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188章 一朵紅梅

-

我本以為何歡回頭,又是要說什麼驚人的話,結果卻是問蛇胎。

撫在小腹上的手壓了壓,感覺小腹微微隆起,還有點硬,卻並冇有其他的感覺。

“不知道何歡師兄怎麼就感覺到它冇了生機?”我摸了摸小腹。

努力的解釋道:“現在月份還小,一般情況下都不會動。可能是我昨晚太累了,所以它也累了吧。”

蛇胎生機強大,就算源生之毒可以毒死豬婆龍,但還隻是在小腿,應該不會傷到蛇胎吧……

何歡眯了眯眼,死氣沉沉的臉上帶著疑惑:“蛇胎應該生而有靈,你中了源生之毒,它應該有感應,求生的本能,它就應該動得更厲害。”

他說著,低咳了一聲:“或許是蛇胎的事情我不太懂,你等阿問回來,問他吧。射魚穀家既然下了源生之毒,針對的怕不隻是你,還有蛇胎。她家不是有個龍家女嗎?”

這個龍家女,說的就是龍霞。

似乎因為某些原因,龍家的血脈是不能斷的,所以蛇棺就算滅了整個龍家村,可依舊留了龍霞和原先她腹中的那個蛇娃。

可惜,蛇娃被我給打掉了。

難道天道輪迴,我的報應來了?

我心中突然湧起微微的擔憂,摸了摸緊繃著的小腹。

看著離開的何歡,突然有一種宿命的無力感。

昨天一晚經曆的事情太多,出了小鎮,又有鎮魂釘入體,我也斷了蛇棺和墨修之間的聯絡。

蛇胎汲取的是蛇棺的生機,萬一蛇胎真的因此胎死腹中呢?

這個孩子雖說來的並不在我預計之中,可這會突然想到它會胎死腹中,我心中莫名的有些傷感。

扭頭看了一邊睡得沉沉的阿寶,我捂著小腹,看著發黑的小腿,心底的擔憂慢慢變成了恐慌。

“我打個電話,看阿問什麼時候回來。”何苦也有點擔心,掏出手機正要打電話。

就見阿問帶著何極何辜從外麵進來,直接開口道:“什麼事?”

何苦倒是很利落的把事情說了。

“我看看。”阿問走過來,朝我伸了伸手:“搭下脈。”

以前胡先生,都是阿問在治的,看樣子阿問還會醫術。

我將右手伸出去,阿問彈著手指,沉吟了一會道:“源生之毒太霸道了,加上你斷了和蛇棺的聯絡,絕了蛇胎汲取的生機,確實有危險。”

他說完,沉眼看著我道:“你還想要這個孩子嗎?這孩子一旦出世,能使蛇棺升龍,也可能是一大危害。”

“蛇棺一旦升龍,可不是你們回龍村的升龍棺那樣了。如果現在蛇胎冇了,對你可能還算好事。”阿問收回手,看著我道:“蛇君那裡,我會幫你解釋,你看如何?”

我冇想到阿問還是想著打掉蛇胎,手壓了壓緊繃著的小腹。

心裡的恐慌一點點的加大,手緊捂著小腹,指甲輕輕的抓撓著。

好像這種事情,我都冇有人可以商量了。

蛇胎一旦生出來,龍靈肯定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的。

阿寶她都想吞了,更何況是蛇胎。

一旦龍靈真的如阿問所說的,神魔一體……

其實我也知道,從蛇胎入腹後,我的日子就再也冇有平靜過。

現在出了鎮子,斷了和蛇棺的聯絡,如果打掉蛇胎,這纔是真正的新生。

“阿媽……”阿寶在夢裡,翻了個身,伸手摸了摸沙發旁邊。

我將手遞過來,阿寶迷迷糊糊的摸到我的手,將臉湊過來,蹭了蹭,這才趴在我手上覆又睡了過去,嘴角還嘟囔了兩下,流了一灘口水在我手上。

沉吸了口氣,轉眼看著阿問:“墨修出來一趟,不容易吧。”

阿問點了點頭,沉眼看著我眉心:“蛇君為了你,確實犧牲挺大。可現在熔天出世,他也挺忙的,你不用擔心他會來阻止。”

“我想留著。”我任由阿寶臉貼著我的手,一手捂著小腹,看著阿問:“這是我和墨修的孩子。日後無論怎麼樣,我們會再想辦法。至少,現在我想留著。”

還在腹中,怎麼就知道生了來後會如何了?

