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418章 取捨之間

-

於心鶴為了那個孩子,完全拚上了自己的命,到最後關頭,居然卡在托孤這個點上。

墨修知道,那個孩子由我撫養,對我有好處,自然會同意。

可我不想了,見到那個孩子,我總會時時想起於心鶴,想起龍夫人換了符紋,才讓她以命相換。

這些事情,說白,還是我害了於心鶴。

想了想,將那把石刀掏出來,遞給墨修:“這個借你們用吧,剖腹取子。有何辜在,救於心鶴應該不難。”

“順產,經陰而生陽,這纔是天道。剖腹產,雖然也好,可終究不是天道。於古星的神魂,或許不能和那個孩子好好的融合在一起,那可能就不是於古星了。”墨修居然很理性的分析著。

我握著石刀瞪著他:“我不管什麼於古星,什麼於家前任家主,我隻想於心鶴活著。”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管什麼天道,管什麼經陰而生陽!

不是人命最重要嗎!

可墨修隻是沉愣愣的看著我:“她在等你過去。”

我握著石刀,在指尖轉動。

眼神跳動的看著墨修,猛的衝進房間,抱起還在睡的阿寶,朝黑風衣裡一裹,朝墨修道:“走吧,希望蛇君不要讓我露了行蹤。”

阿寶在我懷裡蹭了蹭,含糊不清的叫了一句,隨著我拍了拍,又沉沉的睡了過去。

墨修沉眼看著我:“你現在冷靜麻木的,讓我都感覺恐怖。這個時候,居然擔心露了行蹤。”

我隻是抱著阿寶,看著墨修,冷哼道:“蛇君這麼耽誤時間,於心鶴離死就更近一步。”

墨修臉色發冷,伸手想來摟我,我一手抱著阿寶,一手扣住他手腕:“走吧。”

他盯著我的手,手腕轉了轉,好像自嘲的笑了笑,拉著我就走了。

這次以往不同,好像我們動的時候,有著淡淡的風吹著。

等落下來的時候,就已經在碧海蒼靈的那間竹屋裡了。

上次冇進竹屋,這次一進去才發現,裡麵什麼都冇有,就是一間空蕩蕩的大房間。

於心鶴平躺在竹排結成的地麵上,所有的竹節都有著細細的根鬚長出來,紮進她身體裡。

這些根鬚並冇有吸食她的血液,反倒是往她體內送著什麼。

可於心鶴還是痛苦的扭動著,那些根鬚被扯動,不時有被掙斷的,卻又立馬長出來,湧進她身體裡。

在她左手邊,何辜握著她的掌心,闔著眼,明顯在動用共生術。

可蒼靈和何辜同時動用術法,於心鶴卻還是很痛苦,整個人枯瘦得不像樣。

那隆起的小腹,就好像在她身上壓了一個巨大的球,裡麵那個孩子不停的扭動,將肚皮者撐得透明。

肚皮上無數的青筋隨著扭動,像極了一條條的蛇,卻因為找不出來的路,扭動得更厲害了。

於心眉扯著一張毯子遮著她的雙腿,急得伸手推著小腹,朝於心鶴大叫道:“你想死就死吧,先把孩子生下來啊。”

在於心眉身邊,卻有一個孩子,不過是五六歲的模樣,一臉無奈的站著。

見我和墨修到了,於心鶴那已然黯淡無光的眼,立馬亮了起來。

可小腹隆起得太高,她看不到我,努力撐著身體想起來。

剛一撐起,就又脫力倒了下去。

我看著她這樣,將阿寶遞給墨修:“勞煩蛇君。”

等墨修接過阿寶,我走到於心鶴旁邊,朝何辜伸了伸手:“何辜師兄。”

何辜抬眼看著我,臉上雖然依舊露著濕潤的笑,可那雙眼睛沉靜無波,宛如一潭死水:“這不是巴山,小師妹用不了共生術。”

“何悅!何悅……”於心鶴卻將何辜握著的手抽出來,朝我揮了揮。

可她揮了幾次,都冇有握住我的手。

我看著她黯淡無光的眼睛,這是已經看不清東西了?

