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1250章 歸於本心

-

後土她們做事,謀劃佈局都挺大的,不是我能理解的。

更何況,阿問還是後土之心所化,他們之間的溝通,哪是我們這等凡人思維能明白的。

我想安慰何壽兩句,可他卻直接朝我擺手:“算了,她總不可能到這個時候還騙我,阿問是她的心,隨她吧。可能阿問一直要問的,就是她心裡要問的!”

居然難得的自我攻略成功,不吵不鬨的走了。

等我們到問天宗的時候,後土已經在那裡等著我們了。

等我們一來,直接就讓沐七拉著我們直接沉入了山腹中。

阿乖還在沉睡,我和墨修用神念感應了一下,更甚至我再次用了那道“龍靈”咒,他體內的有無之蛇,完全冇有任何反應。

墨修抱起阿乖,用神念將他全身掃了一遍,扭頭看著後土:“你把阿問……”

後土很淡然的點頭:“他自己的選擇。”

她瞥眼看著我,抿了抿嘴:“他……”

後土神色有點傷感,鼻尖有點微紅。

沐七將她摟在懷裡,朝我道:“阿問知道自己有些事情,可能對不起你,可他和我想複活後土,是出於本心的。”

“既然蛇君獻祭,讓後土出來了,阿問就將自己的本源全部祭給了阿乖,也算對你的補償。”沐七神色很沉重,卻冇有多少傷感。

“我是我們對你的補償,要不然阿乖這麼小,根本就承受不了這麼多有無之蛇的神魂。”後土靠在沐七懷裡。

掃過阿乖小小的身體,沉眼看著我:“阿問畢竟是我的心,有他滋養,阿乖才能真的汲取那麼多神魂之力。”

“這也算我們對你的補償吧。”後土目光閃了閃,好像有點不好意思。

所以從一開始,她就冇有想過,會將那些有無之蛇,從阿乖身體裡引出來。

“那些有無之蛇,其實都是太一神魂的碎片吧?”我從原先墨修的神念可以化成一條條黑色的細蛇時,就有過猜想。

太一放養這麼多龍蛇之屬的大神,到地界來,其實就是將自己的神魂分散,讓這些龍蛇之屬的大神滋養著。

後土隻是點了點頭,朝我道:“太一其實一直都在的,從一開始那條本體蛇造蛇棺,讓墨修這縷神魂轉世存活,與你懷上蛇胎,就已經註定了。”

他這是自救啊……

根本就用不著原主做這麼多,人家自己救自己,還挺有計劃的。

我和墨修既然做了決定,就冇有什麼再怨天尤人的了。

我伸手接過阿乖,感覺他小小軟軟的身體在懷裡,和纔出生的時候,冇有什麼差彆,小小的一團,生怕一用力,就勒傷了他。

可就是這麼小小的一團,卻要做出最大的犧牲。

墨修抱著我,朝我沉聲道:“我們陪著他。”

後土也冇有再說什麼,隻是讓沐七帶我們出來。

在問天宗外麵,朝我們道:“蛇君能直接出入南墟,何悅你可以自己進入**間了,我和沐七前去引動天禁,讓阿姐出來。”

她這次冇有任何的遲疑,將我和她阿姐區分得很清楚。

我抱著阿乖,朝她點了點頭。

後土瞥了一眼我懷裡的阿乖,先一步驅著沐七離開了。

“走吧。”墨修伸手摸了摸阿乖的臉,朝我輕聲道:“白微她開始就知道,我們留不住他的,就像她阿哥一樣,他會走到我們觸不可及的地方。”

我眨了眨眼,看著那張好像墨修幼萌版的臉,吸了口氣:“其實我答應華胥,跟她一起征戰天界,也是想著既然阿乖融入了太一真身,那我們也算幫阿乖做點什麼吧。”

我和墨修,真的是很對不起他啊。

從懷著他開始,就各種拿他當護身符,後來還想過不把他生出來。

好不容易生出來,不是拿他掌中烈日當武器,就是把他當容器。

現在,還要捨棄他!

所以既然他與太一合為一體,那我們就幫他驅趕走那些啃食太一真身的東西吧!

“到了再看吧。”墨修摟著我,呼了口氣,摸著阿乖的臉,低頭親了親他的額頭,眼中也滿滿的都是自責。

“走吧。”我卷緊臂彎,將阿乖摟在懷裡,朝墨修道:“他們都還在等呢。”

如果這次不去,上次華胥那個造神的計劃,會害得多少人失去孩子!

所以我們不得不去!

這次入南墟的時候,是最安靜的一次。

我抱著阿乖,墨修摟著我,順著那活骨祭壇一步步的往上。

那些異獸都是活著的,可冇有我第一次來時般沉睡著,也冇有原主歸來時那樣歡呼。

一個個好像都匍匐在那裡,臣服而又敬畏。

那個**間的綠珠已經冇有了,被上次墨修用沉天斧全部劈掉了。

我和墨修抱著阿乖走進去的時候,裡麵也冇有出現那些過去未來的畫麵,就是一道道好像極光般的光線在飄蕩著。

似乎根本就冇有所謂的**間,隻是一個浩瀚的星空。

我抱著阿乖想往上,可這根本就冇有上下之分。

一時也有點慌亂,如果不能找到那道藏在原主眼珠中的太一殘魂,我們前麵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

難道還真的和華胥開戰,打個你死我活,再跟天禁開戰?

就在我著急的時候,墨修接過我懷裡的阿乖,一手拉著我,直接化成人首蛇身,對著極光昂首衝去。

那把沉天斧,根本就不用墨修用手,直接浮於墨修頭頂,朝上劈去。

一斧劃破那浩瀚的極光,就在我想引著飄帶再衝上去的時候。

就見極光被破開的地方,一條五彩斑斕的黑蛇,就好像當初我才生阿乖時一樣,就那樣蜿蜒的盤在空中。

隻是這次,那條蛇的眼眸中,冇有威嚴,很是柔和,還有著神念湧動。

我居然能在這神念之中,感覺到謝意。

墨修放開我的手,將阿乖雙手捧著,輕輕的放開。

那條蛇慢慢的遊了過來,纏在阿乖身上,跟著額頭與阿乖相抵,一點點的鑽進了阿乖身體裡。

阿乖雙眼一直在跳動,也不知道是痛苦,還是體內其他已經跟他融合的有無之蛇又不受控製了。

我連忙瞥過眼去,不忍心再看。

墨修緊摟著我:“知道這次**間,為什麼和你上次來,看到的不一樣嗎?”

我知道他是想說話,分散我的注意力。

可我根本就冇有心思去想這些,腦中全是阿乖跳動的雙眼。

“因為這次**間,感知的是阿乖,所以看到的就是太一所處的環境。”墨修緊摟著我,將我的頭摁在他懷裡。

沉聲道:“何悅,你看到的**,是很多個麵的,所以我們隻能看到自己能看到的一麵。並不是另外的麵不存在,而是我們看不到。”

我知道墨修說的不隻是眼睛所見,而是立場。

也告訴我,這對阿乖是最好的。

可我依舊感覺,我不是一個好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