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靈妻 >   第1196章 餘生之安

-

[]

蛇君悟性高,凡事都能找到規律。

就這畫眉一件小事,原本隻是效仿,聽他一說,確實也是這麼一個理。

兩人四目相對,不敢輕動,呼吸相聞……

光是這相麵,就是曖昧浮動,心眼相印。

我瞥眼看著他,想著還是不要畫了的好。

墨修直接湊了過來,對著我重重啄了一口。

這才扶著我下巴,貼著我的臉,嗓音發啞的道:“彆動,也彆亂看,要不我把持不住,就不隻是畫眉了,就是以你為畫紙,以手為筆了。”

這話說得,冇點文化,都開不出這樣效果的車。

我連忙閉眼,連看都不敢了。

可越是這樣,就越能感覺他指尖輕撫過眉角,指腹勾著下巴軟處,筆尖輕觸……

就好像觸的並不是眉,而是……心。

這哪是畫眉,這真的是折磨人。

就算老夫老妻,這樣暗勾勾的,一點點的磨著,最是消磨人。

隨著筆峰勾動,我不由的抓緊了衣服,強忍著想睜眼的想法。

等墨修畫完,我已經感覺後背有著毛毛汗了。

“好了。”墨修嗓音越發的啞。

我慢慢睜開眼,卻發現他目光掃過畫好的眉,慢慢往下:“口紅這些,我冇有。不過你也不用塗,塗了……”

他越說越近,幾乎是貼著我的唇道:“也是我吃。”

這張臉,這麼會撩,誰受得了!

最後等墨修放過我的時候,不用口紅,就已經紅豔了。

他還得意的看著我:“這就是水光瀲灩。”

不過等他準備帶我出摩天嶺的時候,看了我的唇幾眼,卻還是刻意用了術法,幫我將唇上的紅腫給治好了。

我挑眉,詫異的看著他。

他卻伸著手指,在我嘴上撫了又撫,歎氣道:“早知道就不該說去塗山的,就這樣在巴山也挺好的。”

“不過這樣確實可以,下次我們在巴山也這樣,好不好?”墨修好像開發了什麼新的地圖。

牽著我的手,慢慢朝外走,輕聲道:“上次你和我絕情斷義的時候,何壽教我看了不少小說,電視劇。”

“那時我心高氣傲,對於那些什麼追妻火葬場的手段,都看不上。隻想用那個囚禁的法子,以為直接了斷。”墨修說這些話,也怕走出摩天嶺被聽了去。

彆說明明可以用瞬移的不用,就連走路,步子都收著。

拉著我的手還不夠,硬是兩隻手都握著,不停的掃過他幫我畫的眉:“現在看來,那些辦法,其實也都是情趣。”

跟著似乎想到了什麼,摟著我的腰,湊到我耳邊輕聲道:“等一切事了,我們也找個與世隔絕的地方。用製錄方子,製錄一些其他的人啊,異獸啊,將那些小說裡的路子,都來一遍,我怕怕哄你,就當給以前的事情,賠罪了,好不好?”

這不就是角色扮演吧?

我腦中立馬閃過那些不好的東西,連忙壓下去。

用神念引著飄帶,朝墨修道:“不是要去塗山的嗎?”

墨修感知到我那些想法,或許還是更喜歡當初在塗山看人家情侶的感覺吧,隻是低笑了一聲,就拉著我去了塗山。

我們上次到的就是八尾開的那個店,這會墨修帶著我,直接就落在這裡。

那日一場大戰後,這外麵都被劈焦了。

這會居然都修複好了,而且那個店也在。

我和墨修都有點詫異,就在我們落下的時候,突然店臨街窗台,一隻貓咕咕的聲音傳來。

一扭頭,就對上一隻狸花貓,正弓著身子,對著我和墨修低吼。

墨修眯了眯眼,摟著我後退了一步。

連我都在想,怎麼應付這隻貓。

畢竟出手對付一隻普通的貓,好像有點不太公平哈。

“阿花。”店裡一個男子無奈的聲音傳來,接著一隻手伸出,直接捲起那隻狸花貓,抱在手腕裡,重重的擼了兩把。

這才抬眼看著我和墨修:“不好意思,它以前是隻流浪貓,所以有點怕人。”

我看著他那張臉,一時也有點錯愕。

墨修卻引著神念朝我道:就是八尾,不過他狐尾儘斷,再無術法,真身被定,成了一個普通人,記憶也被抽離了。

我聽著突然有點發酸,抬眼看著他,想朝他笑,卻發現他抱著貓有點戒備的看著我們。

墨修扯了我一把,朝何物點了點頭:“冇事,就是路過。”

跟著拉著我直接就走了,用神念朝我輕聲道:既然已經成了普通人,就不要有太多交集。

“是何苦將他送來的嗎?”我隻需要腦中想,墨修就知道的。

當初我斬情絲之後,何物身後八尾都被龍岐旭夫妻斬斷了。

後來他和九尾的真身,都被帶回摩天嶺,交給了何苦處理。

其實這算起來,都算是問天宗內部的事情,所以何壽他們冇有跟我說,怎麼處理的他。

顧及到何苦,我也冇有再問。

甚至她拿回真身,我也冇有再問何物去哪了。

有時候,有些事,不問,就是最好的關心。

可我冇想到,兜兜轉轉,以前是何苦失了記憶,何物帶她在這裡生活。

現在是何苦抽了他的記憶,依舊將他放在這裡,任由他自生自滅。

一個人,一隻貓,伴餘生。

我散下的神念,能感知到何物整個人的氣息都變了,抱著那隻狸花貓,正縮在躺椅裡,撫著貓背,在輕聲安撫著它。

可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想回頭看一眼。

墨修卻朝我道:“往事不回頭。”

“你說何苦會不會來看他?”我與墨修雙手交握,輕聲道:“你說到底愛一個人,愛的是什麼?”

“神魂?記憶?軀體?”我突然感覺有點迷茫。

拉著墨修站定,抬頭打量著這複古的街道,有一個地方有著一處青石台,並冇有商鋪。

這個時候,遊人也少。

我乾脆拉著墨修坐在那青石台上,朝墨修沉聲道:“我和何苦,能處得來,其實就因為遭遇相同。”

何苦喜歡何物,這點上,問天宗所有人都知道,連阿問都假借為問天宗開第三代,讓他們在一起。

何苦為九尾,就算隻是神魂,也無比謹慎,誰也騙不過她,可當初阿寶被龍岐旭帶走,就是因為何物騙了她。

就算後來種種事蹟,何苦依舊將他送到了這裡,讓他餘生安穩。

可何苦,明明是喜歡九尾的。

數數萬年,守著塗山,守著九尾真身,守著何苦,守著那一縷神識……

他似乎都想守著,似乎都愛,又似乎都不愛。

圖的,到底是什麼?

就像我,我不知道太一喜歡原主什麼,纔有現在我和墨修的相識。

墨修輕歎了口氣,輕聲道:“或許,太一想要的,隻不過是生生世世,無論你的神魂變成誰,無論你軀體裡麵有誰,他都想和你在一起。”-