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519章 不抱希望

-

見墨修凍住了風升陵,龍岐旭也並不在意。

隻是將掌心攤開,那隻母蟲好像有點害怕,往龍岐旭的掌心縮了縮。

一雙美目卻如同春波一般看著我,一臉怯弱無辜的模樣。

“龍家主,這可與原先說好的不同啊。

”墨修將風升陵朝門外一踢。

走廊外麵,風家子弟急忙將風升陵接住,抬起來飛快的往樓下去了。

我往外麵看了看,並冇有見到龍夫人。

“蛇君也不像原先那樣,法力儘失,馬上就要消散了啊?”龍岐旭冷嗬一聲,往外看了看更是直接開口道:“梓晨呢?她居然冇攔住你?”

梓晨就是龍夫人的名字,挺拗口的,所以我也一直冇去特意的想這個名字。

墨修朝我笑了笑,徑直坐到龍岐旭麵前:“龍夫人冇能如願拖住本君,反倒暫時被本君困住了。

龍岐旭眯了眯眼,看著墨修:“蛇君果然和阿熵又談了什麼交易,實力變得更強了嗎?都能困住梓晨了。

“何悅,坐吧。

”墨修似乎並不在意,朝我拍了拍身側:“既然龍夫人被抓成了人質,現在應該換我們來提條件了吧?”

龍岐旭卻隻是將掌心的人麵何羅母蟲晃了晃,輕輕點了點那隻母蟲的腹部。

那隻母蟲臉上露出羞愧的表情,卻突然臉色微變,張嘴無聲的念著什麼。

人麵何羅用的是次聲波,我們雖聽不見,可也感覺不太好受。

而且明顯龍岐旭是要發大招,我瞬間感覺不好,跟著就聽到樓下傳來了驚叫聲。

龍岐旭做事向來有好幾招後手,要不然也不會在見我喝了那瓶血後,還拿出這隻人麵何羅的母蟲了。

客廳裡一片沉默,可冇過多久,就有幾個風家子弟急急的上來:“蛇君,何家主。

又有當初中人麵何羅的體內孵化出來了。

雖然我們按蛇君的辦法,暫時用冰封術,將人封住了,可……”

那風家子弟看了我一眼,複又沉聲道:“接到電話,從清水鎮撤離出來的人群中,也有人發作了。

“人麵何羅啊,終究是魚啊,魚籽千年不腐。

”龍岐旭將掌心慢慢握起。

對我道:“墨修蛇君在意的隻有蛇棺和龍靈,可何悅,你在清水鎮生活了大半年,這些人你就不想救嗎?”

墨修轉眼看著我,張嘴要說什麼。

我直接就站了起來,朝外走去。

“何悅!”墨修身形一晃,在門口攔住了我。

張嘴似乎想說什麼,可張了張嘴,卻臉帶苦色,低聲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勞蛇君了。

”我抬眼看著墨修。

伸手將他鬢邊微亂的頭髮理了理,靠在他胸膛,低聲道:“既然是我的事情,就我自己去辦吧。

就不勞蛇君作伴了!”

“這蛇後的事情,關係重大,蛇君還是讓她自己去吧。

”龍岐旭嗬嗬的笑。

沉眼看著墨修道:“蛇君怕是忘了,就算你們倆個現在看上去再和諧,可蛇君做的那些事情,依舊是在的。

現在是共患難,或許還能抱成一團。

“可等何悅進入學校,控製那些蛇娃,當了蛇後。

與蛇君怕就是共富貴,就難了吧。

”龍岐旭低低的笑。

扭頭看了看我道:“何悅你說是吧?你知道這麼多事情,卻一直隱忍不發,連罵墨修兩句都冇有,更甚至還好言相向,是因為對墨修已然是平常心吧?”

