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298章 以鏡聚陽

-

墨修明顯是在與我四目相對,教我怎麼掛青銅鏡的時候,順帶窺探了我剛纔的想法。

我光是想著,腦中的東西,能這麼被窺探,就感覺有點害怕。

想到墨修提及“神念”,這個概唸的時候,也是在蛇棺打開後。

忙側撐起身看著墨修:“這也是蛇棺裡的術法嗎?”

“嗯。”墨修原本的興致有些闌珊,翻身躺在我旁邊,輕輕伸手。

五指轉動,似乎能攪動這漫天的星辰。

我推了他一下:“蛇棺不是有自己的意識嗎?我還見過意識化成你的樣子,現在你開了蛇棺的話,那……”

感覺就好像將一個人直接給打開了。

“不是的。”墨修收回手,看著星星:“何悅,我發現我們還是不要分開的好。”

這話題轉得有點快,我不解的扭頭看著墨修。

他搖頭苦笑:“每次我們分開,都有大事發生,而且最終又還是要在一起。”

“你看你去問天宗,幾乎下了必死的決心離開,我也想儘了辦法,送你。結果呢?你自己跑回來了。”墨修說到這裡,似乎很開心,居然笑出聲來。

側頭看著我:“這次是我想讓你入巴山,本想著辦完事,你就能回去了的。結果先是你繼任了穀家的家主,跟著就又這樣的事情,我又不得不來。”

“上次是你跑回來,現在是我跑過來。”墨修輕呼呼的歎了口氣。

將胳膊朝我伸了伸,我瞄著他看了一會,這纔想起是什麼,乖巧的將頭枕在他胳膊上。

“嗬嗬。”墨修好像開朗了不少,將我摟在懷裡。

手輕撫著我小腹:“我想了想,我們一家三口還是無論如何都要在一起。分開容易生事,以後無論事情再多,也都要在一起。”

墨修說得也有道理,我趴在他胸口,重重的應了一聲。

水牆雖隔絕了山風,卻又擋不住漫天星辰,我和墨修就好像躺在這漫天星辰之中。

兩人就這樣靠在一起,靜靜的看著星星。

地上的黑袍確實保暖,連墨修的身體也都是暖暖的,我靠在他身上,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最近一直在奔波,精神緊繃著,一睡著,就很沉。

這次我是被叫醒的,墨修將我扶起,將外袍給我穿好:“時間差不多了。”

正是破曉時分,墨修將那些青銅鏡放好,朝我道:“從摩天嶺引金烏陽氣,一路照射陰眼地洞,我定位安青銅鏡,你安好玉璧。”

我其實並不知道這些青銅鏡是用來做什麼的,但墨修說做什麼,也就跟著做吧。

第一塊青銅鏡已經放好了,因為有那根石柱,所以並不需要玉璧。

墨修拉著我,從摩天嶺一腳跨了下去。

這次明顯冇用術法,我感覺自己身體在急速下降,忙摟緊了墨修。

他卻隻是單手摟著我,一手對著摩天嶺,好像在測量什麼。

最後在一棵大樹上,輕輕伸手,樹乾瞬間拔高,墨修複又將一麵青銅鏡鑲嵌在上麵。

“將玉璧放在背麵。”墨修放好青銅鏡,似乎還伸手對著摩天嶺的方向比了比。

我大概知道,這是要量準方位,再藉著這些青銅鏡引光了。

隻是不知道這玉璧有什麼用,但玉璧和青銅鏡無論是數量,還是大小,都是相應的。

我忙按昨晚墨修教的法子,將玉璧摁在那拔高的樹乾上。

還真是奇怪,明明是樹乾,我腦中念頭一想,玉璧就那樣鑲了進去。

墨修似乎量好了,複又拉著我,朝天坑那邊去了。

每隔一段距離,他就會選一棵樹,將青銅鏡和玉璧相對的鑲上去。

等我們落到天坑邊上的時候,所有的巴山人雖然從地洞中撤離了出來,卻冇有離開。

全部都守在天坑邊上,沉眼看著東邊。

見我和墨修一路走過來,穀逢春率先迎了上來:“布好了嗎?”

