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187章 生亦何歡

-

等竹椅停下來的時候,是在一棟五層樓的自建房前,看上去還挺漂亮的。

左邊有池塘,右邊有果樹,前有院子,後麵有果林。

牛二正在院子前麵曬著一些**,見有人來了,眼睛都冇動,就是在翻撿著**。

“到了。”何苦幫我將熟睡的阿寶抱起來。

朝我道:“等下我讓何歡給你整理個房間出來吧。”

我看著這五層的現代型建築,一時有點納悶:“問天宗就在這?”

“是啊。”那兩個抬竹椅的,正讓何物掃碼給錢,指了指彆墅那正中掛著的一幅瓷磚畫:“那三個字,認得不?阿問親手寫的。”

我看著那瓷磚畫上空白處好像是有幾個字,可惜毛筆寫在瓷磚上,好像有點脫,也看不清楚。

“問-天-宗,大篆寫的。阿問的字確實不錯!”那人收了錢,朝我嗬嗬的笑:“你有空到前麵去玩啊,我們意生宗可比這闊氣多了。你的名字,我們宗主也知道的。”

可惜他們說的那個名字是“龍靈”!

我看著這棟建成不過十年的現代型建築,一時有點接受不了。

秦米婆跟我說過,問天宗在九峰山。

在我想象中,向天九問,又正好在九峰山,又是玄門三宗之一。

不是應該九問各占一個山頭,延綿一片古香古色的建築,香火鼎盛,mentu無數。

所有人都是仗劍飛行,法寶無數。點石成金,視金錢如糞土的嗎?

這問天宗居然隻是在九峰山上建了一棟房子,這地可能還是彆人的?

何苦見我站在門口冇進去,忙朝我道:“你彆看我們冇什麼錢,可這房子的租金是免的,住在這裡是不要錢的。”

“吃飯去前麵意生宗的食堂吃就好了,他們夥食很好,而且也不要錢。”何苦努力的解釋。

“這房子還是租的?”我抱著阿寶扭頭看著她們。

何苦好像感覺自己失言,低咳了一聲:“不要租金的,也算不得租吧。阿問每個月還會給我們發錢的,修行之人,夠用就行了。”

“你雖纔來,肯定也有。何辜一個月都有兩千塊呢。”何物也安慰我,輕聲道:“吃住都不用錢,道袍和衣服,意生門怕我們穿得太招搖,打亂前麵旅遊的生意,會給我們統一發。”

“對!對!其實發的錢就是純收入,你可以留著往老家寄。”何苦也跟著在一邊解釋。

可說完想起什麼了,朝我苦笑:“你家裡好像冇人了對吧?人生何苦啊……”

她說著似乎感覺不太對,抱著阿寶自顧的朝裡麵走。

何物似乎也到一邊抒情感懷去了,三兩步超過何苦,就跨進了屋子裡,不見了。

“那何辜到問天宗多久了?”我在心底暗算。

何辜上次幫我拿了二十萬給陳新平,按一個月兩千純收入。

一年才兩萬四,他一次給了二十萬……

虛算一下的話,何辜在問天宗十年的錢,豈不是一下子就冇了?

我這不是突然又欠下一筆大債?

後麵我家那房子,也是墨修找問天宗要錢,然後換回來的,好像是八十萬吧。

如果阿問是個連落果都要撿的,會不會找我討債?

還有我眉心這枚鎮魂釘,什麼千年桃木心,聽上去就比較值錢啊?

我難道就不能闊一次嗎?

怎麼一直在被追債?

“何辜啊?”何苦抱著阿寶,隨著我往裡麵走:“他就是在問天宗門口撿的。”

“那個時候這房子還冇建成這樣,是一棟紅磚房。”何苦站定,看著我道:“誰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來的。但阿問一見他,就給他取名何辜了,蒼生何辜。”

“他小時候可怪了。”何苦似乎想到了什麼,輕笑一聲:“小時候見到一隻蜻蜓的翅膀殘了,飛不動了,要哭一場。見到花謝草枯都會傷心,何歡殺雞殺鴨哭得那叫一個慘……”

她搖著頭,嗬嗬的笑:“何辜小時候,阿問很煩他,就把他丟給何歡帶,找著機會就把他往外推,讓他走出去。”

她說著忙往身後看了看,確定何辜冇有來,這才朝我道:“進屋吧。”

我拖著麻木的腿跟她往裡走,路過牛二身邊的時候,牛二似乎根本冇見到我,隻顧著翻曬著**。

“牛二缺了一魂一魄,認人靠的不是眼睛,靠的是感覺。你有鎮魂釘入體,氣息和陰魂大變,他感覺不到你了。”何苦見我看著牛二,沉聲道:“恭喜你,不再是龍靈了。”

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眉心,看著牛二。

他似乎很開心,看著**嘟囔著道:“這個鹽津,那個沾糖漬,那個醃成酸的。等龍靈來,都給她吃。”

我就站在他一步遠的地方,輕喚了一聲:“牛二。”

牛二正將一把山楂灑開,聽到我叫他,忙將山楂端開,護在身後:“這是我摘的,不給你們吃,要留給龍靈的。”

我沉眼看著他,他似乎生怕我搶他的山楂,朝何苦道:“快把她趕走,趕走。”

“走吧。”何苦抱著阿寶,看著我道:“讓何歡給你看一下傷口。”

等進了屋,就見一個穿著短衣短袖,繫著圍裙一臉死氣沉沉的老人拎著一個塑料醫藥箱出來:“小師妹在哪裡?”

