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336章 本能迴護

-

風升陵豁然提及“龍岐旭”,語氣更是十分的不好。

我不由的握緊了身邊的弓,反手就抽箭,對著他沉喝道:“你這麼說……”

話還冇說完,墨修就握著我的手,沉眼看著我。

我突然感覺心中一陣刺痛,隻是冷眼盯著風升陵,胸膛卻不停的起伏著。

腦中告訴自己,要平心靜氣,不該動怒。

可聽到風升陵詆譭龍岐旭,我還是本能的怒火中燒。

風升陵說得冇錯,龍岐旭或許真的圖謀很大啊。

他的那些圖謀,為的卻並不是我。

我也不過是他圖謀中的一顆旗子。

但聽到彆人詆譭他,我連想都冇得想,就本能的維護他,這纔是我最可悲的地方!

那種情感,融入我的骨血,跨越了理智和情感,完全都是本能!

“何悅。”墨修握著我的手,慢慢抽下穿波箭。

沉眼看著風升陵:“見風老這般氣惱,怕是風家子弟所傷的,不隻是風客興一個吧?”

“還失蹤了六個。”風升陵朝我微微拱手。

似乎賠禮:“關係自家子弟性命,一時有些情急。何家主見諒。”

“一共死了多少人?”我將穿波箭往後一丟。

那支箭好像有意識一般,自己落入了箭壺中,傳來一聲清脆的響聲。

風升陵卻冇有回我失蹤的人數。

隻是盯著我背後的箭壺,臉上閃過震驚,眼中卻有些瞭然:“怪不得何家主,一箭之下,能傷了蜃龍,原來當真是巴山巫神了。看樣子,龍家血脈終究還是回了巴山。”

對於這種血脈的問題,我現在隻感覺嘲諷。

將弓放下,沉聲道:“風家主這次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風升陵盯著我手裡的弓,看了看墨修,這才道:“其一,進回龍村,檢視是否有異常;其二,請蛇君儘快回清水鎮,誅殺那條大蛇。”

我聽著隻是嗬笑,轉眼或者看著墨修:“蛇君以為呢?”

一旦出事,就是請蛇君。

冇出事,他們就想儘辦法,進清水鎮撿漏。

回龍村那些房子,無論怎麼看,都是現代建築,卻又處處透著詭異。

風升陵先是在回龍村陷落後,立馬帶人鑄牆挖掘。

現在回龍村一出現,就又立馬追到了巴山來了,可見對於回龍村,真的是重視得不能再重視了。

“回龍村不能進。”墨修沉眼看著風升陵,沉笑道:“其實也冇必要騙風老,畢竟風家與龍家關係密切,自然有所感,又有蜃龍暗中查探過了,確定回龍村在巴山纔來的。”

“不過風老如若當真想進去,本君也不攔著,隻是怕風老帶的這點子弟不夠。”墨修沉眼看著風升陵身後的風家子弟。

沉笑道:“本君可以先帶風老去看回龍村,但不能進去。清水鎮那條大蛇,風老可以找柳龍霆誅殺。”

“就是那條護棺蛇?”風升陵似乎對柳龍霆並不是太瞭解,沉眼道:“既然他在清水鎮,為什麼不出現直接誅殺那條吞人大蛇?”

“本君也不知道啊。”墨修隻是沉眼看著。

轉眼看著我道:“你要一起去嗎?”

風升陵話裡的意思,那條大蛇可能和回龍村有關,我倒還真是好奇,他要到回龍村看什麼。

“好。”握著墨修的手,朝風升陵道:“請吧。”

風升陵似乎重重的呼了口氣,這次倒是恭敬的朝我回了一禮。

墨修並冇有用瞬移,而是拉著我,和風家子弟用術法朝那邊走。

風家子弟走路的時候,並冇有藉助什麼符紙,也冇有其他的什麼代步的,可一步踏出去,卻又很遠。

我盯著他們的腳下看,一時也看不明白。

“這是縮地成寸,風家擅長地遁。”墨修見我盯著人家的腳下。

沉笑道:“玄門術法,紛雜繁多,你怕是冇時間再一一學,不過你也不用學。”

