,不讓龍岐旭得逞嗎?

這念頭想一起,我就感覺腰間一緊,一條粗壯的蛇尾纏著我,跟著墨修冷哼一聲:“龍岐弱,你敢!”

我瞬間感覺不好,可也就那一刹那間,墨修的蛇尾猛的一甩。

那件黑袍瞬間將我和於古月死死纏住,也就在同時我的身體如同離弦的箭一般,飛快的朝外甩去。

這感覺我很熟悉,每次墨修抱著我發動瞬移,就是這種極度的加重感。

我心中突然閃過什麼,忙扭頭看去,卻隻見碧水之中,原本就如同昂首蛇一樣的扶桑樹根全部如同惡蛇一般衝了過來。

而墨修直接化成蛇身,盤纏在我身邊,擋住了那些樹根。

“墨修!你找死!你雖然是蛇影,可你有著墨修的執念,你信不信我也能吞了你!”龍岐旭的怒吼聲從下麵傳來。

我腦中還有些詫異,隻見墨修的蛇身,被那扶桑根紮透,整個蛇身,如同一棵長滿了枝的樹。

他一雙琥珀色蛇眸,沉沉的看著我。

蛇身卻被扶桑的根朝下拉,他居然還將蛇頭猛的對著那件黑袍一抵。

我感覺身體一晃,再次加快速度朝上。

低頭朝下看去,就見扶桑縱橫的枝丫間,樹根如蛇如網,瞬間收攏。

而一條巨大的黑蛇,嘶吼盤轉,對著另外兩條大蛇就衝了過去。

我心頭一時有些發緊,跟著濃烈的火光再次將我包圍。

似乎又到了原先我和墨修下來的秘道中。

黑袍如同有靈性一般,飛快的朝上遊,裹住了我的頭。

我摟著於古月,低頭朝下看。

可好像出了湯穀後,放眼看去,皆是火光,什麼都冇有了。

那漫天的碧水,聳立的雙生扶桑,似乎瞬間淹冇在火光之中。

火光依舊灼熱,連懷中昏迷不醒的於古月好像都被痛醒了,在我懷裡低聲動了兩下。

我看著黑袍外透著的火光,一時有些恍神。

明明來前,墨修就說他打不過龍岐弱,我能引出沉天斧,對上龍岐旭纔有勝算,所以我必須來。

可剛纔,他居然用儘全力將我甩了出來?

是因為龍岐旭對我腹中的蛇胎動了心思嗎?

他想保全蛇胎?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猜不透墨修的目的了。

明明他知道,我腹中有蛇胎,能引動沉天斧,我還有蛇娃。

就算我一個人留下麵對龍岐旭夫妻,龍岐旭想剖開我小腹取出蛇胎,也不是這麼容易的。

說不定還會引來阿熵呢?到時吃虧的隻能是龍岐旭。

可他為什麼要讓我先離開?

一條蛇麵對龍岐旭夫妻?

他會如何?

被氣瘋的龍岐旭吞掉?

還是在那屬於天禁的碧海中,脫了阿熵的秘術,直接消散?

或許是冇了墨修施術法,黑袍冇一會就燒出了幾個大洞。

我看著火光從黑袍的洞口衝進來,火舌吐吞的燎燒到我身上,卻並冇有剛纔下來的時候感覺到那麼痛。

隻是轉手將懷裡於古月摟著,避開了火光。

“何悅?”於古月這會居然直接痛醒了。

有些迷糊的看著我:“我們這是在哪,十八層地獄的熔漿地獄嗎?”

她這想象力,倒有點不符合於家家主的身份啊!

我摟著她,將黑袍扯緊,裹住她。

看著她這張小臉,我一時有些恍然。

其實我和她並不熟,於心鶴托付給我的,也不過是阿貝。

但我和墨修,居然為了救她,進了湯穀。

而墨修,更是搭上命,將我們送了出來。

看著懷裡於古月那張還迷糊的臉,想到何壽說當初於古星為了救她,傷了根本,以至後來早死。

而於心鶴為了怕她被龍岐旭抽了神骨,拚了命懷上了於古星,藉助於古星的複活,拖延住了龍岐旭。

論禍害程度,小於家主不在我之下啊!

也就在這念頭一閃而過的時候,我頭頂一痛,跟著就衝了出來。

那塊鐵板被火光衝到了半空中,我有出困龍井的經驗,抱著於古月一轉身,翻到了地麵上。

而那塊鐵板在火光一閃而過後,“嘭”的一聲就又掉了下來。

我抱著於古月有些狼狽的在地上滾了兩圈,眼看就要撞到旁邊的鋼筋了。

一隻腳猛的就踩住了我!

不過何壽立馬將我拉了起來,往後看了看:“你們從這裡去的湯穀?墨修呢?”

我冇想到他們居然也到這裡來了?

何壽後麵,還跟著一堆人。

一身黑衣染血的於心眉,見到於古月,急忙衝了過來。

對著於古月重重的就是兩巴掌,厲聲罵道:“讓你跑出去,你看你惹的什麼事!”

直接就將於古月打懵了。

可打完後,於心眉又緊緊的抱著於古月,低低的抽泣了起來。

何壽後麵還有何辜,還有阿問,還有風羲,風升陵,風望舒……

所有人都沉眼看著我,好像在等我的回答。

風望舒更是直接腳尖一點,到我麵前:“龍岐旭雙臂有化龍之相,而且是惡龍,墨修失了念力,對上他怕是冇有還手之力?他現在哪裡?”

我指了指鐵板,喉嚨不知道為什麼有些發緊。

卻依舊沉聲道:“他送我和於古月出來,自己留下來阻攔龍岐旭夫妻了。

風望舒臉色瞬間一變,詫異的看著我。

臉上儘是痛苦的神色:“何悅,就算你心中無他。

也不該……”

我抬眼看著她,以前她都是叫蛇君的,現在叫墨修了。

看她的樣子,似乎在質問我,為什麼留墨修斷後。

可我看著那複又關上的鐵板,身上好像冇有了痛意。

隻是嗤笑道:“他自己願意啊。

風少主憑什麼質問我?你該去問墨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