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146章 兩棺相吞

-

我冇想到劉詩怡來得這麼快,忙轉眼看了看裝阿麗的那具邪棺。

一扭頭,哪還有棺材,似乎就是一塊山石。

看樣子食熒蟲,就這一會已經用泥漿將那具邪棺給掩蓋住了。

柳龍霆白袍一閃,揮動出了一塊白布,將我遮住。

那塊白布好像看上去極薄極透,而且很寬敞,隱隱的好像還有點蛇紋。

柳龍霆在離我幾步遠的地方,悄聲道:“是我的蛇蛻。”

我瞬間就感覺不太對了,這柳龍霆的蛇蛻也太大了吧,比他的蛇身看上去大很多啊。

不過劉詩怡的聲音慢慢的變近了,我也不敢說話。

眼前卻總是閃過劉東猙獰著死去的樣子,似乎揮之不去。

“這就是陰陽潭嗎?”劉詩怡抱著一個方形的大盒子,跟墨修一塊走了過來。

那木盒子跟我們吃飯的餐桌一樣,長方形,卻又極厚。

看上去很重,劉詩怡卻隻是用一隻手夾抱著,明顯她力氣不小。

隻是這次來的並不是她一個,左右肩膀各耷拉著一條黃金蟒。

墨修似乎並不想對她多說話,隻是沉著眼,指了指陰陽潭道:“你脫了衣服進去吧。”

劉詩怡抱著那個很精緻的大長方形木盒子,朝墨修嘶嘶的笑:“蛇君對龍靈這麼愛護,對我卻是這樣的冷臉?”

“龍靈有的,我比她更好啊?”她說著直接坐在那具邪棺上,慢慢的抬起腿,將那雙蟒紋絲襪一點點的脫下來。

明顯那絲襪是吊帶的,一點點的卷下來,露出一雙筆直纖細,如若凝脂的腿。

兩條黃金蟒一左一右,慢慢的爬動著,透露出一股狂野而又妖異的美態。

墨修沉眼看了看,直接脫了外袍,隻著裡衣,慢慢的沉入了陰陽潭中。

一幅公事公辦的語氣:“脫好了,自己進來。”

劉詩怡隻是嘿嘿的低笑:“讓蛇君幫我脫衣服,才更有意思,不是嗎?”

柳龍霆聽著她調笑的話,撐著蛇蛻,好像都撐不住了,不時的扭頭看著我。

我盯著那兩條黃金蟒,明顯有一條比較懶散,另外一條卻是很活躍的,將黃白蟒紋的蛇身纏住那具邪棺。

或許是棺材隔得太遠,我看不清上麵那些精緻的花紋是什麼。

而且劉詩怡將那雙蟒紋襪一丟,身體好像也變得軟綿綿的,慢慢的朝著陰陽潭爬去。

墨修順著潭水一點點往最裡頭遊動,劉詩怡卻一點點的逼近。

也就在這時,柳龍霆直接將蛇蛻一收,白影一閃,直接就對著那具邪棺而去。

可就在柳龍霆靠近的時候,那條盤纏著邪棺的黃金蟒突然變大,一張黃白相間的蛇皮落下來,一個光著身子的劉詩怡直接從蛇皮裡站了出來。

她四肢卻好像還和蛇一樣柔若無骨,雙腿跟蛇尾一樣在地上遊動,雙手卻直接朝著柳龍霆纏去。

那慘白的肌膚下麵,似乎還有著什麼湧動,像是黏液,又好像是什麼細細的絨毛,在食熒蟲的光芒下,閃著淡淡的光芒。

柳龍霆似乎還有點忌諱被她沾上,連忙逼開了她。

“蛇君,你真壞。”陰陽潭裡,劉詩怡看著墨修,嗬嗬的低笑道:“你怎麼就想著邪棺,就不想想我?”

墨修冷哼一聲,身下蛇尾一卷,就朝著劉詩怡纏去。

可不知道為什麼,劉詩怡瞬間就沉入了水底,似乎不見了。

墨修反身盤轉到水潭邊的石頭上,盯著冒著寒氣的潭水。

我看著兩個劉詩怡,也有點不解,難道一個是負棺靈,一個是死去的劉詩怡複活了?

但明顯墨修和柳龍霆都被纏住,那具邪棺纔是重點。

我看了看那軟軟耷拉在邪棺上的那條黃金蟒,那裡麵估計就是劉詩怡她媽了。

趁著柳龍霆白袍閃過,將從蛇皮中出來的劉詩怡捲走。

我直接衝了過去,一把將盤在邪棺上的黃金蟒給丟開。

伸手抱起那具邪棺,拉出去一段距離,朝墨修道:“怎麼辦?”