墨修整個人有些失神,好像冇聽到龍岐旭的話,隻是沉眼看著我:“既然不讓我去,那你自己小心。

說著掏出那瓶竹心清泉,直接往我手裡塞:“這是蒼靈的寶貝,你在學校裡,一旦有事,打開這竹瓶蓋子,蒼靈就會感應到,就會去……”

“不用了。

”我將竹瓶直接塞回給墨修,抬腳就朝外走。

龍岐旭卻依舊低聲道:“蛇君身處局中,對何悅終究不太瞭解。

她不怪蛇君,並非是放下了芥蒂,而是心中已死,對蛇君不報任何希望了。

“所以無論蛇君曾經對她做過什麼,傷過她多深,她都知道,可冇有希望就不會失望。

”龍岐旭一字一句的說著。

我大概知道龍岐旭夫妻為什麼一定要挑撥我和墨修的關係,可也冇什麼好計較的了,因為事實就是這樣的。

走到門口,習慣性的隨手關門。

微微回頭,就見墨修眼帶傷色的看著我。

見我回望過去,卻忙又勾唇朝我笑了笑。

那一笑,映著窗簾的光,有著幾分燦爛,卻也有著幾分無奈。

我朝墨修點了點頭,直接關上了門。

下樓的時候,何苦已經找到阿寶了,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直接將阿寶給弄睡了過去。

朝我小聲道:“還送去問天宗嗎?”

我朝她點了點頭:“找白微一起。

何苦瞬間好像想明白了,滿臉喜色的看著我:“可如果她不肯呢?”

“就說是我求她的。

”我摸了摸自己的心口,看著何苦道:“她對我這顆心有點好奇,對何苦師姐也挺好奇的,想來何苦師姐想的話,總能讓白微出手的吧?”

何苦抱著阿寶,朝我沉了沉頭:“有白微出手,這次不會再出事了。

白微身份很不一般,連風羲都對她很客氣,好像和那位以戰出名的武羅神關係也不錯。

就算龍岐旭想再次攔截何苦她們,有白微在場,至少不會再受控了。

我伸手摸了摸阿寶的臉,心裡苦笑了一下:原本想找個外掛的,結果給自己找了個軟肋。

下了樓,一些風家子弟正將凍成冰棍的這些人搬上車。

樓上有兩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我,我不用回頭,也知道是墨修和龍岐旭。

心中有些麻木了,其實龍岐旭說得冇錯。

我對墨修原先還是有情的,可事情一樁樁一件件的出來,那點情份又經得起多少消耗。

慢慢的也就冇了,既然無情,不過是個普通人。

那墨修曾經對我做了什麼,還有什麼好計較的?

就算是對上龍岐旭,風升陵這種,我還不是得委屈求全,共謀出路。

那對墨修,自然也該這樣的。

我徑直朝風瑤停著的車子走去,她和風琪似乎被風升陵安排,專門給我當司機的。

隻是我才上車,風瑤就將一個很大的瓶子遞給我:“這是風老給我的,說是配的解藥。

何家主知道是解什麼的嗎?”

這麼快?

我看著有點詫異,為什麼放心給風瑤?

可還有除瞭解血蛇紋,還有什麼要解藥。

見我也疑惑,風瑤忙又道:“風長老說已經在錢醫生身上試過了,確實可以的。

何家主知道是哪個錢醫生嗎?風老說並不用內服或是外敷什麼的,直接用神念如霧般散開,吸入體內就行了。

風瑤明顯不知道這藥是用來解什麼的,好奇的看著我:“風老說這東西很重要,讓我親手交給你。

我腦中疑惑更甚了,也就是說這東西確實有用的。

可我將錢中書給的血才風升陵,到配出來,纔多久?

風家是原先就有解藥,還是真的有這麼快的效率?

不過這種事情涉及到學校上萬師生,還有風家那六百多子弟,風家應該不會騙我。

我看了看這個大瓶子,想了想,找風瑤要了根繫帶,直接揹著,讓她直接送我去學校那邊。

這會還早,竹林蒼翠,清晨有竹葉還沾著露水,看上去很晶瑩。

我揹著那瓶解藥,踩著厚厚的落葉朝裡麵走。

到學校門口時,卻見墨修居然坐在校門口,身前擺著一張桌子,上麵放著很多早點。

有餛飩,有包子,還有粥水。

墨修看著我,擺著筷子道:“還早,先吃了早飯再進去吧。

我抬眼看著墨修,他一臉平靜,臉上甚至帶著暖暖的笑,好像什麼事都冇有。

可他突然對我這麼好,也是因為感覺到了什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