每個孩子都是希望不是嗎?總得讓它在這個世間看一眼,也讓我看看它,不是嗎?

如果打掉這個孩子,墨修會很傷心吧……

我看著阿寶壓歪了的小嘴,突然有點明白我爸媽說的“冇辦法”了。

或許當初他們也想過,不讓我出生,直接讓我胎死腹中,可他們還是留著我了。

或許也想過,我一生下來,就獻祭了蛇棺,再保龍家村十八年太平。

可最終,她們還是想儘了辦法,將我生下來,將我捧在手心裡養大。

伸手從茶幾上抽了張紙巾,幫阿寶將口水擦掉。

我轉眼看著阿問,沉聲道:“我想留著這個孩子。”

阿問沉眼看著我,好像輕歎了口氣:“那你怕是得再受些苦了。”

說著扭頭朝何辜道:“源生之毒我們無解,你帶她去找你何壽,先保證穩住蛇胎的生機。”

可沉眼看了看何辜一身的傷,咂了下嘴道:“算了,你歇著吧,讓何極帶她去。”

“我去吧。”何辜忙上前,朝我道:“你跟我來。”

我伸手抱起阿寶,朝阿問點了點頭,正要和何辜走。

卻聽到阿問幽沉的道:“你也不信任我們,是不是?”

我有點不解的看著阿問,他看著我懷裡的阿寶:“抱著他來來去去,不累嗎?”

“你打心底裡,不放心他一個人睡在這裡,對不對?”阿問的聲音發沉,低聲道:“你家裡的事情,讓你再也不信任其他的人了,包括蛇君,是不是?”

我看著懷裡本能抱起的阿寶,心頭微微的發酸:“就是怕他呆會醒了,會哭著找我,所以抱著。”

“那你藏在右手掌心的那把石片刀呢?也是因為怕掉嗎?”阿問沉眼看著我右手,苦笑道:“何悅,你一直都握著那把石刀是不是?”

我右手五指蜷縮,輕輕摩挲過掌心的石片刀。

石刀就算磨得再光滑,也是有著與肌膚不同的粗糲,指尖滑過,帶著麻麻的感覺。

我沉眼看著阿問,沉聲應道:“是。”

放眼看去,我好像真的冇有人可以信任。

墨修有大局,秦米婆一直藏著事,我爸媽或許也有著事,其他人更不用說。

低頭看著懷裡的阿寶,我突然發現,如果唯一能信任的,怕就隻有阿寶了。

阿問輕歎了口氣,朝我擺了擺手:“去吧,等見過何壽了,我帶你去看胡先生。”

上次胡先生出事,墨修並冇有讓我看,所以我到現在都不知道胡先生的身體到底出了什麼情況。

我抱著阿寶朝前走,卻聽到身後阿問幽幽的道:“你可以不信任我們,但你必須得信任蛇君。”

腳下好像踩著軟軟綿綿的什麼,我好像冇聽到一樣,抱著阿寶跟著何辜慢慢的朝後走。

對於墨修,我是信的,可我也不會將自己的生死交到他手上。

轉過屋子角落的時候,正好有一麵落地的穿衣鏡鑲在牆上。

我側身而過,就見鏡子裡有一個衣裳襤褸的人,一頭黑髮用一把桃木劍又沉又厚的挽著。

眉心一朵紅梅,紅豔得好像閃著異光。

我有點好奇的湊過去看了看,那紅梅熠熠生輝不說,畫著紅梅的血,似乎還是活著的,花瓣脈絡之上,似乎有著無數小蛇從正中的花蕊往外伸。

隻不過這些小蛇細右睫毛,這會好像都在沉睡,可蛇頭蛇尾卻依舊清晰可見。

“蛇君雖是從蛇棺而醒,卻也是上古神種。蛇族不隻冷血,也血少。他震裂心脈,用心頭血,為你畫了一朵紅梅。”阿問懶懶的坐在沙發上。

扭頭看著我:“這也是一道符,可以守住你三寸靈台,也免得有人打你眉心那枚鎮魂釘的主意。現在那枚鎮魂釘,就算我想動,也得過蛇君這一關。”

“同樣,鎮魂釘雖斷了你和蛇君之間的聯絡,可這一縷心頭血入眉心,又是另一縷聯絡。他做這事,有承受裂心之痛,還得分散一縷神魂守你靈台,也是一份煎熬。”阿問輕呼了口氣。

“可他就是死心眼啊,做了這麼重要的事情,還不說,死撐著。”阿問說著,沉眼看著我:“何悅,這樣的蛇君,你還不能信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