鎮邪棺這種事情,都是墨修來的啊。

“嘶!龍靈……”陰陽潭裡,劉詩怡突然冒了出來:“放開。”

嘶吼一聲後,她身子似乎突然跟充氣一樣,變得脹大。

慘白的皮膚下麵,一根根血管和青筋似乎都變成了一條條蜿蜒的蛇,嘶吼著破皮而出。

眨眼之間,劉詩怡就變成了一個蛇球,直接朝著墨修衝了過去。

那些蛇一纏住墨修,瞬間就好像又變成了血管和白筋,將墨修緊緊的纏住。

我抱著邪棺,掏出剃刀,扭頭想問墨修道:“怎麼鎮住邪棺。”

可一回頭,看見的,卻是一個緊密纏著的蛇團,劉詩怡隻有一個頭在外麵。

整個身體就好像展開了一件全是蛇的外套,將墨修緊緊的纏卷在裡麵。

“嘶!龍靈,等我吞噬了墨修,所有的邪棺都是我的。是我的!”劉詩怡的臉上帶著無儘的怨氣。

我冇想到她這麼厲害,轉眼看向柳龍霆。

卻發現他也好不到哪去,那個從黃金蟒皮中鑽出來的“劉詩怡”四肢都像樣,無數柳龍霆如何引動雷電,或是直接動手扯動,她的四肢都好像麪條一樣被抽長。

我看著搶到手的邪棺,卻冇辦法下手。

這洞府裡,電話也是冇信號的。

想了想,既然知道邪棺裡的東西,我就能用冥想控製住,先開棺再說。

劉詩怡這具邪棺似乎並冇有蓋得很緊。

我記得上次開李倩那具邪棺是要沾我的血的,所以直接劃破掌心,將血胡亂塗抹在木盒上。

連外麵的圖案都來不及細看,用剃刀在棺材的邊上劃了劃,跟著一用力,一把就將蓋子掀開了。

可一經掀開,鎖骨處的鱗紋就痛得更厲害了,好像無數的針朝著裡麵紮。

可木盒子裡麵居然還有一個大行李箱。

在行李箱和木盒的間隔中間,一隻通體白毛都是血的小狗,還有一條皮都被割得不知道成什麼樣的黃金蟒,還有幾隻死掉的小白鼠,以及一些小魚小鳥之類的東西,全部都擠塞在裡麵。

也就在棺材打開的一瞬間,劉詩怡似乎痛苦的叫了一聲。

那條由劉詩怡她媽變成的黃金蟒,好像也痛苦的扭動著,黃金蟒的皮破開。

她露出了一個頭,朝我道:“行李箱,行李箱!”

“龍靈,用你的血先鎮住。”墨修趁機從蛇團中掙脫開來。

黑袍一揮,一道道驚雷朝著劉詩怡身上落去。

陰陽潭水都帶著電光,可劉詩怡卻半點都不怕,任由電光閃動,她身上的蛇全部展開,朝著墨修昂首嘶吼著。

雙腿似乎一卷,就將墨修給纏住:“我吞了他,吞了他!所以就算墨修你從蛇棺出來,也鎮不住我!”

“開了裡麵那具邪棺!”墨修沉喝一聲,瞬間就被蛇團又再將淹冇。

也就是說,劉詩怡這具裡麵,居然還有一具邪棺。

劉詩怡居然還吞了一具邪棺?

我忙用剃刀又將掌心割破,轉手就去摸那個行李箱。

可剛下伸手,就見聽到什麼骨頭破裂的咯吱聲傳來。

方形棺材裡塞的那些死去的小動物,全部都活了過來,瞬間朝我撲了過來。

那隻小白狗雙眼都湧著水,朝著我“汪汪”的叫了兩聲。

我跟著就感覺雙眼發痛,跟著好像有什麼尖悅的東西戳入了我眼睛裡。

有誰在耳邊瘋狂的大笑:“戳眼它的眼,讓它叫,把它的牙拔掉,摁著嘴,拿石頭砸掉牙!”

那聲音很尖悅,還有著誰在旁邊附喝著“哈哈”大笑的聲音,以及誰痛叫的大叫:“不要!不要!求求你們……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們放過可可。放過它!”

可旁邊隻是更加瘋狂的大笑聲傳來,還有著誰撕心裂肺的慘叫,似乎是劉詩怡,又好像不是她。

我隻感覺眼睛痛得厲害,跟著好像牙齒傳來了尖悅的痛意。

雙眼什麼都看不清,隻有著各種顏色在眼前閃過,滿嘴好像都是血。

跟著有什麼沉重的東西纏在了我胳膊上,我瞬間就感覺到身體似乎被一刀又一刀的割破。

依舊有聲音哈哈大笑:“一條寵物蛇,怕什麼,把皮剝了,吃肉!劃啊,劃啊!”

一道又一道尖悅的痛意傳來,隻是這次旁邊隻有著痛苦的哭泣了,冇有再求救。

我瞬間明白,這是這些棺材裡被殺死的動物生前所遭受的。

努力的眨眼想避開,可卻怎麼也避不開。

耳邊似乎傳來劉詩怡嗬嗬的笑意,那聲音嬌媚而又帶著陰邪。

“龍靈!”墨修突然沉喝一聲,大吼道:“開棺!”

他一聲沉喝,我隻感覺身體裡那些被石針紮過的地方,好像有什麼冰冷的東西湧動。

跟著眼前慘痛的顏色瞬間一閃而過,任由那些死去的寵物纏在我身上。

沾滿血的手,猛的解開那個行李箱的鎖釦,然後用力一拉。

拉鍊滋滋的響聲中,劉詩怡傳來了和那些寵物被虐殺時的痛苦的叫聲:“不要!”

可行李箱被打開,劉東猙獰死去的臉瞬間出現在我眼前。

而他的四肢全部扭曲的折彎在行李箱裡,將整個行李箱都塞得滿滿的。

兩個劉詩怡都好像痛苦的大叫著,旁邊好像有什麼古怪的聲音傳來,還有著陰沉而又平靜的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