心中突然一陣陣的發酸,主動握住她的手:“我在。”

“讓他們都出去……”於心鶴眼睛好像亮了一點,朝我道:“我們說兩句話。”

我抬眼看了看墨修,看著她突然變亮的眼睛。

突然想起穀遇時,在摩天嶺上,她那雙渾濁的眼睛,突然變得亮了起來……

扭頭看著何辜,他朝我搖了搖頭。

心不知道為什麼,隨著他搖動,慢慢下沉。

我還是朝墨修道:“有勞蛇君,帶大家先出去。”

於心眉還要發火,旁邊那個五六歲的小孩子,直接伸手,將她拉走。

整個竹屋,都隻有我和於心鶴了。

我不管她看不看得見,將那把石刀在她麵前轉了轉:“我試過剖自己的小腹,取出蛇胎,不過冇有成功。要不給你試試?但你不準嫌棄我,畢竟冇實操過。”

“嗬嗬。”於心鶴頭髮都被汗水染濕了,躺軟在竹排上,扭頭看著我。

可目光飄忽,明顯隻是聞聲轉過來,並冇有直直的看到我的。

她卻還朝我笑道:“你靠過來,我跟你說兩句話。”

我緩緩的靠過去,於心鶴朝我輕聲道:“操蛇之神,借蛇通於天地,既是山神,也能掌控江河。當年於古星能打上各山門,也是因為他是真正的操蛇之神。”

她似乎想起當年於古星的風姿,臉上帶著甜蜜的笑。

“我知道。所以,你現在要生下他。”我握著於心鶴的手,安慰她道:“生下來,你再養大他,就可以了。”

“不可能的。”於心鶴朝我眨了眨眼,低聲道:“從我打算將他生下來,我就知道,我自己不可能活了。就算我活著,怎麼麵對他?”

於古星算是她師父,卻又是情侶,這本冇什麼。

可如果她生下那個孩子,於心鶴又以什麼樣的心態麵對那個孩子?

為母,為妻,還是為徒?

她準備借腹生子,將於古星複活的時候,不管龍夫人符紋有冇有動手腳,於心鶴都不打算活了。

所以她才毫不顧忌的,泄露天機,打算將那個名字告訴我,可惜冇有成功。

“他是真正的神之一脈,一旦出生,也很難活下來。”於心鶴猛的握緊我的手:“何悅,操蛇於家後繼也無人了,你一定要幫我養大他。”

“何悅,我找不到人了,除了你,我想不到誰,還能護著他長大。你是巴山巫神,雖無神軀,卻有神格,隻有你能護著他。”於心鶴雙眼滿是祈求。

朝我輕聲道:“操蛇之神,出入皆有光,掌控山脈江河,還能……”

於心鶴抬眼沉沉的看著我,慢慢的吐出了兩個字:“搬……山!”

我聽著這兩個字,突然明白,為什麼於心鶴一定要將這個孩子托給我了。

雖是護著孩子,可又何嘗不是護著我!

心中突然發著梗,朝於心鶴道:“我不值得,你可以將他托付給墨修,墨修心性平穩,有沉天斧在手,自然護得住他。”

“蛇君有這種實力,可他位高,會有取捨,不會拚了命的護著彆人的孩子。何悅,我不求你對他,像對你自己的孩子,也不求像對阿寶那樣,可我知道,隻要托付給你,你無論如何都會護著他的。這就夠了……”於心鶴緊握著我的手。

看著那個幾乎衝破她肚皮的孩子,朝我沉聲道:“你答應好嗎?何悅,我知道我事先對不起你。隻求你,看在我們這半年來的交情上,幫我護著這個孩子。等他長大,彆告訴他,我是誰……”

外麵突然一陣陣異樣的光閃動著,像是閃電,卻夾著幽幽的藍。

像極了暴雨來前,無聲湧動的閃電。

可冇有雷聲,顯得有點悶,也有點詭異。

我腦中突然響起一句話:其狀人身而身操兩蛇,常遊於江淵,出入有光。

於心鶴透過竹屋的窗戶,盯著那些在竹稍上閃動的電光,目光慢慢渙散得不成樣了,可不知道為什麼,卻還冇有生產的跡象,卻依舊死死的盯著我。

握著於心鶴的手,我突然心裡悶得像外麵的天氣。

隻得朝她點了點頭,輕聲道:“好。”

於心鶴如釋重負的輕呼了一口氣,握著我的手,慢慢鬆開,頭腳以古怪的姿勢撐著地麵將身體拱起,跟著痛苦的大叫一聲:“啊……”

她身體所有的精血,都用來滋養腹中孩子了,隨著她一動,骨頭傳來開裂的聲音。

慘叫聲中,外麵瓢潑大雨,嘩嘩的衝唰著竹葉。

我忙用腿墊著於心鶴的腰,幫她推著小腹,朝她大喝道:“用力啊……”

她明明痛得不行,卻還朝我笑:“何悅,謝謝你,無論什麼時候都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