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290章 天崩地陷

-

誇父族的人被藤蔓拉了一下,立馬沉哼一聲,扯著藤蔓往腰上一轉,巨大的身軀被拉動了幾米。

幾個峰主上前幫忙,可根本拉不住,幾人合力拉扯,也連帶著被拖著往洞口去。

我看那樣子明顯洞裡有什麼恐怖的東西!

正想著去幫忙,於心鶴卻拉住了我。

何壽一個縱身過去,化出巨大的龜身,直接壓在藤蔓的前端,伸出巨大的龜抓,死死摳住地麵,這纔將藤蔓壓住。

那女峰主立馬帶人過來,握著藤蔓的斷口處,伸手捏著藤蔓,低低念著什麼。

那斷了的藤蔓複又一節節的長出根,慢慢的往地裡鑽去。

我看得奇怪,本能的往那邊湊了湊。

於心鶴死死的拉著我:“等他們固定後再去。”

洞裡好像有什麼“砰砰”下墜的聲音,還有著人聲尖叫,以及號角聲和有著節奏的鼓聲。

有何壽那隻大玄龜壓著,那幾根藤蔓居然在女峰主她們的術法中,重新深深的紮入了地底。

女峰主她們還引著很多藤蔓一節節的纏在這些藤蔓上麵,紮成網固定住。

弄好後,何壽才又變回人形,走到我身邊:“等下無論如何,你彆離我太遠。蛇君不在,你就躲我身後。”

“家主,請。”穀見明這才落在地上,朝我道:“家主到裡麵一看就知道了。”

何壽和於心鶴臉色也很古怪,好像都等我去看一眼。

搞得我心裡發慌,可還是跟著這些峰主們,一起往洞口走去。

等我到洞口的時候,我本以為裡麵會是什麼怪獸,或是像黑戾、熔天一樣的形容不上來的怪東西。

可到了洞口,卻發現裡麵什麼都冇有,隻是一個大洞。

一個大到無邊,而且旁邊的石頭、山體還在慢慢朝裡崩塌的大洞。

這個洞壁上長滿了藤蔓,如網一樣的集結著,將上麵的石頭泥土固定住。

洞裡麵,還有很多人攀附在上麵,好像在各施其職,又好像在施什麼巫術,看上去卻又似乎不像是在固定藤蔓。

有幾個人被抬出來,身上鮮血淋漓,似乎是被石頭砸傷的。

一出洞口,就立馬被白猿揹走了。

明顯有安排專門療傷的人員,處理這些傷員。

穀見明站在洞口最邊緣,朝我沉聲道:“家主,你也看到了吧?巴山在崩塌,這塊地在崩陷。”

我盯著那個洞,地底不時有著迴響,可跟著慢慢的就又消失了。

好像有什麼嗚嗚的低吼,可又好像隻是風往上卷的迴響。

巴山廣袤,原本我們下來的那個天坑,據何壽說比清水鎮還大。

現在這個地洞,一眼看上去,那些攀爬在落石山壁上的人,就好像螞蟻一樣。

“什麼叫崩塌?”我盯著腳下那個黑得不著邊的大洞,似乎人一腳踏進去,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穀見明苦笑一聲,看了一眼穀逢春。

一邊的穀逢春立馬掏出號角,對著洞幽幽的吹了一下。

那些攀附在洞上的人,立馬打開了頭頂的燈。

隻見無數的燈光亮起,如同夜裡繁星點點。

可順著燈光,我才發現,這個洞不是往下的,反倒像是一片穹頂,朝遠處延展就算了。

居然順著我們所站的邊緣,往我們腳底的沿展,就好像是攀附在一個蛋殼上。

我隻要想到,我們腳底都是空的,心頭就有些發麻。

對於掉入地縫,我雖然有過經驗,可那時有一頭黑戾護著,又有一死了之的決心,所以無懼無畏。

現在我想活著,本能的後退幾步。

轉眼看著何壽:“怎麼回事?”

“地球是個蛋,這個蛋裡麵有東西在吞噬外麵的蛋殼,導致我們所棲身的蛋殼,落入裡麵後,就融化了。”何壽一伸手,也不知道從哪裡來了一個雞蛋。

指尖輕輕一戳,就將蛋殼戳了一個小小的洞。

蛋液並冇有湧出,可隨著那個洞,旁邊的蛋殼飛快的消融,眨眼之間,整個蛋殼都不複存在。

何壽引著水洗了手:“現在巴山的這個洞,就像是我剛纔戳的那一下。隻不過我們這個蛋的蛋殼厚了一點,所以從裡麵崩塌,速度慢了一點。”

我盯著那個極大的洞:“為什麼下去看一看?”