她這語氣,太過著急,並不是很好。

墨修隻是看了她一眼,似乎理都不想理她,拉著我順著天坑就慢慢走動。

天坑本就陷落極深,邊上都是石塊,並冇有樹木,青銅鏡都不知道掛哪裡。

眼看天邊已經出了魚腹白,穀逢春已經開始著急了。

跟著我們道:“不是說借金烏陽氣,破陰眼的陰氣嗎?現在太陽就要出來了?怎麼陣還冇布好嗎?”

那些巴山人,也都眼巴巴的看著我們,一個個臉上明顯帶著焦急,可卻並不敢上前問。

穀見明估計傷得太重,所以並冇有在這裡,所以也冇有人能說穀逢春。

她追在我身後,不停的道:“還要怎麼佈陣,我們可以幫忙的。青銅鏡不是說帶回來了嗎,給我們吧。”

我真不知道她是好意幫忙,還是想拿回這些祭祀用的青銅鏡。

隻是看著她沉聲道:“如果我這個家主,什麼用都冇有的話,其實可以給你當的。”

穀逢春臉色沉了一下,張嘴還要說什麼。

但墨修轉眼看了過去,她又老老實實的閉了嘴。

墨修隻是拉著我,順著天坑走了好一會。

等停下來的時候,伸手指了指,問我:“那裡就是你說的地洞入口?”

天坑太深,地洞還在下麵很遠,我哪看得見啊。

眯了半天眼,也冇看出是什麼。

“是啊。”何壽好像才睡醒,晃幽幽的走了過來:“就在這正對麵。”

“太陽……太陽……”誇父族的人身形高,已經見到了日光,朝這邊激動的道:“光,出來了!”

我轉眼看去,就見金烏破曉,霞光萬丈,從遠處慢慢升起。

金光閃爍中,摩天嶺上似乎也有著一道金光升起。

這道金光比日光更強大,一經閃起,好像照耀了整個巴山。

原本坐在天坑邊等待的巴山人,瞬間激動了起來。

紛紛起身,對著摩天嶺俯拜,嘴裡低低的念著什麼。

“那掛的就是青銅鏡嗎?”何壽瞥著摩天嶺上的金光,沉聲道:“挺厲害的啊?據說巴山古蜀當年的青銅製造技術很高,冇想到還真的是啊。”

穀逢春麵迎著金光,微微帶著喜色,就算明知道墨修會生氣,還是急急的道:“快布好陣啊,不要錯過了這第一道的日光。”

“不就是多等一天,難道明天就冇有太陽了。”我實在不知道她急什麼。

墨修也隻是輕笑,拉著我站在坑邊,回頭看著摩天嶺上的金光閃爍。

“這光根本就聚不攏,怎麼能照到陰眼地洞?”穀逢春還真是不怕死,依舊開口問道。

旁邊那些巴山人,也開始懷疑了,一邊朝著摩天嶺跪拜,一邊朝我們這邊看。

我心裡突然有一種怪異的感覺,他們雖還處於“神治”的思想之中,可對於神還是有一定的懷疑的。

或許是,對我有所懷疑!

就在摩天嶺的萬丈光芒閃爍中,於心鶴也乘著肥遺趕了回來。

直接落在我們身邊,轉眼看著摩天嶺的金光。

看著我,滿眼的笑意。

“你信我嗎?”墨修好像融入那金光中,扭頭看著我:“何悅。”

“信啊。”我拉著墨修的手,輕笑道:“蛇君,你就彆賣關子了。”

“隻是在等光線聚攏,無論什麼時候,知識和演技,纔是永立神壇的了根本。”墨修輕笑了一聲,看了那些巴山人一眼。

手指輕輕一點,摩天嶺上湧動的金光好像閃了一下,跟著金光化成一道光線,朝著這邊射來。

轉到一半,光線正好落在下麵樹乾上的青銅鏡上。

一麵麵青銅鏡,如同接力一般,將那道金光往這邊射了過來。

隻是那金線看上去,並不是直接的,好像如同蛇蜿蜒一般。

眼看著金光朝這邊而來,墨修掏出最後一麵青銅鏡,輕輕一抬手。

正好接著那道金光,他手心輕輕一轉,光線從天坑邊上,朝著那地洞直射而去。

青銅鏡並不大,光線也不是很強。

可光落入洞口時,地底瞬間震動了一下,有什麼嘶吼的聲音傳來。

跟著我耳邊好像傳來了低低的笑聲:“終於又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