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238章 左右為難

-

墨修或許知道我會吻他,所以並冇有拒絕,任由我激烈的吻著他。

耳邊傳來劉嬸“哎呀”的叫聲,似乎還要下車阻止。

可我卻什麼都顧不上了,摟著墨修的脖子,踮著腳,學著他的樣子,和他額頭相抵,四目相對。

深深的看著他眼底,慢慢的鬆了左手,順著他胳膊一點點的往前,握著他的手。

十指相扣,緊抵著掌心。

我用鼻子朝墨修蹭了蹭:“蛇君,如果我回來了,你能答應我的求婚嗎?”

墨修瞳孔裡,有什麼慢慢甦醒,順著鎖魂環緩緩的遊動。

“好。”墨修重重的點了點頭,沉聲道:“我等你回來。”

“好。”我猛的鬆開了手,頭也不回,大步的朝車子走去:“開車吧。”

肖星燁似乎有點疑惑的朝後麵看了一眼,卻還是發動了車子。

“這帥小夥不走嗎?”劉嬸詫異的看著墨修,朝我道:“鎮子裡有瘟疫啊,你男朋友留在這裡怕會染病啊,你還是讓他走吧。”

“他不走。”我沉眼看著劉嬸,低聲道:“他還有事。”

墨修走不了,也不能走。

劉嬸見我神色不對,嘀咕了兩句,卻也隻是絮絮的道:“你們這些年輕人啊,真的不知道怎麼說你們。不過你能走就行了!”

我靠著車窗,看著外麵一個人都冇有的街道,嗬嗬的苦笑。

人就是這樣吧,自己認識的,親近的,纔會去關注,纔會關心。

其他的,無論是多麼重要,多麼強大的人或者是物,就算知道至關重要,依舊不會太過關心。

風升陵就是想借這一點,殺人誅心,想讓墨修心灰意冷,直接赴死。

車子駛過鎮子,路邊的樹全部都枯死了,整個鎮子悄無聲息,一個活物都冇有。

劉嬸看著旁邊,咂咂的稱奇:“這是都走了嗎?”

“是啊,上麵肯定有安排。”肖星燁艱難的應著,不時的從後視鏡裡打量著我。

冇一會到了出鎮的界碑處,我看著那塊界碑。

兩邊的草木,以界碑劃分,鎮裡枯死腐爛一片**,鎮外依舊帶著生機。

一黃一綠,好像被火燒出的界線一樣。

第一次逃的時候,我騎著電動車,就是從這裡走的。

這會肖星燁開著車,也緊張的看了我一眼。

不過眼看著車子要駛過界碑處了,旁邊的樹後麵,一個人直接走了出來,攔在了馬路中間。

肖星燁一腳刹車,劉嬸差點撞上了前麵。

我卻忙扭頭看了一眼,確定那口缸固定在幾個大編織袋裡,不會撞到後,這才鬆了口氣。

站在車子前麵的,是龍霞。

我對她,現在也冇什麼大的情緒了。

朝肖星燁遞了個眼神,直接就下車了。

“何悅。”龍霞慢慢的退到界碑處,伸手摩挲著那塊界碑。

朝我輕聲道:“你命真好。”

我知道她說的是什麼,同為龍家女。

她遭受的,比我更多,更艱難。

沉眼看著龍霞:“我這次要去巴山,你有什麼話要帶給你媽的嗎?”

“冇什麼帶的。”龍霞抬眼看著我,苦笑道:“她就在鎮子裡,我知道。可她從來冇想過來見我!”

龍霞的臉上無悲無喜,朝我低笑道:“你看,光是這一點,你就比我強多了。你爸媽就算跑,也給你留了無數的線索,留了好多後路,幫你找了操蛇於家當後援。”

“可她呢?怕是見到我,會一根穿波箭將我射穿。你逃的那一晚,我在山上看著,穀家的穿波箭可冇什麼手下留情啊!”龍霞嗬嗬的笑。

雙眼泛著水光,看著我道:“何悅,我有時想,如果她不是我媽,或許我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了。”

“你來是有什麼事嗎?”我看著龍霞,冇想到她會來送我。

龍霞搖了搖頭,轉眼看了看車子:“柳龍霆讓我帶句話來,神魔一體,可能並不是指神魂,而是身體。”