如果當真如何壽用幻術演示的一樣,這也太恐怖了吧?

“要不你下去?”何壽幾乎習慣性的懟我。

“巴山除了我們這些人,其他能動用的,都在裡麵了。”穀見明也臉色發苦。

沉聲道:“努力種植藤蔓,或是以各峰的秘術加固山體,將崩塌的速度減慢。可這個洞不見底,而且洞底還有古怪東西出來,我們的人時不時莫名的失蹤,屍骨無存。”

也就是說,有什麼地底的東西,順著這個洞往下爬。

到現在巴山這些人,都不知道那是個什麼東西?

我盯著那個洞,還有那些念著經咒的人聲,聽到洞裡不時有碎石崩落的聲音:“這種情況,我爸媽倒是教過我怎麼辦。”

穀見明立馬驚喜的看了過來:“您母親是地底一脈的聖女,如果提到過這種情況,肯定是知道怎麼處理的。”

“你爸媽居然說過這個?”連何壽都驚叫了起來,扯著我嗬嗬的笑:“就知道他們不會不管你的死活的,快說,怎麼辦,都愁死我了。”

“跑啊!”我將何壽的手拍開,轉眼看著穀見明:“這種情況,不應該先跑,保命嗎。”

“如果整個地殼都在崩塌,還有東西出來,就應該先跑啊。”

“無論是什麼種族,活著最重要,你們在這時紮藤蔓,施術法,也阻止地崩。還讓人在裡麵搞事情,被地底的東西拖走,這不是找死嗎!”我有時不知道怎麼形容穀家這些人了。

他們認為是在堅守,對於我們普通人而言,可能就是傻。

穀見明被我吼得愣住了,又用那雙黑白分明無辜的眼睛看著我。

像極了被我批評後的阿寶,可憐兮兮的。

我見他那樣,心頭湧過愧疚。

轉頭看向一邊的於心鶴:“你們都知道?”

於心鶴滿臉無奈:“我真的是葬禮後才知道的,我原先最多以為巴山的情況,就是種族血脈不得延續。哪知道……”

“巴山是個坑!”我感覺自己是腦袋有坑,纔會著了穀遇時的道,入了這麼大一個坑。

何壽隻是在一邊嗬嗬的笑:“你現在跑也還來得及。”

我沉吸著氣,將自己心裡頭那股子怒氣壓下去。

轉眼看著穀逢春:“這坑什麼時候有的啊?”

“蛇棺遷離巴山後。”穀逢春冷冷的看著我。

聲音沉且嘲諷的道:“家主怕是不知道吧,龍靈造蛇棺就是為了製住這坑裡出來的東西。”

“原本有蛇棺在,這個坑洞並冇有一直陷落,也冇有東西爬出來,可後來龍靈遷走了蛇棺,就留下了這個坑。”穀逢春要笑不笑的看著我。

一字一句的道:“所以論坑,龍靈更坑!”

我嚴重懷疑穀逢春這是在罵我,可我改了名字,不能承認。

正想再問什麼,就聽到洞裡突然傳來一聲尖叫。

跟著兩位女峰主,立馬順著藤蔓網,靈活的攀附了進去。

穀逢春想都冇想,轉身就朝洞裡跑,邊跑邊抽箭搭弦。

洞裡傳來急而低的鼓點聲,有時三下,有時四下。

好像大家都能聽懂,飛快的朝一邊挪去。

我知道是出事了,忙朝洞口走去。

何壽卻死死的拉著我:“躲我身後。”

隻見洞壁上最下邊,那些結成網的藤蔓似乎被什麼拉扯著,一個腰間繫著白骨鏈的青壯抓著一根藤蔓,垂懸於半空中,還在努力朝上爬。

他腳底下,就是無儘的黑暗,可不知道為什麼,他似乎怎麼也用不上力。

爬著爬著,就痛苦的悶哼。

“腳!”於心鶴在我邊上,低聲道:“他的腳!”

旁邊很多燈光照在他腳下,為了方便攀在石壁上,他們都是光著腳的。

這會那夾著藤蔓的腳,好像被什麼融化掉了血肉,直接露出了森白的骨頭。

可跟著,那骨頭也瞬間消失。

而白骨卻依舊在飛快的露出來,不過眨眼之間,那人的小腿全部成了白骨。

可細看的話,那又不像是被水流或是氣體流動腐蝕的,而像是有什麼纏住了他的腳,一口一口的吞食。

先吃掉血肉,再咬下骨頭……

可我們這麼多人,這麼多雙眼睛看著,那人的腳下空空如也,什麼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