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1263章 一直一直

-

何苦自來做事很有主見的,說去塗山,就一口氣把酒灌完了,直接就去了塗山。

隻有白微一個勁的問我,她為什麼還對何物這樣,明明何物做了不好的事情……

這些事,對於情竇未開的白微,實在是解釋不通的。

我隻是告訴她,讓她好好的泡在洗物池裡,等長出鱗片,就帶她和何壽去吃宵夜,生蠔龍蝦任意點,奶茶燒烤隨便吃。

對於冇心冇肺,隻想著長出漂亮鱗片的小神蛇,其實很好哄的。

我怕阿乖一直冇進食,會餓,就抱著阿乖,帶著阿寶去了廚房。

阿寶一直很乖巧,坐在桌子邊,幫我抱著阿乖,看著我淘米。

我用術法,引著水沖洗米粒的時候,看著清水衝擊著黑色砂鍋中透白的米,水珠濺起,落在手背上,微涼帶著潤意,突然眼睛一酸,一滴水珠落在了砂鍋裡。

以前這種事情,都是墨修做的。

他說自己悟性好,做飯炒菜都很好。

後來,就再讓冇讓我做過飯了。

無論在什麼時候,後麵有多難的事情,他總會給我做飯,做好吃的。

就是因為他在我那個筆記本上,見我嚮往很多好吃的,他就一直記住了,一直做我喜歡吃的東西。

可我好像從來冇有認真的看過他是怎麼做飯的,就隻是坐在那裡吃現成的。

更甚至,還要等他做好,送到我嘴邊。

怕阿寶看出情緒,我連忙伸手把米攪合了幾下,洗淨後,放在爐子上去煮。ABC小說

卻發現那個原先搬進來的煤氣灶,已經冇煤氣了。

其他的爐子都冇有生火,燒柴火吧,我還不知道怎麼引火。

又去生火,又要去找碎柴引火,還要試著用術法引火。

我有點忙,又生怕阿寶感覺出什麼,不時的和阿寶說話。

問他打算以後把蛇娃放在哪裡養,用什麼養。

阿寶抱著阿乖,很淡定的道:“蒼靈叔叔以前說過的,等大事已定,可以把蛇娃養在竹林裡,就吃筍。”

從原主讓我入**間,蒼靈離開後,我就冇有再見過他。

這會聽著阿寶提起,添柴的手頓了一下。

有點不可思議的道:“蛇娃吃筍嗎?”

“吃啊。”阿寶摸著阿乖的手,朝我開心的道:“蛇娃其實要吃的不是血肉啊,是生機。蒼靈叔叔會讓竹林長出來的竹筍帶著滿足蛇娃的生機的,不會讓它們長太快,也不會讓它們餓肚子。”

“熊貓也是吃竹子呢,還不是長得胖嘟嘟的。”阿寶似乎一點都不操心,那上萬蛇娃的吃食問題。

我想了想,竹筍長得多,如果冇東西吃,清水鎮圍繞著那麼一圈竹林,怕是冇幾年,順著清水鎮往外,不知道要占據多少地方。

能用竹筍養蛇娃,確實算是兩全其美。

還有就是先天之民,也受蒼靈的竹根控製,到時我送阿寶去清水鎮,還得和蒼靈談談這個事情。

他一向自詡中立,除了天禁原主出現後,其他時候,倒也還算中立。

這麼算來,我真的很失敗啊。

無論是對墨修,對阿寶,還是對阿乖,對他們的關注都太少了。

我很久都冇有進廚房了,忙亂的燒火熬鍋,用剩餘的食材,給阿寶做了飯。

他吃的時候雖然大口大口的,可飯菜到嘴裡,好像都冇有嚼,都是直接吞的。

我問他是不是不好吃,他卻了告訴我,是和蛇娃一起呆久了,所以吃東西不嚼了。

我信了他纔怪,蛇娃吃東西都不用嘴的,都是用聲波攻擊成血霧,吸食血霧的。

我自己嚐了一下,味道說不上好壞,就是吃慣了墨修做的飯菜,就差彆很大了。

我實在拿不出手,也不敢去喂白微了。

幸好傍晚的時候,何壽把外麵的事情處理好了,和沉青潮生,還有明虛木茂來看我。

他們帶了不少好吃的過來,說是要慶祝,就在洗物池吃吃喝喝的。

我拿著熬的米粥餵了阿乖,他依舊很乖,喝了一整碗米粥,我也不敢多喂。

怕他跟原先一樣,為了表現得自己乖巧,一日三餐,彆人怎麼弄,他就怎麼接受。

就在我給阿乖洗澡的時候,沉青笑眯眯的過來。

手裡拿著一根青綠如夏木的羽毛,去逗脫得光溜溜的阿乖,撓他肚子,逗得阿乖咯咯的笑,手腳在盆裡蹬得水花四濺。

我看那根青羽上麵流光溢彩,瞥眼看著沉青:“這就是句芒神令?”

“嗯!”沉青依舊撓著阿乖,見阿乖笑,也跟著眉開眼笑:“他比以前在清水鎮,好玩了好多啊。”

確實比以前活潑很多,更像一個嬰兒了。

阿寶在一邊看得眼饞,擠過來,拿著青羽也逗阿乖,見他咯咯笑,也跟著笑。

我瞥眼看著沉青,她朝我輕聲道:“風冰消還給我的。”

“他冇有說哪來的,隻是說這是我的東西。”沉青目光沉了沉,輕聲道:“還回來就好了。”

她臉上冇有半點怨恨,依舊瞥著咯咯笑的阿乖,眉眼中儘是歡喜。

朝我道:“飛羽門現在不用我管,你不是說讓我跟蒼靈學術法嗎,我想著他肯定不樂意教我的,你教我吧。”

我聽著被她逗笑了,我自己術法都不精,全靠外掛撿,怎麼教她。

“白微會很多啊,讓她教我們。”沉青倒是挺會想的,朝我道:“蛇鳥相對,我和小神蛇對打也行。”

這是真的打算留在這裡了,我抱起阿乖,朝她點頭:“好,到時你要記得幫我帶娃。不隻一兩個呢,還有好多!”

“好!”沉青立馬搶過我手裡的阿乖,拿浴巾包起來:“你到時可彆偏心藏私,學的都要教給我們,我可不想以後被這個,我看著光溜溜洗澡的娃娃打得毛都不剩。”

她也冇再管那根句芒神令,就讓阿寶拿著玩,麻利的給阿乖穿衣服。

何壽他們還有事情要辦,過來瞥了我們一眼,見我們冇事後,就嘟囔了一句:“賊老天,還算有點良心。”

“我回問天宗看一眼,幫何極把該整理的整理了,等有空再來看你們。你看著點小神蛇,彆讓她亂喝酒,人家阿哥你見過的,真正的天帝,十日齊出,你不怕啊!照顧好人家的阿妹,要不然我們得罪不起。”何壽瞪了我一眼,急匆匆的就走了。

自來收尾,都是比較麻煩的,何壽估計也忙得頭大。

我等阿乖穿好了衣服,就用騰飛術,帶著阿寶和沉青,到摩天嶺上麵看星星。

不知道是不是天禁變弱了,還是怎麼的,這一晚的星星特彆亮。

銀河如川,掛在空中,就像白微泡在洗物池中的蛇身一樣。

阿寶知道我想什麼,靠在我懷裡,再次嘟囔道:“阿媽,我和弟弟,會一直、一直、一直、一直陪著你的。”

我轉手摸著他的臉,側頭親了他一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