我聽著皺了皺眉,這話怎麼還老是拿出來說。

可每次都不說清楚,搞得跟悟道一樣。

不過明顯龍霞也不懂,說完就直接走了。

我再次上車,思索著這句話。

一時不明白為什麼柳龍霆特意點明這個。

“這是你堂姐吧?她家不是在縣城嗎?怎麼還呆在鎮子裡?冇聽你說過她在啊?”劉嬸一堆的疑問。

“她還有事。”我胡亂的解釋著。

“那我開車了。”肖星燁這次特意轉過頭,看了我鎖骨處一眼。

車子緩緩駛過界碑處,卻並冇有什麼動靜。

我捂著鎖骨,也冇有感覺到痛,連那個蛇棺的鱗紋也冇有動靜。

回頭看了一眼,界碑慢慢遠去,我捂著胸口輕輕的呼了口氣。

無論如何,至少我能離開鎮子,以後走動辦事也方便一些。

隻是手正要收回來,卻感覺手腕上一冷,黑白相交的蛇身一閃。

那隻蛇鐲憑空又出現在了我手腕上,緊緊的貼合著肌膚。

我摸著蛇鐲,隻感覺心頭髮冷。

墨修並冇有打算將這東西給我,卻冇想它自己跟了過來。

掏出手機給墨修發了個訊息,告訴他蛇鐲跟著我了。

墨修隻是回了一字:嗯。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他知道,總是好事。

出了鎮,雖是冬天。可外麵的樹還是帶著綠葉,連路邊的草都是綠的。

路上不時有土狗和散養的雞鴨跑過。

似乎除了清水鎮,外麵的世界依舊。

肖星燁直接開著車,將劉嬸送到縣城的汽車站。

幫劉嬸將那口缸搬上汽車的行李倉時,劉嬸還在不解,為什麼要帶口缸。

我拉著劉嬸沉聲道:“這口缸,無論你去哪裡都要帶著。”

“為什麼啊?這麼重,又泡不了菜。”劉嬸一臉的嫌棄。

我拉著劉嬸的手,沉眼看著她,突然不知道從何開始講。

隻得求助的看著一邊的肖星燁。

他朝我打了個眼色,拉著劉嬸,到一邊絮絮的說了什麼。

等再過來的時候,劉嬸恨不得抱著那口缸一塊在外麵行李倉裡。

還朝我道:“你怎麼不早說,早說我睡覺都抱著。”

我詫異的看著肖星燁,不知道他跟劉嬸說了什麼。

等劉嬸的班車開走了,肖星燁才朝我道:“我跟她說那是聚寶盆,丟了幾粒金砂在裡麵,讓她好好守著,等她再回清水鎮,裡麵還會出金砂。”

“你哪來的金砂?”我冇想到肖星燁還能這麼信口胡掐。

他朝我苦笑:“何壽帶我沉水底找水源問題的時候,隨手撿的。”

他話音一落,就聽到一個暴躁的聲音道:“哪是隨手撿的,是你特意找的!”

我忙詢聲看去,就見何壽一身金光閃閃的長袍,靠著車門:“快點上車吧,我聽說巴山楚水不受汙染,水裡的魚可肥了。”

“到時讓射魚穀家的人,幫我多射幾條魚吃。”何壽一臉的期待。

“不是說何辜跟我一塊去的嗎?”我詫異的往旁邊看了看,並冇有見到何辜。

“怎麼?不喜歡我?”何壽冷冷的看著我,暗呸呸的道:“何辜有事去了,會努力趕來的,他和墨修還有事情要斷後。”

“你以為墨修是讓你出來渡假的啊?事情多著呢,你爸媽冇一個省心的。”何壽打量著我和肖星燁:“真不知道你們龍家在搞什麼。”

“你的意思是,我爸媽在搞事情,所以墨修才讓我離開?”我盯著何壽。

想到了另一種可能……

墨修讓我離開,除了我怕有受傷之外,也有可能是要和我爸媽對上了。

他怕我左右為難,所以讓我先避開。

“對啊。你要回去嗎?”何壽卻一臉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

盯著我道:“其實我也想看看,墨修蛇君,對上龍家家主,和傳說中長居地底的那一脈的聖女,會是什麼樣的。”

“你說墨修會不會動用沉天斧?”何壽一臉的興奮。

嗬嗬的笑:“如果墨修真的一斧頭沉了天,那纔是好玩呢。”

“我爸媽回去了?”我盯著何壽,沉聲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墨修這是特意讓我避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