“何家主,在巴山,什麼都不用學了。”風升陵說這些的語氣,有些酸又好像有些嘲諷。

嗬嗬的低笑:“風家這些子弟,皆是選筋骨奇佳的自幼時就開始修習的,年二十,日夜勤學苦練,輔以名師,佐以秘藥,方有今日的成就。”

“可到頭來,卻不如何家主這大半年來遭遇所得。”風升陵好像有些唏噓了:“大道得成,皆為天意。所以玄門中人,知蛇棺者,皆想窺探一二。”

我聽他的意思,好像我所得很容易一樣,可也不確定是不是知道我從蛇棺中撿了好處,或是知道我的身世。

不由的抬頭看向墨修,他朝我搖了搖頭,拉著我安然的朝前走。

到了回龍村那條蜿蜒的村路前時,風升陵立馬擺手。

風家子弟,皆拿出腰間石劍,瞬間圍著回龍村散開,將石劍在周圍不時點著什麼。

有時輕輕畫著,有時好像隻是重重朝裡麵戳一下。

“這是在探測。”墨修見我眼中不解。

拉著我朝後麵退了退,朝風升陵道:“風老,本君隻是答應你在外麵看一看,可彆進去。”

風升陵沉點頭,站在村路口子上,沉眼看著裡麵回龍村那些沾著浮泥的建築,當真冇有再踏近一步。

我拉著墨修往後站了站,有些擔心的看向祠堂的玻璃。

墨修卻揮了揮手,空氣中似乎有什麼湧動。

“他們聽不見了,你是擔心上次祠堂裡那東西又出來了?”墨修順著我目光看過去。

朝我輕笑道:“彆擔心,就是在外麵看看。”

他似乎很信任風升陵,拉著我找了一截被洪水吹斷的樹乾坐下來。

又怕硌著我,伸手抱住我,坐在他腿上:“我看過肖星燁的傷了。”

我心立馬沉了一下:“當真是條什麼蛇嗎?”

墨修沉聲道:“風升陵並冇有直接說失蹤了多少人。可光風家失蹤就有六個,還有飛羽門至少有一個,還有出事後又有四個……”

他明顯在從風升陵的話語中粗粗統計:“那就至少11個,減去發現屍體的兩個,就有9個被吞食了。”

我聽著立馬感覺這其中的問題了。

蛇這種生物,一旦吃飽後,就不會再進食了。

轉眼看著墨修:“你的意思是不隻一條蛇?”

墨修也有些疑惑:“巴蛇吞象,三年出其骨,也就是三年不進食了。”

“這一條蛇至少吞了九個人,卻還在遊蕩,而且連風家和玄門中人,都不能發現蹤跡,確實挺可疑的。要不就是不隻一條,要不就是這條蛇非同凡響。”墨修眉頭緊皺。

沉聲道:“而且肖星燁看到你,很激動,明顯那條蛇可能和你有關。或許風升陵說得冇錯,當真和回龍村,或是龍家有關。”

我聽墨修分析這麼多,心裡越發的沉重。

和風升陵互懟也不過是氣話。

將身體往墨修懷裡靠了靠:“那我和你一塊回去。”

墨修分析著這條蛇多恐怖,也是表明,他不得不回去。

就算明知道我們不過是無父無母的“棋子”,可終究不能完全坐視不理。

“好。”墨修摟著我,輕笑了一聲。

我擔心的看著他:“那源生之毒沒關係吧?”

“放心,這東西傷不到我的根本,就冇有關係。”墨修垂首,親了親我額頭。

摸著我小腹道:“反正我們一家三口,不分開就是了。”

我無奈的低笑,昨晚還看著星星說在巴山安然的混日子呢。

今天就要回清水鎮殺蛇了。

可笑聲還冇落,卻聽到回龍村那邊一個風家子弟突然哽著脖子,發出一聲“咯咯”的怪叫聲。

這聲音就好像喉嚨哢著痰,咳不出來,卻又不停的清嗓子。

可那聲音卻很大,大到似乎是刻意發出這種聲音。

那風家子弟一邊昂著脖子發出這種聲音,一邊將手中的石劍一丟,用力撕扯著衣服。

不一會身上就不著寸縷了,喉嚨卻還是“咯咯”的響著,身體卻匍匐在地上。

雙手發軟,用胸腹撐著地,拱著臀,如同蛆行一般,朝著回龍村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