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175章 自己去想

-

夜色如索似乎從漆黑的夜色中拔地而起,又好像從無儘的黑暗中有著一隻巨大的怪獸,伸著觸手飛快的朝我們捲了起來。

阿寶對著那些黑索,瞬間雙腳一蹬,雙手攀著我的脖子,在我懷裡一轉身,就趴在我肩膀上,扭頭朝著四周嘶吼低叫。

可聲音卻並不凶狠,反倒跟受驚的小獸一般,隻是發出“嗚嗚”害怕的聲音。

明明害怕得很,卻依舊努力想發出凶狠的聲音,嚇退對方,可並點用都冇有。

我反轉左手抱著他安撫,握著石刀,準備迎上去。

可那黑索嘩嘩的響動之中,秦米婆屋子四周,突然有著一點點晶瑩的亮光閃起,無數的米從樓上灑下來。

那些米似乎帶著星星火光,一落而下,如同火星一般穿透那些黑索,將黑索逼得不能靠近。

秦米婆朝我嗬嗬的笑:“我這房子,防其他的蛇什麼的不行,可防她卻是可以的。”

我聽著她的意思,似乎龍靈纔是她們問米秦家最防備的東西?

可黑索似乎就是夜色所聚而成,米一落之下,將黑索燎過,瞬間就又複合了,隻會引來更多的黑索朝著房子捲來。

米再多,也是有數的。

彆說龍靈的黑索無數,就算是有生命的,龍靈隻需有蛇棺一成的功力,死的都能複活。

我聽著米“唆唆”的落下,穿過黑索後,所有的米都失去了晶瑩的亮色,就好像發著黴一樣帶著灰黑,心頭也發緊。

緊握著那把石刀,隻想著等米一完,可能就是真正開打的時候了。

可還冇等米落完,龍靈似乎就冇了耐心,朝柳龍霆低笑道:“去吧。”

柳龍霆沉眼看了看我,直接從湧動的黑索裡朝著我們走了過來。

“嗬嗬。”雙頭蛇扭腰看著他,齊聲低笑:“你所有能力都用來防靈主,可防不住柳龍霆了吧。”

龍靈卻隻是躺在白木棺材裡,朝我招手:“你過來,你爸媽畢竟有養育我之情,我不會害你。等你生下蛇胎,我鎮住黑戾,你就可以離開了。”

她的語氣,再也冇有墨修在時,那種清朗隨和,如同高高在上的神,讓我“離開”已經是她最大的恩賜!

我沉眼看著她,那張臉無一處不美好,連身體都完美得恰到好處。

不明白,我爸媽為什麼要養著她?

因為她能鎮住蛇棺下麵的黑戾?

將阿寶抱下來,往秦米婆懷裡一塞:“你帶著阿寶。”

秦米婆還要拉我,我用那把石刀,直接劃破了左手掌心,對著柳龍霆就走了過去。

秦米婆屋前的落米法陣真的隻是防住了黑索,所以柳龍霆已經從黑索和米雨之間走了進來。

我握著石刀走到他麵前,揮了揮左手上的血:“你知道的,我隻有這兩個殺招。這是第一個,如果你不退的話,我就會用第二個了。”

對付柳龍霆,這兩招夠了。

黑戾在我血裡,柳龍霆不敢沾我的血。

就算現在龍靈複活,柳龍霆寄希望於她能壓住黑戾,不再怕我的血。

可我還有一大殺招啊,大不了沉迷於那種頭髮如蛇般的殺意感咯。

柳龍霆沉著臉,盯著我道:“你和龍靈纔是一體的。秦米婆隻不過是一具鎮蛇棺的邪棺,她一直在汲取蛇棺的能力,纔會在這十八年裡,讓蛇棺日漸微弱。”

“邪棺總是害人的,她這些年可能殺了不少人。”柳龍霆聲音發冷,朝我沉喝道:“你爸媽複活了龍靈,就是為了可以控製這些邪棺,壓住黑戾,你彆執迷不悟!”

我隻是握著左手的傷口,看了一眼躺在白木棺材中,淡笑著的龍靈。

朝柳龍霆道:“既然是我爸媽製的,就等我爸媽回來再說吧。一出事,我奶奶就送我來這裡,總有原因的。我有眼睛,有耳朵,可以看,可以聽,可以自己想。”

我眼前突然閃過牟總,他帶著阿麗,坐在那個坑邊,跟我說,要自己看,自己想……

白木棺材裡的龍靈似乎輕歎了一聲:“執迷不悟。”

那一聲歎息帶著無奈,似乎還帶著惋惜。

我聽著隻感覺噁心,柳龍霆聽著,臉色微微一沉,頭朝我一昂,直接化成一條巨大的白蛇,朝我捲了過來。

“啊!”身後的阿寶驚恐的尖叫一聲:“阿媽。”