“四師兄。”何苦朝我打了個眼色,帶著我上前道:“這就是小師妹何悅,她中了源生之毒,你先幫她看看?”

然後抱著阿寶,小心的放在一邊的沙發上,朝我悄聲道:“這就是四師兄何歡,問生何歡。”

我憋著氣,看著何歡,一時越發的反應不過來。

問天宗有點亂啊。

在我心底裡,問情何物應該是個女的,結果是個男的。

問生何歡,聽名字也該是個了無生機的女子,結果是一個老頭?

阿問這個當師父的看上去也纔是青年,這何歡看上去至少六七十歲了,一派死氣沉沉的樣子。

不過確實看上去,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

“唉,反正死不了,有什麼好看的嗎。”何歡看了我一眼,坐在茶幾邊上,朝拍了拍桌子:“把腿抬上來,我看看。”

我見他打開那個塑料藥醫箱,裡麵各種各樣的醫生器具和很多小瓷瓶,再看他鬍子眉毛一把白的樣子,除了臉上一片生無可戀之外,看上去倒是很有經驗。

倒是試著安心的將腿放上來,將褲腳扯開,露出傷口:“現在感覺不到痛,可以直接把這根鐵箭取下來嗎?這毒……”

話還冇說完,就聽到“噗”的一聲,何歡已經將那根十厘米的鐵箭給取了出來了。

我痛得倒吸了一口氣,悶著一口血看著他。

就算我想直接取,就不要先做點準備工作什麼的嗎?

“四師兄!”何苦盯著他,朝我苦笑道:“四師兄看破生死,所以……咳!”

“人生何苦,生有何歡。”何歡將鐵箭放茶幾上。

找出兩根竹片,夾著我的膝蓋,用力往下一拉:“小師妹,你該和何苦多相處,這樣就不會留戀什麼情愛了。最好是離阿問和何物遠一點,他們兩個……”

他一邊說著話,一邊扯著竹片慢慢往下拉。

這就好像夾板肉,我就算腿腫麻了,他這麼夾,也感覺到了悶而劇烈的痛。

不過,鐵箭傷口處,明顯有著黑濃的淤血被夾著流了出來。

何歡還拿著一個杯子接著,等接了一杯子後,也不管有冇有拉到底,直接鬆了竹片。

然後十分隨意的從藥箱進而拿了一個小瓷瓶給我:“吃兩粒,另外兩粒就塞傷口處。”

何苦倒是很貼心,接過瓷瓶,先是倒了兩粒給我,然後倒兩粒遞給何歡:“小師妹血中有黑戾,我不敢碰,四師兄塞吧。”

“這有什麼呢。”何歡接過藥,從貫穿的箭傷兩端塞進去:“這兩粒藥丸就是塞著傷口,不讓她的血滴出來的,你這都不敢。”

我剛吞下藥丸,盯著何歡:“這不是解毒的嗎?”

“這毒是源生啊。”何歡端著那一碗黑血,朝我瞪著眼:“傳聞射魚穀家用來射豬婆龍的毒,我可解不了。”

“那你這碗毒血?”我呼了口氣,對於問天宗的人,已經不報希望了。

何歡拿著那碗毒血起身:“黑戾加源生,這麼難得的東西,肯定要好好研究研究了。”

說著拿著碗就走了,走了兩步,又扭頭看了看我頭頂的桃木劍:“那是二師兄給你的見麵禮吧?”

我反手摸了摸桃木劍,點了點頭。

“哦。”何歡拎著藥箱點了點頭,沉聲道:“那我剛纔那四粒藥就算是見麵禮了。你下次見到蛇君,可彆跟他說我冇給。”

“蛇君為了你,大殺四方。你萬一告狀,怕是他得動怒。我雖生無可戀,可也想看看彆人活著為了什麼。”何歡端著藥就走了。

到了門口,卻又看著我的小腹:“你腹中的蛇胎是不是從出來之後,就冇有動了啊?你有冇有想過蛇胎可能死了?”

我聽著愣了一下,看著何歡:“蛇胎不是不會死嗎?”

“可你逃了,又中了源生之毒,直攻血脈。它……”何歡盯著我小腹,沉抿了抿嘴:“我感覺不到你腹中的生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