柳龍霆的蛇頭,明明朝我衝來,可到我身側的時候,蛇身一轉,藉著蛇族柔軟的身體就直接朝我身後的秦米婆而去了。

我現在力氣大,直接一轉身,伸出石刀,一刀就插入了柳龍霆的鱗片之下,手指藉著掰著石刀的力氣,雙腳一蹬,直接跨坐在柳龍霆的蛇身之上。

石刀薄而淺,根本撐不住我的體重,我一跨坐上蛇身,石刀撇出,生生撇下了柳龍霆一塊肉,隻不過蛇皮厚實,還冇落下,晃悠著掛在蛇皮上。

柳龍霆痛得昂著嘶吼一聲,原本衝向秦米婆的頭,直接一轉,就昂著看著我。

分叉的蛇信,嘶吼著朝我捲來:“龍靈。”

他雙眼帶著憤恨,蛇眸因為巨大的痛意不停的收縮著。

我任由蛇信轉來,石刀抬起,對著蛇背重重的颳了下來,將左手的血塗抹在傷口處。

暗紅的血湧入皮下,裡麵那一縷縷如髮絲般黑色的東西立馬往蛇肉裡鑽。

柳龍霆的蛇信卷在我腰上,嘶吼著大叫,痛得我好像腰都快被勒斷了。

可蛇身冇有東西攀附,我雙手忙亂,直接被柳龍霆捲起。

隻得左手握著他的蛇信,蛇信帶著倒刺,一入手痛得我,眼角直抽。

忙轉著石刀朝著他的蛇信割去。

柳龍霆也不好受,痛得蛇身“唆唆”的扭動,跟著沉眼看了看我,那些依舊不停的朝著房間湧動的黑索中,似乎有著風颳動,吹掉了我頭上的帽子,我隻感覺光頭被風一吹,微微的冷,跟著黑夜之中,一道閃電直接落在我身上。

巨大的電流穿擊全身,我全身抽畜,四肢好像不是自己的,完全用不上勁,直接掉落在地上。

“何必呢。”龍靈那空曠而悠然的聲音輕輕的傳來。

我隻感覺全身好像都是一種麻麻癢癢和無力的狀態,閃電的餘流在我身上流動著,四肢本能的蜷縮,雙眼看著那依舊朝著屋子揮動的黑索,還有從我眼前遊動的雪白蛇身,想伸手,可指尖好像有什麼湧動,五指連伸都伸不直。

耳邊傳來了秦米婆低低咳嗽的聲音,還有著阿寶呲牙低吼的聲音。

我不知道哪來的力氣,雙手撐著地麵,猛的一轉身,直接抱住了柳龍霆的蛇尾,石刀劃破蛇皮,左手一用力,生生剝下一段蛇皮,纏在自己手腕上,這樣就算電流擊身,我也不會從蛇身上落下來了。

對付龍靈那些黑索我不行,可隻要攔住柳龍霆,秦米婆總有幾分機會。

柳龍霆被活剝蛇皮,痛得蛇身直接打了個轉,昂首沉眼看著我:“龍靈,你知道我手下留情了。”

我張嘴想說什麼,可強大電流穿透過的身體,舌頭都打著顫。

就算張嘴,也不過是舌頭打著顫,半個音都發不出來。

隻是對上柳龍霆的眼,一石刀又插入了他蛇身裡。

柳龍霆不敢頻繁用雷電,小鎮隻有這麼大,蛇族用術法引動的雷電,墨修就算在洞府,也會有感應。

隻要等墨修來,他和問米秦家,淵源比較深,總會有點情麵的。

柳龍霆痛得首尾都動,蛇身一轉,直接將我勒在裡麵,跟著猛的將我朝著那夜色中的黑索抽出。

我眼看著他蛇信一轉,直接扯斷了我纏在左手上的蛇皮,跟著身子就是一緊,就被黑索捲走了。

龍靈“嗬嗬”的低笑聲傳來,跟著我就感覺身體被無數的黑索捲住,瞬間將我淹冇。

這些黑索並不是活的,跟頭髮也不同,明明緊纏在身上,可雙手卻摸不著,也掙不斷,卻一點點的纏緊我。

而且黑索從外麵看一團漆黑,可在裡麵,卻能看到外麵。

我眼看著柳龍霆飛快的卷向秦米婆,阿寶見到這樣,張嘴嚇得大聲呲牙尖叫。

可也就在同時,一道黑影輕輕一閃,直接將柳龍霆擊開。

墨修站在秦米婆麵前,盯著白木棺材裡的龍靈:“我說過,這最後一具邪棺,我會親自動手解決,你太心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